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1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盯问:“你怎么回答的?”
  厉剑回答:“我告诉他,那个村长我们没见过,更不知道他的社会关系,尤其我们是有正经工作的,也没那时间,还是得他们自己打听。不过我告诉他,只要他知道了村长的准确行踪,我们指定能找,也指定能让他配合。”
  “嗯,很好,既不能把责任揽过来,也给了他们信心。”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对了,你那个手机号是用的你的名字吧?”
  厉剑“嘿嘿”一笑:“局长,当时我就考虑到公丨安丨工作的特殊性,是用一张捡到的身份证复印件办的。”
  楚天齐点指着对方:“真有你的。”然后面色一整,“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操之过急。以后像是夜探山村的事,必须经过我的允许,不能再单独行动了。”
  “是。”厉剑也严肃的回答。接着说到了另一件事,“局长,我了解了一下,近十天那些玩易拉罐的人再没出现,好多班车线路上都没见到他们,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楚天齐点点头:“哦,我知道了,还有其它消息吗?”
  “没有了。”说着,厉剑站起身,在征得楚天齐的同意后,退出了屋子。

  靠在椅背上,楚天齐把厉剑说的话又过了一遍,他觉得一个企业弄的就跟军事禁区似的,这个聚财公司就是透着邪气。想到“邪”字,他又联想到那个所谓知情人先是失语,后又死亡的事。如果这事真如厉剑打探到的情况,这个人的死也透着蹊跷。
  没来几天,听到的尽是聚财公司,即使不是聚财公司直接的事,也和它有着各种联系。比如这个知情人的死,就是因为知晓聚财的事,再比如那个派出所老高的死,也是发生在秋胡镇,离聚财公司的经营场所——靠山村也很近。不只这些,远在千里之外的王语嫣也在周一打来电话,她所言说的事也涉及到了聚财公司。
  虽然现在听到了聚财公司的好多事,虽然觉得它有些异常,但楚天齐却又觉得无从下手。现在没有理由,也没有证据,更没有可用的人手,暂时肯定是难有作为了。再说了,现在自己对局里的情况还没完全摸清,在局里连脚跟都没站稳,连自己可用人马都没组建,想这些事情还为时过早。
  一周又快过完,楚天齐到开源县公丨安丨局将近两周了。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的人发现,新局长自从上任开始,连一点动静都没有。本来在上任那天,人们看到新局长当时的做派,尤其是调理曲刚的事,都认为是来了一个强势局长,都以为会有好戏上演。好多人心里都在暗暗关注着“新官上任三把火”,同时也加了小心,生怕“三把火”烧到自己身上。可现在新局长已经到任将近半月,却连任何变化也没看到,就像没有这个人似的。好多人没和新局长有过一句交流,甚至都没看到过新局长的正脸,只远远看到是一个大个子,模样像是一个大学生的样子。

  人们注意到,楚天齐到单位两周,没有到任何部门进行过巡视,没有召集过任何会议,也没有参加过任何会议,更没有发表过什么“语录”之类的讲话。一些会议还是由政委或常务副局长主持,不知道是没有收到邀请,还是他姓楚的没有出席。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正常,要不就是政委、常务二人不鸟姓楚的,要不就是姓楚的腹中羞涩,没有能拿出手的东西,故而露怯不敢参加。
  好多人不禁怀疑,肯定是来了一个花架子,来了一个镀金的人。也难怪,二十七八岁的年纪,走出校门才几年?之所以能混到现在的位置,肯定是家中有门路,用钱或权给拱到现在位置的。
  好多人都在心中腹诽:想镀金的话,什么部门不行,非得选择这么一个位置。这可不是坐坐办公室,照稿念念就能出成绩的。公丨安丨局局长可是需要有较强的专业素养,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做基础的,好多时候都需要冲锋到第一线,有时更是需要把脑袋别在腰上的。领导也是,就是有关系的话,也不能弄这么一个“摆设”呀,万一有个特殊情况的话,他能应付的了吗?就是他想应付的话,什么情况也不了解,还不是聋子、瞎子?

  “哎,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好多人已经在心中感叹了:就这样不做为,局里工作谈何进步,社会稳定从何说起,老百姓的安危系于何人?感叹过后,这些人又暗自调侃着:有我们,有我们这些六、七十年代的年青人。
  怪不得人们有此看法,在这半月里,楚天齐大部分时间就是坐在屋里看资料、做笔记。近几天倒是出去多一些,但并没有到分部门考察,没有到派出所走访,而是到大街上或是市场里去转悠。他出去不坐汽车,而是步行,也没有着装,又没在县委、政府会议上露面,更没有上过电视报纸。好多许源政界的人都没见过他,绝大多数老百姓更是不知道县公丨安丨局换了局长,自是不知道有楚某人这个人了。

  表面看楚天齐“不作为”,其实楚天齐这些天的做法就是为了以后更有作为。他这些天学习、掌握了好多县局情况,了解了更多基层县局的工作特点,也观察到了局里和社会上好多情况。完全不是好多人认为的聋子,更不是瞎子。他不但有政委赵伯祥向他进行例行“汇报”,还有厉剑这个探子搜集信息,更有周仝这个“暗哨”向他传递情报。
  楚天齐之所以现在没有动作,一是他在了解情况,他刚到许源县,又是警务系统的新兵,必须要多充电、多学习,以便做到有的放矢。二是他也想得到上级的一些指示,现在已经到任半月,市局、县委和县政府没有任何领导找过他,更没人向他提要求。他不清楚这是定野市的一贯作派,还是对自己有什么说法。三是他需要找一个契机,发声的契机,现在这样的契机没有出现。另外,近半个月许源县没有发生什么恶性*事件,楚天齐也才能够得以猫着不言声,否则即使他不想表态也不成。

  对于人们的评论,楚天齐也有所耳闻,但他也只是一笑了之。他在找机会,也在等待机会再次亮相,他觉得机会应该很快就有了。
  楚天齐没有参加任何会议,也没有主动找任何人谈心,好多人都认为他在混日子。这些人警惕的心情放松下来,也乐得轻闲,心里想着“你不找我,我还不找你呢,更省心”。
  可有的人却因为局长不找自己,而焦急不已,并不是这些人想和局长汇报工作,而是有一件事卡在局长那里,让他们心里没底。但这些人又不敢追问局长,担心这个“不作为”冲自己发威,虽然好多人认为楚天齐是“摆设”,但却也不是自己一个小兵可以摆*弄的。于是,他们都去找一个人——财务科长,让财务科长出面找局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