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3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外还有一个日本人造成的因素。2月28日清晨6:19,荷兰“奥普�6�1坦�6�1诺特”号医疗船奉命驶往“德�6�1鲁伊特”号、“爪哇”号、“科顿纳尔”号等舰的沉没海域。下午14:40,该船在马威安岛以南约65公里处被日军驱逐舰“天津风”号和“村雨”号拦住,随后被下令驶往马威安岛北岸进行检查。舰上的无线电设备被捣毁,两天之后才准许其在日军舰船的带领下驶往马辰。

  盟军舰队接连遭受致命打击。就在日军拟趁此良机将剩余盟军两艘巡洋舰一网打尽之时,天空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仅存的“珀斯”号、“休斯顿”号获得了绝佳的逃生机会,接替多尔曼担任舰队指挥的“珀斯”号舰长海古特�6�1沃勒尔上校带领两舰以28节的高速迅速逃匿,撤向西南方向的丹戎不碌港。
  高木随即下令对逃逸的“帕斯”号和“休斯顿”号进行追击,但他将盟舰的逃跑方向判断错了。日军的追击为东南方向,那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了。长达七个小时的爪哇海战至此落下了帷幕。
  在距丹戎不碌港还有100公里时,两舰盟军巡洋舰又一次被一架日军侦察机发现。沃勒尔上校立即致电海军司令部请求空中支援。这次还算不错,它们在3架“飓风”战斗机的护航下安全返回港内。
  在爪哇海战中,盟军被击沉巡洋舰2艘、驱逐舰3艘,重伤巡洋舰1艘。日军巡洋舰、驱逐舰多艘受伤但无一沉没。经此一战,盟军赖以保卫爪哇岛的最后海上力量趋于崩溃,再也无力扭转败局。多尔曼以及无数盟军将士用生命换取的代价,仅仅使日军的登陆行动比预定计划推迟了一天。之前由于爪哇岛守军已完全丧失了制空权,未来的陆上作战已变得毫无悬念。
  对盟军来说,堪称悲壮的爪哇海战本身就是一场毫无胜利希望的战斗。除了高木、田中和西村舰队之外,由近藤信竹率领的“金刚”号、“榛名”号战列舰已经来到了爪哇海。随后不久,南云忠一麾下的主力航母以及“比睿”、“雾岛”号快速战列舰也将抵达战场。真到了那个时候,高木和田中都不一定捞到出手的机会。
  爪哇海战惨败的消息传到华盛顿,新任海军作战部长金上将无奈地说:“这场雄伟的爪哇海战就这样结束了。这是盟军全体官兵尽最大努力,以自己所有的武器与绝对优势的敌人进行的一场海战。”

  与沮丧的金上将相反,日军一篇战地报道在描写这场海战的最后镜头时如此大肆渲染:“在广阔的泗水海面上已无敌踪。官兵们像演习结束时那样从容镇定,那因彻夜激战充满血丝的双眼闪烁着欣喜的光辉。如此巨大的辉煌战果完全是天佑神助!”
  消息传到东京,资深海军大将山梨胜之进的话更加简捷:“这就是命运!”
  开战以来,取得“辉煌”战绩的无一例外是联合舰队的海军航空兵。爪哇海战虽然打得不算出色,但毕竟最终获得全胜,也算为众多被国人寄予厚望的水面舰艇争回了一点面子。虽然在公开宣传上极尽溢美之词,但在这场被称为日德兰海战以来第一次大型水面对决中,日军水面舰艇的表现远不能让人满意。
  首先看命中率。第五战队两艘重巡洋舰“那智”号和“羽黑”号各带有2000发203毫米炮弹和24条鱼雷,战斗结束时“那智”号还剩下70发炮弹和4条鱼雷,“羽黑”号剩90发炮弹4条鱼雷,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尴尬地步。但多尔曼舰队被第五战队击中的只有3条鱼雷和4颗炮弹,其中还有3颗哑弹,只有击中“埃克塞特”号锅炉房的那一颗炸响了。整个作战过程中,日军水面舰艇总共发射鱼雷188条,击中目标的只有4条,命中率是可怜的2.1%。相比海军航空兵的高效率来说,如此成绩简直都不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其次,一直被寄予厚望的长矛鱼雷也让人大跌眼镜。首先是鱼雷本身性能存在问题。研究开发93式氧气鱼雷时,舰艇在发射时速度都低于30节,而战斗现场舰艇发射鱼雷时的速度都在34节左右,谁也不知道这种鱼雷当时装备的导航陀螺仪无法忍受34节的高速,不少鱼雷刚打出去导航仪就被震坏,于是就漫无目标地在海面上乱窜。鱼雷引信也过于敏感,遭遇海面风浪或水压变化自己就提前爆炸了。从理念上讲,日本海军过分强调了鱼雷射程。鱼雷本身就属于近战武器,过大的射程纯属多余。长矛鱼雷在36节时射程是40000米,完全跑完这段距离需要40分钟左右,人家会停在那里等半个多小时让你来炸吗?取得命中和买彩票中500万的概率差不多。爪哇海战中日军大部分鱼雷是在10000米以上发射的,这样无法命中目标也就是必然的了。其实实战中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射程,如果在5000米射程上以46节的最大速度发射,到达目标的时间大约是3分钟,加上扇形多枚发射技术,对手要躲避也会十分困难,只有如此才能提高命中率。实际上在爪哇海战中命中的四条鱼雷都属于近距离发射。

  获得全胜的高木、田中并没有成为此役的大功臣。海战结束后,两人受到海军上下的一致指责,理由是缺乏战意。这种指责有一定道理,因为战斗中这两位将领莫名其妙地始终和盟军舰队保持了20000米以上的距离,始终不敢和那支无法密切配合的杂牌舰队展开近身搏斗。高木甚至还异想天开地要在20000米的距离上摆“T”字阵法,根本没考虑这种阵法需要的合理距离。在那么远的距离上对打,可怜的命中率也就不足为奇。实际上如果不是多尔曼打死都不走的顽强精神,盟军舰队可能早逃得无影无踪了。

  对于这种指责,老酒窃以为纯属吹毛求疵。高木和田中缺乏战意不假,但我们要明白联合舰队安排给他们的任务到底是什么。两人的终极目标是把日军东路陆战部队安全送上陆地,能够顺便歼灭盟军海上力量自然更好。我们还拿镖局护镖来做比较。你倒是很厉害,把劫镖的强盗都打死了,但镖银却被人家劫走,在战术和战略上都不能算作成功。老酒认为,高木、田中以保护运输船队为核心的作战应该说无可厚非。狼来了让你照看孩子呢,你把狼打死,但孩子也被咬死了,能算作成功吗?

  这一点我们可以再各举一个正反面的例子来说明。正面例子是斯普鲁恩斯。他在塞班岛力排众议,拒绝主动出击歼灭小泽治三郎的航母舰队,使得大败亏输的小泽舰队最终得以逃脱。因为他的背后就是海军陆战队刚刚登陆的滩头。直到今天,这一战例还是人们质疑斯普鲁恩斯的一大话题,老酒却认为斯普鲁恩斯是对的。反面的例子是哈尔西。他在莱特湾海战中了日军的调虎离山之计,扔下麦克阿瑟刚刚登陆的滩头去追击小泽诱敌舰队过瘾去了,殊不知却被斜刺里杀出的栗田健男主力舰队抄了后路。如果不是栗田突发癔症意外退却的话,哈尔西欠下的债可能三辈子也还不清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一艘叫“德�6�1鲁伊特”的荷兰军舰访问了现在的印度尼西亚。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德�6�1鲁伊特”号在几艘印尼军舰的陪同下,驶进了波光粼粼的爪哇海。
  “到地方了。”舰上水兵在仔细勘察了方位之后说。
  水兵们抬出了一个巨大的花圈,花圈缎带上写着:在爪哇海战中壮烈殉国的全体荷兰官兵永垂不朽!
  下边的落款是荷兰女王、荷兰政府和荷兰海军部。花圈随后被抛入大海,军舰拉响了长长的汽笛,围着花圈转了三周之后才依依不舍地缓缓离去。
  在静谧的海底,那艘同样叫“德�6�1鲁伊特”号的军舰连同多尔曼和无数长眠于此的水兵,你们听到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