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杨二成说的事情,更适合出面的是政府方面,自己这个公丨安丨局长肯定不适合。当然,一旦杨二成他们连续堵路,一旦他们去县里上丨访丨,肯定县公丨安丨局还是要派人的,但那仅是维持秩序,仅是辅助。即使真像杨二成说的那样,即使认定聚财公司真的改了协议,那也应该是法院出面才对。
  哪有那么多即使?自己是公丨安丨局长,就应该是代表正义,就应该维护社会稳定。再说了,自己还是县政府党组成员,还是政法委副书记,管管这事也不算出格。当然不便于大张旗鼓,只能是悄悄的进行。想到此,楚天齐便不再想该不该管的问题,而是开始想如何管的问题。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厉剑的手机。
  因为要安心开车,厉剑并没有接,而是直接挂掉了。可是连续挂断了两次,手机铃声就又响了起来。
  楚天齐道:“接吧,肯定是有当紧事。”

  厉剑答了一声“是”,放慢车速,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出一个很大的声音:“我是杨二成,你是不是那个……那个大高个?”
  对方声音足够大,楚天齐也听到了,知道是找自己,便接过了手机,说道:“杨二成,我是大……高个,有什么事?”
  “是你呀,那就行,没什么事。”里面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忘了问你姓什么了,也不好称呼。”
  意识到对方是在核实自己留的号码,楚天齐说道:“记住咱们说的事,记住这个手机号就行了。”
  “好的,听你的。”说完此话,对方声音戛然而止。
  挂断手机,楚天齐轻轻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
  当楚天齐二人回到县城的时候,已经将近两点了,二人在外面饭馆吃过饭,就回到单位,回了各自的房间。
  今天是周末,除了个别值班人员外,其他人都休息,整个办公楼很是清静。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沏上一杯茶,喝了几口。然后拿出手机,准备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一下自己的情况。前两次母亲打来电话,自己都因为没有正式上任,说的很模糊。现在应该告诉一下家里,也好让二老踏实一些,要不又以为自己把工作丢了。
  手指触在手机按键上,一个号码进入了眼帘,看到这个号码,楚天齐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上午在去乡下的路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说过“我到外地了,当天就到了”的话。当时对于这没头没尾的话,楚天齐很不明白,不知道对方是谁,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现在再看到这个号码,他忽然想起来,知道打电话的人是谁了。
  怪不得听杨二成说起聚财公司觉得耳熟呢,“聚财”两个字在上周就曾听人说过,说这两个字的人就是这个打电话的人——“痦子赵六”。听声音是赵六,而且楚天齐这个号码是到定野市才办的,知道的人非常有限,他给赵六留的就是这个号码。
  上周五凌晨三*点多,“痦子赵六”去刺楚天齐,结果被楚天齐现场制服。慑于对方的软硬兼施,“痦子赵六”交待了一些事情,其中就说到了“聚财公司”。赵六交待,自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雇自己出手的人,是以前一个同事,被人们称之为“三哥”。而两人共事过的地方,就是聚财公司,“三哥”是保安队副队长,赵六是保安。只不过赵六刚去十多天,就被对方辞退了,所以对于聚财公司的事几乎什么也不知道。

  赵六说的那个聚财公司是在苍南县,不知道和靠山村这个“聚财”是不是一回事。但楚天齐觉得应该是有联系,同属于定野市,同为投资公司,又都叫同一个名字,如果没有联系的话才不正常。否则,就不应该叫同一个名字,就可能不符合工商部门的注册要求。
  不到十天时间,就两次听到“聚财公司”,而且干的都不是好事,看来这个公司值得关注,值得重点关注。
  想到今天堵路的事,想到聚财公司,自然也就想到了村长,同时还想到了一件巧事。巧的是赵六在三月八日躲到了外地,村长也在同一天失踪,而他们又都和聚财公司有某种关联。那么聚财、赵六、村长三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听那天赵六交待,“三哥”是从“傻子”那里得到的自己消息。那么那个“傻子”是什么人,会不会和玩易拉罐的那个“傻子”是同一人,“傻子”为什么又会认识自己?这又是一连串的疑问。

  疑问不止这些,杨二成说的那个老高之死也值得怀疑,春天怎么会有蛇?怎么就会咬死派出所所长?好人被咬死,马上就派去一个恶人,这也太的具有讽刺意味了。
  短短一周,已经听到关于公丨安丨系统三个死讯,而且都是非正常死亡。一件凶死还好理解,这竟然出了三件,也太邪乎了,太的不正常了。
  来不及给家里打电话,楚天齐先给厉剑拨去了电话,让厉剑过来一趟。
  厉剑很快就到了,问局长有什么事。
  楚天齐直接说道:“安排你关注三件事,一是注意聚财公司动向,搞清他们业务范围,搞清他们在靠山村做什么,观察他们有什么异常。二是关注杨二成打来电话,一旦有村长的消息或是有什么新情况,立刻报告。三是关注一下玩易拉罐的人,尤其是是他们中间扮‘傻子’那个人要重点关注。”

  “是。”厉剑回答的很干脆,“局长还有什么吩咐?”
  “暂时没了,你先去吧。”楚天齐挥了挥手。
  厉剑又答了一声“是”,出了局长办公室。
  虽然厉剑和自己刚到许源公丨安丨局,虽然厉剑对这里情况不熟,虽然厉剑在局里没有什么可用之人,但楚天齐并不担心对方无法去做以上事情。厉剑是侦察兵出身,在部队还荣立过二等功和三等功,在玉赤县开发区的时候也小露过两手。楚天齐相信厉剑有的是办法去做这些事,也相信厉剑一定会做的极其保密,不会泄露半点消息。

  暂时看似风平浪尽,看似社会安定,只是这许源县之行未必平坦呀。楚天齐暗自感叹着,同时心中也涌起无尽斗志,与不法之人和事一较高低的斗志。
  星期一刚上班,楚天齐就接到办公室主任杨天明的电话,杨天明是请假的,属于先斩后奏。但对方事出有因,楚天齐不但不能怪罪,还得嘱咐对方先忙着,部门的事不用操心。
  原来杨天明的父亲昨夜突然脑梗,到县医院后,医生建议转院到**市。于是,杨天明陪父亲,随救护车连夜到首都,住到了首都第三人民医院。昨天出发时已经后半夜,杨天明不能打扰局长,只好现在请假。在杨天明打电话的时候,他的父亲还在重病监护室,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