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1798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就是纳兰王爷讲话,然后宣布阿里塔节正式开始。
  这阿里塔节开始的第一个节目,就是音律大赛中的马头琴大赛,我呢,自然是去准备马头琴大赛了,而高诗梦呢,则是跟着她的小姑姑高念珊一起坐在台下,欣赏马头琴的表演。
  既然是比赛,自然有裁判,不过裁判方面高念珊让我不用担心,他们绝对公正公平,而且马头琴是内蒙这边的招牌乐器,只要演奏得好,在场的蒙古人都能听得出来。
  作为王旗,所以我们第一场就出场了!
  由我带头,直接带领着音律组走向了台子正中央,我的手里拿着马头琴,走到最正中央的位置之后,在众人的瞩目之下,我开始演奏。
  《沧桑曲》
  这是马头琴最有名的曲子,我妈当初教我马头琴的时候,弹的就是这一首曲子,这首曲子,也是蒙古这边最出名的曲子。
  沧桑曲里面,有一种豪迈,奔放的感觉,闭着眼睛的时候,给人一种在蓝天白云之下奔腾的感觉,对于他们蒙古族的人来说,这首曲子最容易让他们产生共鸣。
  本来,在我刚刚走上台子的时候,台下的有些人看到我这么年轻,还议论起来,说王旗的莫心大师不在,怎么找了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子,但是等我的马头琴演奏出来的时候,他们都听得进入了痴迷的状态。
  王旗那边。
  纳兰王爷听着我的马头琴演奏,眼神里面露出了吃惊,看向高念珊道:“念珊,这张成果然是唐幻秋的儿子,连马头琴都能够演奏得这么厉害。”
  高念珊微微点头,这个时候呢,高诗梦看向小姑姑,低声道:“小姑姑,怎么样,张成还可以吧?”
  “哼,你啊!”高念珊宠溺的瞪了高诗梦一眼。

  马头琴演奏结束之后,我获得了热烈的掌声。
  左旗那边,听完了我演奏的纳兰狂眼神发生了变化,低声咒骂:“那小子到底是谁?谁请过来的?”
  “盟主,那小子好像是个汉人,应该是高念珊请来的吧!”
  “该死,这马头琴,咱们要输了!”纳兰狂脸色阴沉。
  “盟主,别担心,接下来还有胡琴和古琴表演,难道那小子还精通胡琴和古琴不成?我倒是不相信!”
  “三局两胜,就让他们先赢一局。”纳兰狂也不相信,冷哼了一声说道。
  马头琴结束之后,音律比赛就暂停了,接下来的胡琴比赛要等中午的时候,不过,接下来就轮到了高念珊出马了。

  她要参加赛马比赛!
  赛马比赛开始之后,高念珊这个女人还真的让我挺意外的,没想到她的骑术那么好,而且坐下叫做追风的骏马也给力,竟然夺下了女子队的冠军。
  “小姑姑真棒!”
  高诗梦看到高念珊夺冠之后,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后面是摔跤,套马等表演,总体来说,虽然左旗那边的实力不低,但是最强的还是王旗这边,摔跤,套马等都是王旗这边赢的要多一些。
  我和高诗梦是第一次参加阿里塔节,所以这眼神里面吧,都是新奇,特别是高诗梦,一会拉着我去看这,一会又拉着我去看那,特别兴奋。
  不知不觉就到中午,又轮到我们音律比赛了。
  这一次选择胡琴,由于是合奏,所以我没有选择江河水,怕其音律组的人拉不出来,所以选择了一首中规中矩的曲子,不过,作为带头者,我拉胡琴的节奏,相当于是整个合奏的中心,我的节奏一旦控制不好,合奏就会被打乱。
  不过我一直控制得很好,直到结束。
  结束之后,我发现左旗那边的盟主,脸色变得很难看了起来。
  而高念珊和纳兰王爷那边,脸上都充满了笑容,我走过去的时候,纳兰王爷笑呵呵的看着我,说:“张成,还真是多亏了你,现在两局都赢了。”
  “要是能赢了第三局,更加能好好打压左旗的气焰。”高念珊冷哼了声,看向我:“张成,这最后的古琴,是你最擅长的吧?”
  “我尽力。”我谦虚的说道。
  嘴上这么说,我心里却嘀咕,凭你之前对我的所作所为,我才懒得帮你呢,要不是高诗梦,我故意输掉,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听说左旗那边从京城请来了一个古琴高手,希望你别太自满,小心一点。”高念珊告诫了一句。
  时间过得很快。
  下午的时候,阿里塔节已经进入了尾声,而音律比赛中的古琴对决正式开始。古琴比赛,自然不是合奏,而是两人对决,也就是俗称的斗琴。
  本来,五个部落,需要斗好几场才行,不过由于其他三个部落放弃,所以就剩下王旗和左旗对决。
  左旗那边的同样是个身穿汉族服装的男子,他的年纪在三十岁左右,他古琴背在身后,有一股超脱的气质。
  可能是看到我还年轻吧,所以走到台子上之后,他看着我的眼神有几分倨傲,淡淡的对我说:“你还太年轻,认输吧,你斗不过我。”

  “哦?为什么?”我冷笑了声。
  “我师承广陵派的刘中云大师,现在,京城内除了那几个老前辈之外,年轻一辈当中谁也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必输无疑。”三十多岁的男子倨傲的说道。
  他的这话说完,左旗那边的人也就欢呼了起来。
  “小子,你太年轻,还是趁早认输把!”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许萌厅,广陵派的传人,这一次必赢。”
  “古琴靠的是时间的沉淀,这么年轻,在古琴上能有什么造诣,肯定会输给许萌厅的。”
  听着众人的议论,我的心里微微一笑,看向叫做许萌厅的男子,笑道:“我觉得还是比比看,万一我赢了呢!”
  “斗琴,没有侥幸。”许萌厅摇摇头,接着,他就问我:“你想选什么曲子?”
  “既然你师承广陵派,那就选择广陵散吧。”
  “哦!”
  听了我的话之后,许萌厅有些意外的看着我:“广陵散,可是古琴十级必考曲目,你真打算选择广陵散?”
  “确定。”我点头。
  广陵散是一首霸气十足的曲子,相传是描写战国时代铸剑工匠之子聂政为报杀父之仇,刺死韩王,然后自杀的悲壮故事,所以要弹出广陵散中的那种悲壮豪迈霸气的味道没有到一定的级别是根本不行的。
  不然,这广陵散也不可能是古琴十级的必考曲目!
  当然,虽然很多人能够考过古琴十级,但广陵散的真正味道,可不是谁都能够弹出来的,就拿眼前的许萌厅来说,我相信以他的经历,根本弹不出广陵散的真正味道。
  这广陵散,我是跟我妈学的,我初中毕业之后,琴技已经炉火纯青,但是我依旧弹奏不出广陵散的那种杀伐悲壮的味道,因为我还没经历过生死,在后面经历了各种生死的事情之后,我才逐渐品味了一些东西,所以这广陵散的味道,也就能够弹奏出来了。
  我选择广陵散的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广陵散比较容易听出琴技的高低来,毕竟广陵散是一首比较大型的曲子。
  只有经历过生死之后我还是比较钟情于广陵散的,因为那种悲壮愤怒豪迈的味道让我沉迷,每次弹完广陵散,我都会有一种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感觉,就如同站高山之巅一样,一个字爽。
  日期:2016-02-24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