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5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倒是不用,晾着他就好。我都跟下面弟兄打过招呼了,暂时停止了项目,这家伙就是个门外汉,也看不出什么门道的。咱好吃好喝的供着,这段时间别触他霉头就是。”
  “那可以。话说回来,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背景得有多大,再大总不会比哥哥我后面六少爷大吧。”赵国庆问道。
  他口中的六少,自然是江海大族赵家的六少爷赵长生。
  这幽篁酒吧的六成股份,看起来是在他赵国庆手里,其实是在赵长生手里,他就是个仗着个赵长生远房叔叔的身份,帮着管而已。

  毕竟以赵长生的身份,不会傻到用自己的名号来经营一个不干净的夜场。
  “不知道。”张琪摇摇头。
  正在此时,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跟赵国庆说道:“赵总,下面出事了,一个倒酒小姑娘惹到了一帮江西人。”
  赵国庆冷声道:“这种小事也要我管?叫小舞处理不就好了,实在不行就报警,江西佬出了名的胡搅蛮缠,我可没有为个兼职的小姑娘跟他们打架的想法。”

  “那个——老板,您吩咐要重点观察的那位陆爷,似乎认识那个小姑娘,要为她出头。”
  赵国庆听了,顿时眯起了眼睛,“有意思,有意思,张老七,要探探这小子的底还不简单,他自己就给咱送上来一机会。那咱哥俩就给他推波助澜一番,那话咋说来着,是骡子是马,咱拉出来遛遛嘛。”
  陆羽带着王玄策在幽篁酒吧闲逛,竟是碰到了一熟人——安洛。
  不是来玩儿,当然也不是来陪酒的,而是穿着公主服,来兼职做服务员。

  夜场有些浮炫的灯光下,陆羽看着这个不算熟人的熟人,哪怕见惯了美人儿,也顿起惊艳之感。
  幽篁的公主制服极为好看,浅蓝丝绸上衣搭配蓝色褶裙,露出纤弱浑圆白皙的肩膀,脸蛋清丽中带着几分暗蕴的娇媚,总会让人联想到溪水山涧中游动的红鲤鱼,身材不算多么霸道,但绝对有料,极为谋杀眼球那种。
  安洛也认出了陆羽,主动跟他打了招呼,“少帅,您——您这是来玩儿的?”
  “瞎晃悠。”陆羽笑了笑,“额,你怎么会在这里兼职?这种场所,挺乱的吧?”
  他试探着问。
  “那有什么办法,我房租都快交不起了。”安洛没好气白了他一眼,说道:“哎呀,不跟你聊了,对面两桌,赣西帮的,脾气挺冲。”

  说着便端着酒盘过去。
  陆羽继续眯着眼观察,严格算起来这是他人生中第三次走进这种夜场,第一次是唐萌萌过生日,第二次则是陪着江依依这娘们儿。
  形形色色的人物,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衣着光鲜的白领阶级,拿着父母血汗钱挥霍的学生娃子,来猎艳的雄性牲口,来被猎艳的各色娘们儿。
  音乐鼓动,酒精刺激,人类最原始欲望在这里没有掩饰,纤毫毕现。
  让陆羽觉得这种地方,有点像一个斗兽场,各种牲口都在这里撕咬咆哮。

  其实挺有意思。
  但他觉着,自己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喜欢这种地方。
  然后就出事了,安洛负责那两桌,直接就掀了桌子,带着浓浓江西口音的骂腔此起彼伏。
  江西因为地缘劣势,临近沿海经济却一塌糊涂,外出务工的人极多,抱团无可避免。

  在江海,赣西帮算是一股不小势力,倒不是说江西老表们有多厉害,但挺团结和护短就是。
  这种抱团,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
  好处是自己人不容易被欺负,坏处就是容易气焰嚣张去欺负别人。
  小姑娘吓得脸色煞白,如受惊小鹿呆立着,身上散发着怯弱楚楚的气息。
  男人分许多种。
  有懂风情的,见着这种姑娘只会想着去怜惜、毕竟这是大城市里面极为难得的一抹风景。
  也有不懂风情的,就只会想着去摧残去蹂躏,或许是自己长得丑就见不得美好的东西,恨不得全天下的人儿都跟他一样丑陋不堪才甘休。

  陆羽冷眼旁观。
  其一是想先弄明白情况。
  不能因为安洛长得挺漂亮就不问青红皂白上去英雄救美。
  其二,这种场子肯定有专门看场子的人物,他也不能越俎代庖。
  事情不复杂。
  赣西佬们吵着是安洛上酒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他们老大的衣服,乔治阿玛尼,要小姑娘赔他们十万。
  而安洛的解释,是她上酒时候,有人摸她的屁股。

  到底哪个是事情的真相,明眼人只怕都看得出来。
  “小姑娘,你今天要不是不赔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有人冷笑道。
  “明明——明明是你们摸我的屁股!”

  安洛通红着脸,“而且——而且我哪有钱赔给你们。”
  “小丫头,我不想为难你,两个选择,没钱没关系,今天晚上你跟我走,这事儿就算完。不跟我走,那就先问问我手里的刀跟你脸上这吹弹可破的肌肤,哪个更硬一些。”
  笑眯眯的中年人从怀里面掏出一把美工刀。
  安洛吓得脸色煞白。
  陆羽看得皱起眉头。
  “阿瞒,这帮人忒混账了吧,这么多人欺负一小姑娘,这还看得下去?”王玄策皱起眉头。

  “再等等吧。”陆羽冷声道。
  出头鸟什么的,他能不做就不做。
  再说了,场子真正看场子的人还没出场,不用急。
  “马佛爷,您也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犯不着跟一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一番见识吧。”
  小舞带着几个汉子下楼来了,作为看场子的,遇到这种事情,通常不会跟客人动手,而是问清楚情况后,给出一个能让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
  实在不行,那就报警让丨警丨察来处理。
  只有遇到实在胡搅蛮缠、不听招呼的客人,才会自己动手。
  小舞走上前去,陪着笑脸:“哥哥们,这是怎么的哟,我看小姑娘也不是故意的,要不算了吧。”

  赣西帮为首是个总是笑眯眯的中年人,冷笑道:“你他妈算什么货色,一个兔儿爷,也敢来这里打圆场,给老子滚一边去。”
  然后就有两个人上前,直接将小舞掀翻在地,狠狠踹了两脚,顿时哀嚎不止。
  赣西佬俱都冷笑着,气焰嚣张。
  王玄策却是嗤笑一声,“妈拉个巴子,我当时什么厉害角色,原来是一帮不入流的佛爷。”
  “师兄,怎么说?”陆羽疑惑道。
  王玄策的解释道:“师弟,你不知道吧,所谓佛爷,那是道上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叫法,说穿了,那就是小偷扒手。妈拉个巴子,这帮人是偷了多少人,都敢来这种挥金如土的夜场消费了,还穿得起乔治阿玛尼。”
  赣西佬们气焰嚣张,安洛吓得,直接就哭了。
  王玄策忍不住了,撸着袖子,正在此时,却有人先他一步站了出来,说道:“不就是赔钱么,十万,我赔给你们。”
  是个衣着光鲜的青年,带着金丝边眼镜。
  陆羽看着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青年,暗道今晚应该不用动手了。
  是那个叫张航的年轻人,估计是专门跑过来守着安洛的吧。倒是个痴情种子。
  被小舞称为马佛爷的中年人看着这个来英雄救美的年轻人,冷声道:“小子,你他妈又是谁,很有钱?”
  张航还是有些害怕的,咬着牙说道:“反正赔得起你,十万就十万。拿着钱就快滚,别为难安洛。”
  “呵,小子嘴巴还挺冲。”马佛爷眯着眼睛,“那你给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