《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6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挣扎着,手也被按着了,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洋溢在她口鼻之间,让她目眩神迷,浑身软绵绵,似乎突然间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是应该剧烈挣扎和大叫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挣扎不起来,也叫不出来。
  “你要信我,明明说过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不信我?”
  还是梦话。
  嗓音愈发低沉,带着三分缱绻,那是能让任何女人听了为之心碎的声音。
  “我想你,很想很想。”
  他将头埋在她胸口间,好似一个撒娇的孩子。

  安洛悠悠吐了口气,放弃了反抗。
  是衣服都脱了一半,陆羽才恢复一些神智的。
  挨了电击一般,从床上弹起,看着床上这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连忙扯过床单,盖在了她身上。
  “对、对不起。”
  房间内,月光幽雅,他狠狠给了自己两耳瓜子。
  “我、我喝醉了,我以为你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
  安洛没有咬着嘴唇,脸颊绯红一片,羞怯、恼怒和害怕都有一些,没有说话。
  陆羽再次狠狠给了自己两耳瓜子。
  自己喝醉了,人姑娘把你带回来而没有把你扔在大街上,结果自己居然差点赶出禽兽不如的事情,这尼玛——

  “陆哥,你别打了。”安洛小声说着,“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你既然清醒了,那就自己走吧,我这个样子,肯定没有办法来送你的。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我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安洛怯弱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陆羽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抓起自己衣服,直接离开。
  他走后五分钟,安洛才从床上坐起来,幽澈月光洒在她那张精致小脸上,此生从未有过的明媚动人。

  幽幽地,就吐了口气。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愤怒憋闷懊恼之余,还有三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直到许多年以后,读《神雕侠侣》,读到陈英写给杨过那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时候,安洛才明白过来。
  原来那天晚上,自己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叫怅然若失。
  此刻的她,仔细思考了好一会儿,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其实不怪他,一点都不。
  陆羽平时从不喝酒,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他酒量——真的很差。
  今晚这种破事发生过后,他直接就下了狠心,以后他要是再喝酒,就变得跟王玄策一样帅好了。
  这誓发的,无比毒辣。
  由此可见,他心里是真后悔。
  讲道理嘛,人家一黄花大闺女,男朋友都还没有交过,居然被自己又亲又摸又揉的,虽然没有真把事儿办了,但有个屁区别哟。
  禽兽呀,牲口啊。

  他大骂自己不止,以后该如何跟这姑娘相处?
  第二天,陆羽一大早就起来了,洗了个冷水澡,去掉了一身酒气,开始做早餐,弄好了夏晚秋和刘西瓜也就起床洗漱完毕了,围着桌子吃饭。
  是周末,刘西瓜不用上学,夏晚秋有事情,吃了早餐就出门了,吃饭时候,还不经意问了问陆羽,说你昨晚干嘛去了呀,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陆羽做贼心虚,支支吾吾。
  倒是把夏晚秋搞得狐疑了,严重怀疑这小家伙不会是跟王玄策那火车司机一道去干坏事儿了吧,当然有刘西瓜在,她也不好细问,只狠狠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一脚,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意味大抵就是等下再收拾你那种。
  陆羽当然没敢喊疼,硬生生受着,脑海里还想着昨晚的事情,又暗骂了自己好几遍。
  上午光景,他带着刘西瓜在别墅里散了会步,接着一大一小就在草地凉椅上坐了下来,刘西瓜叹了口气,说道:“陆羽哥哥,好无聊呀,你给我讲故事吧。”
  陆羽会讲个屁的故事,摇头表示自己不会,刘西瓜无奈撇撇嘴,说那你给我笑一个总可以了吧。
  陆羽就笑给她看。
  “真乖。”刘西瓜拍了拍陆羽的脑袋。

  陆羽无语。
  他是想哄小孩子的,这节奏,怎么反过来被小孩子给哄了。
  然后刘西瓜小朋友就接着说道:“陆羽哥哥,那我出个问题考考你吧。”
  陆羽点点头。

  “陆羽哥哥,为什么夏天的路面总是干的格外快?”
  “额,大概是气温高,路面上的水蒸发的比较快吧。”
  “不对。”刘西瓜摇摇头,“陆羽哥哥,你好笨哟。”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夏天女孩子都穿裙子呀,路面看了就会比较热,所以干的比较快。”刘西瓜一本正经地陆羽解释。
  陆羽蒙圈了,怒声道:“西瓜,又是张小花那坑货告诉你的?”
  “当然不是啦,这是我自己想明白的。”刘西瓜正色道。
  陆羽擦了擦冷汗,这小姑娘还真是个小司机呀。
  “你怎么连这个都懂?”

  “那当然,我又不是两三岁的小破孩儿。”刘西瓜掰着手指,“我已经六岁了。”
  这时候,却是来了两个法院的人,陆羽去交涉一番,就给了他一张传票,方秀珠给他的,当然是关于争夺刘西瓜抚养权的官司,显然方秀珠也是走了关系的,后天就开庭,基本上没有给陆羽什么准备时间。
  他微微皱起眉头,连忙给何良信打了个电话。
  陆羽曾经以为,每一个母亲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这个观念,在接触到方秀珠之后,被他推翻。
  一个连自己六岁女儿都能绑着的母亲,绝对跟伟大沾不上什么干系。
  刘西瓜是一个很可爱的小朋友,将很可爱的刘西瓜送回给她很不可爱的妈妈,陆羽不愿意。
  不过这官司挺难打。
  两个先天劣势就把陆羽卡死。
  第一,他跟刘西瓜年纪相差只有十五岁,不具备收养的条件。
  第二,方秀珠毕竟是刘西瓜的生母,是直系血亲,基本上不可能会有法院在生母还在的情况下,将一个小孩子判给外人抚养。
  要赢,功夫只能在官司外。
  这也是他给何良信打电话的原因。

  事实上这段时间,王玄策连纳兰元述都给派到了何良信那里,主要忙的也就是这件事情。
  陆羽跟何良信说清楚情况,何良信跟他交流了一阵,陆羽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如果何叔那边进展顺利的话,后天的官司,他陆羽肯定赢不了,但方秀珠和刘小刀这对狗男女,同样也赢不了。
  下午时候,安洛过来了,是按照约定,来给他补习的。
  陆羽本来以为她不会再来了,没成想却是来了。
  他尴尬的不行,姑娘倒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就是简单教陆羽认了一下单词和语法。
  陆羽在语言学习方面的天赋绝对算不上好,一个下午,也就是认了三十几个单词,熟悉了一下几个基本句式。
  倒是边上无聊听着的刘西瓜表现把陆羽吓了一跳,讲道理,他听了好几遍都记不住的单词,这小丫头听一遍就记住了,还能给默写出来。
  陆羽不信邪,又找了一段生僻词组有点多的短文给她看,安洛教她读了一遍,三分钟后,她直接就给默写了出来,一字不差。
  两人互相看着,嗔目结舌。
  然后刘西瓜小朋友就用嫌弃的眼神看着陆羽,“陆羽哥哥,这个很简单的啦。你怎么就那么笨哦。”

  陆羽寂寞了。
  这才明白为什么三年前陈道藏会如此喜欢这个小姑娘,确实是天才的天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