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4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政府门口,已经被一个个严阵以待的防暴丨警丨察很好的保护起来了,梁健的车子一到,他们就放开了一条缝,让梁健的车开了进去。而后,里面的电动移拉门也开了。车子正准备开进去,梁健喊了停。
  车子刚停下,已是一身狼狈的明德就匆匆跑了过来,在窗外不停地示意小五把车子开进去,别停在这里,危险。
  梁健直接下了车。明德听着外面瞬间沸腾的声音,顿时慌了起来,跑过来,就准备护着梁健往里面走。梁健拦住了他,道:“躲是没用的。你去帮我找个话筒来。”
  这几个月跟梁健接触下来,明德也已经大概摸清楚梁健的脾气,听得梁健的话,略微冷静下来后,就不再坚持让梁健躲进去。虽然心里是一百个不赞成梁健站在这里,可还是立马就吩咐门口站着的保安进去找话筒。

  这时,娄江源和广豫元出来了。看到梁健站在那里,立即就走了过来。娄江源苦笑一下,道:“我就猜到你会在这里。”
  梁健笑了一下,没接话。广豫元则是看了一眼被防暴丨警丨察拦在外面的‘暴民’,皱了皱眉,沉声道:“太和市的人果然是要比晋阳市的要厉害,昨天下的文件,今天就把市政府给围了。”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那是因为有人看不得我们太顺利。”
  话音落下,有物体从人群中,划过一个漂亮的抛物线,朝着梁健三人这边飞过来。梁健推了一把广豫元,物体啪地一声碎在两人中间,又是一个鸡蛋。
  梁健苦笑了一下,看来还真不只是一个。而广豫元脸色却是不太好,刚要不是梁健推他那一把,那这鸡蛋就是糊他脑袋上了。
  “你们还是往后站站吧,这事是我下的命令,我来解释,比较合适。”梁健对娄江源和广豫元说道。
  广豫元毫不犹豫地就往后站了,娄江源犹豫了几秒后,也果断‘抛弃’了梁健,但两人都没站远。

  三人都明白,三个人站着无非是让靶子的面积更大一点。
  话筒和音响都来,保安拉着音响,不敢走过来,梁健走过去,亲自接了过来,然后把音响拖到了刚才的位置,放好后,一屁股坐在了音响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拿起话筒,试了试音。
  试好音,外面那些人也都被梁健这架势给弄得有些懵了,或者说是他的淡定,让他们有些心里没底。
  梁健看着他们,笑了笑,道:“挺好,你们已经安静下来了,那我就不废话了。我们开门见山地聊一聊!我知道你们今天这么大的阵仗,把这门口都给围了,是因为什么。那我呢,也先在这里,明确地告诉你们一声,煤矿呢,是必须要关的!”
  这话音一落,原本安静下来的人群一下子又沸腾下来。嗖嗖两声,又有两颗鸡蛋,朝着梁健飞过来,一颗歪了,砸在了旁边的地上,一颗,被站在梁健身后的小五,一步上前,给抓在了手里,而且,蛋还没碎。这一手,当即震住了一些人。

  扔鸡蛋地似乎有些不服气,接二连三地扔出好几个,小五接住了一半,碎了一个,两个好的,加上原先的那一个,轻轻地放在了一边。
  这一场一分多钟的扔鸡蛋接鸡蛋的好戏,让原本沸腾的人群又再次安静下来。
  梁健看了一眼小五脚边的鸡蛋,抬头对着人群笑道:“我谢谢刚才送鸡蛋给我的那位兄弟,三个鸡蛋,可以炒一盆炒鸡蛋了,我午饭可以不用买菜了!”
  有人笑了起来。刚出声,就立即捂了嘴,许是觉得以自己的立场不应该笑。

  梁健抬头看了看今天的天空,灰蒙蒙的,看不到天空,呼吸时,甚至连呼吸道都能感觉到空气中灰尘的粗糙感,磨得生疼。
  梁健收起笑意,指了指天,问眼前这些人:“你们觉得今天天气好吗?”
  有人沉默,有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人不忍心就这样被梁健掌控了主动,想要夺回来,于是躲在后面,大声喊:“你把煤矿关了,我们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养一家老小,拿什么供孩子读书。”
  梁健招手,沈连清立即走上前来,梁健问他要过一份他昨天下发的文件,找到其中有关员工遣散相关的内容读了起来:“凡是需关闭的煤矿,其企业内所有员工,无论工作年限多长,一律发放三个月的工资作为遣散费。”梁健读完,看向眼前这些人,接着说道:“现在这里大多数人,应该都是最基层的挖煤工人。我了解过,一个挖煤工人,一个月不休息的话,最低有五六千左右。那三个月的遣散费,就有一万五左右。一万五可以维持一个三口之家的起码三个月的基本开支。也就是你们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找一份新工作。”

  在场有很多人,都被一万五这个数字给弄懵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他们只是被煽动来的,他们只被灌输了一个观念,一旦煤矿关闭,那么他们不仅没了工作,就连之前煤老板欠着他们的钱都要拿不到了。他们岂能不急。
  可是,梁健说得却不一样。到底谁说的是真的?
  有人在下面喊:“你现在当然说得好听,可回过头就不是这样了。大家不要信他的。这些当官的,什么都不会,就会一张嘴!”
  梁健听得出,这声音就是之前那个声音。
  有人又听了这声音,立即附和起来。梁健回答:“无论你们相不相信我,我还是那句话,煤矿肯定是要关的。”
  “打他!他这是要逼死我们啊!”有人就是想要天下大乱。有人被他煽动着,想要冲上前来,被丨警丨察死死拦住。
  梁健坐在音响上,纹丝不动,面不改色。
  “你们多久没抬头看过天了?”
  梁健问。
  没人回答,只有喧闹和一张张凶狠的脸。
  梁健又问:“你们知道,现在太和市的医院里,每天有多少小孩子,因为哮喘,肺病而住院吗?”
  有人的动作慢了下来……

  “你们知道,有多少婴儿,甚至都没机会来到这个世界,看一眼这个世界,就不得不被放弃吗?”
  “你们知道,现在每天医院里,有多少人是因为呼吸道疾病而排队等医生吗?”
  梁健停了停,看着有一般人已经停下动作的人群,笑了一下,又问:“你们知道这些都是为什么吗?”
  没人回答。
  梁健也没指望他们回答。梁健又随手指了一个站在最前面,刚才也是他冲得最猛,现在还整个人压在丨警丨察的防暴盾牌上的男人,问他:“你的肺肯定不好吧?”

  “我的肺好不好,关你屁事!”男人回得毫不客气。
  梁健笑了一下,回答:“跟我的屁肯定是没关系的。”
  大家哄笑了起来。男人的脸红了起来,扯着脖子,朝梁健发狠:“你别耍嘴皮子,你今天要是敢关煤矿,老子就跟你拼命!”
  梁健又道:“你的命就这么不值钱?我的命可是很值钱的,起码在我老婆孩子眼里,那是什么都不愿意换的。我可舍不得跟你拼!”
  男子被噎住,梁健抓着这一空隙,立即说道:“其实刚才我的几个问题,你们大家都知道答案。现在,到处都在说霾,都在说保护环境。你们知道去年太和市的环境质量,在全国排在第几吗?”
  日期:2016-04-22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