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1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财务科长也不想去见局长,但这些人实在追的紧,她也就只得去见局长了。
  楚天齐正在电脑上总结一些东西,一个女人敲门进来了。
  用眼角余光扫视到,这个女人有三十岁上下的样子,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体形较匀称,样貌称不上漂亮,但也不丑,有一些少丨妇丨的风韵。虽然没有和这个女人说过一次话,但楚天齐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女人进来后,见局长双眼盯在电脑屏幕上,并没有看自己,也没有说话,便一时楞在那里。过了一会儿,她见局长还是没有要说话的样子,便故意轻咳了两声。
  女人进门是经过自己允许的,而且女人就在屋子当地站着,香水味还不时飘进鼻孔,楚天齐当然知道有人进来。但他就是不说话,听到咳嗽也是不言声,不抬头。
  见咳嗽不管用,女人眼珠转了转,向前走上两步道:“局长,您好,我想向您请示一件事。”

  楚天齐抬起头,目光投向女人,但并没有说话。
  “单位好多人都找我,让我到您这儿问问,那些报销凭证批了没有?什么时候能报销?他们可都等着呢。”
  “报销?”楚天齐说了话,然后停了好大一会儿,才道,“你是谁?”
  合着说了半天,对方不知道自己是谁,太伤自尊了。虽然心里不痛快,但女人还是没敢说出格的话,而是陪着笑脸道:“局长,我是财务科长小贺,您上任那天咱们见过,我向您微笑来着。当时在您讲话的时候,我听的最专心,鼓掌也最热烈。”
  “财务科长小贺?”楚天齐疑惑的说着,还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没想起来似的。

  虽然楚天齐故意这样做派,其实他早已在大脑中调出了对方的信息:贺敏,女,三十一岁,市财贸中专毕业。毕业后分配到县供销社工作,后调任县公丨安丨局,先做出纳,后任财务副科长,两年前任现职,工龄十一年,在县局工作八年。
  从对方的神情可以看出,似乎还想不起自己来,但转念一想,贺敏就明白了,哼,我看你就是装象。于是,她没有继续和对方套近乎,而是直接说道:“您这没有签批,他们的票据就不能报销,自然也就不能拿上钱,好多工作都会受影响。而且好多人都是从财务借的钱,票据不能报销的话,就不能冲帐,眼看到月底结帐时间了,财务帐目也不好做。”
  “哦,是吗?听你的说辞,好像因为我没有签批票据,影响财务科工作了?”楚天齐反问。
  听出对方语中的不快,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生硬,贺敏面带微笑,柔声道:“局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按照财务科工作职责在做。如果那些票据不能在二十五号前签批的话,那就把它们暂时做成应收款,待下个月报销了再冲帐。”
  “二十五号结帐?今天是二十二号,还有三天了。”楚天齐缓缓说着,然后话题一转,“你刚才说到是按工作职责在做,那你给我说一下,财务科长的职责都有什么?”
  贺敏稍微楞了一下,然后身板挺直,开始背了起来:“许源县公丨安丨局财务科工作职责。为了规范公丨安丨局财务工作,为了加强局财务工作制度建设,特制定本职责。一、……”她挺胸抬头,双臂自然下垂,背诵的很是投入,也很是流畅。
  楚天齐靠在椅背上,双臂环于胸前,眼前盯着电脑屏幕,听着对方背诵。
  看到楚天齐的神态,贺敏以为对方在“欣赏”自己,更是自得,背诵的也更加抑扬顿挫。十分钟后,她停了下来,看着楚天齐,意思很明显:我背的怎么样?
  就在贺敏的期待中,楚天齐说了话:“看来你背诵的挺熟,不过我有的没听清,你再背一下第二、三条。”
  没有听清?什么说辞?这不是故意为难人吗?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想到这个“压”字,贺敏的脸无来由的红了,她忙在心中“呸”了一声,暗道:老娘可是正派人,可没那么随意。调整了一下情绪,她又背了起来:“二、严格按照局财务管理制度规定,要求会计人员遵守财经纪律,执行财务制度,严格审查收支凭证的客观性、合法性、真实性。三,按时编制月、季、年度各种会计报表,按时编制年度预算,做到数字真实、内容完整、说明清楚。”

  楚天齐微微点点头:“那你再说一下第四条。”
  “四,每月五日前,向局长上报……上报上月度会计报表。”背着背着,贺敏支吾起来,“在一、四、七、十月的十日前,上报上季度报表。次年一月十五日前,向局长上报上年度会计报表。”她现在已然完全明白对方的意思,便马上补充道,“局长您是三月八日上任,四月份的报表已经过了上报日期了,年度报表也过了上报日期了,所以没有报给您。”
  “哦,是吗?我记得好像有这么一项内容,每年年初局里都要有财务预算,预算要经过相关部门和领导批准,并在会上通过。然后,依据相关预算,才好调配相关资金。我到现在没有见到这个预算审批件,不知道是没做,还是没有通过。还有你刚才说到月、季度和年度报表都已经过了上报日期了,所以没有报给我。”说着,楚天齐一笑,“既然你因为过了日期而没有报给我相关预算和报表,那我就不了解局里财务状况,自然也就无法签批那些票据。”

  贺敏心中暗道:真不是个东西。但嘴里却只得说:“局长,虽然过了上报日期,不过您要是想要的话,我还可以马上补报给您。”
  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而是继续按自己的思路说着:“基于没有财务预算和月度、季度、年度报表,所以致使人们的票据不能及时报销,你这个财务科长是要负全部责任的。”
  “对不起,局长,是我的工作失误。我马上把相关报表找出来,一会儿就报给您。”贺敏低垂着头,一副道歉的口吻。
  楚天齐没有回复她,而是严肃的说:“制度和规矩对于一个集体非常重要,尤其财务人员更要懂规矩,如果财务部门不遵守规矩,是非常可怕的。”
  “是,是,局长批评的对,我一定严格遵守规矩和制度。”说着,贺敏鞠了一躬,“我现在就回去,马上按规矩办。”
  楚天齐“嗯”了一声,算是做了回答。
  “咯噔,咯噔”,女士皮鞋声响起,贺敏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看着已经关上的屋门,楚天齐哼了一声:“不懂规矩。”
  今天楚天齐就是故意要给贺敏难堪,让她认清自己的职责。
  在一个单位中,人事和财务大权必是一把手亲自抓的。因此,这两个部门的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表面上一般都会听命于一把手,哪怕是阳奉阴违。贺敏做为公丨安丨局财务科长,理应主动向楚天齐这个局长汇报工作,最起码应该把月、季、年度报表报上来。
  日期:2017-03-02 05: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