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下电话,楚天齐意识到,想要调看陈文明档案的事得推几天了。本来楚天齐想以了解辖区派出所情况为由,让杨天明送一些乡镇派出所档案过来。然后重点翻阅秋胡镇派出所档案,了解陈文明的具体情况,同时也关注一下那个老高的一些信息。
  陈文明昨晚走的急,档案柜钥匙肯定在他手里,大部分档案也肯定都取不出。即使文员或是厉剑能拿到个别档案,也不易和他们要那些资料,那样可能就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了。
  当然,要想了解秋胡镇派出所的人和事,还有很多办法。但和陈文明要所有派出所档案,从中重点关注秋胡镇情况的方式最妥帖,最不容易引起他人警觉。现在既然暂时不方便了解了,那就先做其它事情,反正也不急在一时,于是楚天齐翻开自己的笔记本,看着这几天记录的一些事情。

  “笃笃”,敲门声响起。
  在楚天齐说过“进来”后,政委赵伯祥走了进来。
  “局长,选一个号。”说着,赵伯祥来到楚天齐对面坐定,把一张纸放到楚天齐面前。
  看着上面的几串数字,楚天齐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还是问道:“这是做什么?”
  “哦,局长,请你选一个手机号,手机由市局统一配备,以后相关费用由局里报销。”说着,赵伯祥又补充道,“这是省厅和市局的统一要求,这些手机也有专门加密配置,通话安全性更高。”
  “好,那我选一个。”说着,楚天齐在这张纸上看了起来,然后指着一个号码,“就它了。”
  赵伯祥接过这张纸,在上面做了标记,装进了衣服口袋。他歉意的一笑:“局长,本来上周就应该把这事落实了,可是一直没有好号,这才等到了现在。”

  楚天齐也笑了:“没关系,这也不晚。”
  “号码最迟明天就能办利索,手机应该一半天也能回来了。”赵伯祥看着楚天齐身上衣服道,“局长,这服装和警衔没到,也太不方便开展工作了,我给再催催,争取快点到位。有了警衔,也才能拥有持枪证,才能有配枪资格,你的安全也就多了一重保证。”
  “穿便装更自由,也方便多了解一些情况。不过这些天净在屋里看资料了,确实也应该多出去走一走了。”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对了,赵政委,我想向你求证一件事。”
  看着对方表情,赵伯祥意识到是重要的事情,便也严肃的说:“局长,你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看着赵伯祥郑重的态度,楚天齐话到嘴边,又换了一个话题:“就是给我配备的那些厨具,一共多少钱。”说着,楚天齐从身上向外掏钱。
  赵伯祥面上表情一松:“局长,我以为什么大事呢,就是这呀?不用,完全不用,买这些设施的钱就该局里支付,相关文件上都有明确规定。”停了一下,赵伯祥缓缓的说:“局长,有件事向你汇报。”

  楚天齐正要答话,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下了挂断键。然后对着赵伯祥道:“你继续说。”
  赵伯祥点点头,接着说:“局长,聚财……”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打断了赵伯祥的话。
  楚天齐微微皱眉,就要挂断电话。
  赵伯祥马上站起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局长,你先忙,等你有时间我再说。”说着,已经走出了局长办公室。
  见对方已经走出屋子,楚天齐便按下了接听键,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楚大局长,换了手机号,也不告诉一声,刚才打电话又不接,是不是在故意躲我呀?”

  “哪能呢?我刚才正和旁人说话,准备一会儿给你回过去。”楚天齐解释着。
  “权当你说的是真话吧。”女孩说着,话题一转,“听说你还是县政府党组成员,政法委副书记,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我们公司和你辖区下的聚财公司有……”
  聚财?怎么都是聚财?楚天齐就是一楞。
  星期四的时候,厉剑来了。
  看看屋子里没有旁人,厉剑径直坐到楚天齐对面椅子上,汇报起来:“局长,这几天我对聚财公司进行了初步了解,但了解到的信息并不多。聚财公司总部在省城雁云市,许源县的项目是定野市分公司在做。在定野市范围,聚财公司在很多地方都有业务,比如苍南县,比如何阳市,比如定野市。他们的业务范围很庞杂,涉及医药、地产、教育、环保等众多领域,应该是属于投资公司。

  虽然现在知道了聚财公司涉足的一些领域,但具体业务及运作却不甚清楚,只知道在各个地方很有名气,起码在定野市名头很响。至于聚财公司在靠山村的经营项目,到目前我还没有掌握,营业执照上也很笼统,只写着‘投资’。在搜集消息时,关于靠山村经营项目的说法有好几个版本,有林木育苗说,有药材种植说,有矿产开采说,还有环保产品制造说。
  对于这几个经营项目的说法,人们也有一些所谓的‘证据’做支撑。有人说看到过整车的小树苗运出,有人说从村边经过能闻到浓重的药材味。还有人看到汽车上运送东西时,散布下的形状很奇特,猜测是环保设施。人们在夜里的时候,曾经听到了沉闷的巨大声响,便推测是在开采矿石,有人还说在那里发现了全定野市最大的玉石矿。
  尽管人们对靠山村经营项目说法很多,还有所谓依据,但在进一步求证时,他们又很含糊,最起码没有真正见过他们口中所说的项目,更多的是推测或是听别人所言。他们还说原来有一个人言称后来进过靠山村,到过聚财公司的经营场所,就在人们等他讲说的时候,那人家中来了客人,讲说中断。等人们几天后想让他再次讲说时,发现他得了失语症,没几天就死了。
  我也曾试图到村里去看看,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村口共设了三处停车检查站,对于到近前的车辆和行人进行盘查,必须有他们的证照,同时还要进行指纹输入,才能进入。前天晚上,我瞅准一个空子,混过了一处检查站,可刚没走出几步,迎面就有几条黑影向我冲来。我看到情形不对,迅速跑掉了。我当时化了装,裹的严严实实的,他们肯定看不到我的样貌。而且我从村里跑出后,开无牌车到了外地,然后辗转坐车,昨天半夜才回来,就是有尾巴的话,肯定也被我甩掉了。”

  听着听着,楚天齐的眉头微皱起来,他觉得这个聚财公司有些不正常。
  厉剑继续说:“杨二成昨天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前天晚上听到院子里有动静,但他没敢出去。昨天早上就发现院子里有好多石块,肯定是有人故意扔进去的,但并没有打坏东西,估计是在吓唬他。他还说没有发现村长的行踪,听那意思想让我们帮着他打听。”
  日期:2017-03-0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