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460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估计不久之后,社会上就会流传出为了救市委书记的儿子,搞了全城戒严,如果是老百姓的孩子被绑架了,会这样吗?流言蜚语便会产生出来,这样的流言对他当然是不利的。
  而这正是他一直反对要搞全城封锁的主要原因,会对他政治上产生不利的后果。然而在陈显作主要进行全城封锁的时候,他没有再制止,一想到此,他倒是感到自己还没有决然的魄力来顶住一切的压力。在自己儿子失踪之际,他即使再冷静也有抗不住的时候。
  现在不能去想什么政治影响的事情了,现在他要想的是,到底是谁策划了这起绑架案?是谁在暗中针对他的儿子?或者对方仅仅是求财,但是发现困难比较大之后放弃了?
  这一切仿佛都有可能,因为绑架案的目的有多种,很难确定是哪一种。如果有人所说,这也有可能是一起针对华夏官员的境外事件,故意制造混乱,好攻击华夏。
  各种可能性都是有的,但是叶平宇冥冥之中感到,这起案件绝对是针对自己的案件,而不是一起简单的求财案件。因为如果对方是求财的话,那么对方必定是一伙穷凶极恶之徒,如果求财不得的情况下肯定会对自己儿子不利。
  而且如果是求财的话,这伙歹徒应当打电话勒索钱财才是,不可能在事发四个小时之后就把人给放了。对方有着大把的时间打电话勒索钱财,但是在这四个小时之内,对方根本没有提出这方面的要求,而只是带着叶泽涛兜圈子,然后关了他一段时间,接着就把人放了,完全没有求财的意图。
  全城封锁虽然可以对他们产生压力,促使他们放弃犯罪意图,但是也有可能导致他们动了杀机对叶泽涛不利。而且以求财为目的的犯罪,事先进行了策划,他们不可能轻易放弃的,全城封锁未必会惊动得了他们,或许他们并不认为是针对他们的。

  梳理出这些情况,叶平宇感到这并非是一起求财目的的绑架案,太不像了,没有打电话,没有伤害到自己儿子,整个过程似乎就是一场戏,有人在导演这场戏,仿佛是一个恶作剧,玩弄了一番便是结束了。
  叶平宇想到这里,心里一凛,脑海里蹦出这个念头,如果这真是一起恶作剧的话,有没有可能性呢?
  叶平宇不由地朝这个方面去想,虽然他感到这有些可笑,弄得这么大的一个动静,最后发现是一场恶作剧,可能吗?
  而且即使是恶作剧,也要看到这起恶作剧背后的目的,对方不求财,不提出其他任何的要求,在把人质绑了四个小时之后,什么事情也没做就放出来了,这说明对方并不在于从绑架案中得到什么,而是想通过策划这件事来传达出什么信息。
  那么这个传达出来的信息到底是什么?叶平宇越来越感到这件绑架案是针对自己的,而且发生这起事件也绝对不可能是偶然的,而是有着一定的必然性。如果这件事真的是针对他的话,那么就存在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有人对他在南州的执政不满。
  除此之外,他没有想到还有什么事情会与他结仇,犯罪的动机无非是几个主要的因素,要么因财,要么因情,要么因仇,而这个仇往往又是因为情和财引起的。从个人角度来讲,他不会因财而与人结仇,也不会因情与人结仇,而作为一名官员来说,却会因为在工作中得罪人而结仇。
  因此叶平宇断定这起事件背后应当有政治因素,他来到南州工作已过四个多月,行事作风与本地官场极为不协调,但是没有任何的退缩之意,在此过程当中自然会得罪一些人,如果这些人想着来报复他,会不会采取这种极端的手段?
  叶平宇突然往这方面一想,顿时感到有一种豁然开朗之感,感觉似乎抓到了事物的本质,尽而明朗起来。既然判定这起案件有可能是故意针对他的,而不是求财或者有其他动机的案件,那么就有可能是一起有政治背井的案件,而这背后很可能是有着高人支持,借此打击他的意志,逼他进行退缩。

  叶平宇猛然间睁开眼睛,站起身走到窗户跟前,看着远处的风景,他需要再静一静,感受一下这个判断是不是正确的,如果这是一起南州本地官场针对他人的一次人身攻击和伤害,那么问题显然是非常严重的,这说明南州官场问题极大,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但是南州官场的这种情况只不是提供了一个攻击他的土壤,但是具体的实施还得有人来完成才行,那么谁会来完成这个事情?
  很显然应当是与他具体有仇的人,如果没有这个具体的仇,那肯定不会想着办法来针对他,而一提到这具体的仇。叶平宇却是一时想不起来谁与他具体有仇,因为他所作出的决定都是自上而下的,他不具体办什么事,只不过下一些指示,最终还是由具体办事的人员来落实。在这种情况下要找与他具体有仇的人还真不好找。
  而且在什么情况下会与他结仇,这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因为查处干部,还是因为批评人?是因为触动了哪个人的既得利益还是其他的原因?这里面的因素便是显得比较多,不是能轻易地理得清的。
  一想到此,叶平宇感到了问题的棘手,他想了一想,觉得这里面要分成几个情况,如果说要与他结仇最厉害的,显然是那种被查处的干部,其次便是触动他们既得利益的那些人,再者就是受过他批评的人。

  而受到过他直接指示查处干部的,想起来,也只有梁飞一人了,因为梁飞是处级干部,查处他需要他的批准,而其他被查处的基层干部根本不需要他动手,自然有纪委的人去查处了。
  但是梁飞现在已经入了狱,怎么会想着要报复他?而且他之所以被抓,也是因为他**了,是他自作自受,难道因为此就要来报复自己吗?这样的话可是要拖累到他的家人。
  叶平宇不由地想着梁飞会不会作出这种举动出来。要知道这一举动十分极端,没有一般的胆量是做不出来的,梁飞的家人想必没有这样的本事,如果要做,那一定会雇佣他人。但是他们这样做有什么好处?仅仅是报复自己?如果要报复自己的话,那就不会把叶泽涛给放出来了,叶泽涛说不定现在就会让他们给杀害了,梁飞的情况有些反映不出有什么政治目的,梁飞的家人不会愚蠢到这般地步,能策划这样一次事件的人,绝不应当是梁飞的家人,而应当是有很高的智商,对自己的情况了解非常清楚的人。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怀疑的对象
  叶平宇把怀疑的目标先指向了梁飞及其家人,但是他分析来分析去,却是觉得梁飞的家人不应当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情来,而能做出这种极端的事情,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犯罪分子都有一定的犯罪心理在支撑,循着犯罪心理轨迹进行分析便可以捕捉到犯罪分子的踪影,叶平宇必竟是当过公丨安丨局长和公丨安丨厅长的人,对此还是有着一定的清醒认识的。
  呆在家里,叶平宇丝毫无法躺下去休息,心乱如麻地想着事情,这一绑架事件严重影响到了他的心里想法,以及下一步的工作开展。即使他想努力摆脱此事的心理阴影,但是这个事情难免会对他造成一定的影响。
  日期:2016-11-0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