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兵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保家卫国,不就是时刻要听党的话吗?军人应该是要为社会、为国家解决麻烦,而不是故意制造麻烦。”楚天齐斟酌着措辞,“我知道,你们是因为觉得被人坑了,而却又无处说理,所以才出此下策。可你们也要想想,照现在这种做法,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会从有理变成无理。什么事都要讲究证据,可你们现在只是凭着两片嘴皮子,没有任何文字东西。而聚财公司却是有协议在手,上面的条款写的清清楚楚。”

  杨二成插了话:“他们协议是假的,是伪造的。我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是要听党的话,可也不是任人欺负而不做声。”
  楚天齐反驳道:“即使协议有出入,可这只是你们的一面之词,你们有什么证据?是人证?还是物证?不要说你们这些人都能证明,你应该明白,你们的口头证明是无效的,即使是非当事方这么说,也是空口无凭,也无法被采信。就凭现在这种情况,有谁能为你们做主?凭什么?你们有什么证据?但你们堵路却是事实,影响了他人通行是有目共堵的,这是明显的扰乱社会治安行为,一旦因此出现人员或车辆损伤,那就是犯了妨碍公共交通罪,也是扰乱社会治安罪。

  我说的这些道理,你其实自己也明白,只是觉得这事憋屈。听你刚才讲述,听你说的那些话,我知道你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可你现在的做法却是糊涂透顶,是把有理变无理。这么做,不但你自己受影响,也会牵连这些村民以及他们的家庭。一旦弄出点儿事,一旦事情不可控,等待你们的会是什么?你心里清楚的很。到那时,家中老小谁来管,以后的生计会怎样?去年八月十五那天,**市郊县发生的那件事,跟你们的类似。你知道吗?”

  “什么事?”杨二成摇摇头,“我不知道。”
  楚天齐讲说起来:“那是村民和村干部发生矛盾,便也采取了堵路的方式,没有完全堵死,还留有车辆通行的空间。结果事有凑巧,当天晚上,一辆小汽车就撞在路中央的石头上,当场车毁人亡,车上一家三口全都死了。因为这件事,好多村民被抓,带头的人更是跑不了。春节前,电视上有一档法治栏目,专门采访了带头的村民,当时他是痛哭流泣,说的最多的词就是‘后悔’。可他也说‘没有卖后悔药的地方’,只能提醒人们‘引以为戒’。

  他说当时存在侥幸心理,想的就是吓唬吓唬村长,弄出点动静,也好引起关注,从而解决问题。他还说也是该着出事,本来他在现场安排了两个人专门提醒过往车辆,可出事时一个人去解手,一个人肚子疼正蹲着。当他们听到声音时,一切都晚了,晚的根本无法挽回。据电视上的专家说,估计带头的人怎么也得被判个十年以上,其余几人也得三、五年。你没看到这们栏目?”
  “没看到。”杨二成摇摇头,然后大声道,“那,那我们就这么认了?我们的损失谁来管?”说话时,他的牙齿有些打颤。
  当然,杨二成肯定看不到这个栏目,因为这件事就是楚天齐编的,因事因情编的。为了编的更像,他才说出了一个具体的日期,才说出了一个栏目来证明自己的说辞。
  见杨二成的情绪波动很大,楚天齐递过一支香烟,给对方点着。待对方吸了两口,情绪稍微平静一些后,又说:“现在你说的这件事有些复杂,复杂的是你们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只是空口白牙,而恰恰相反的是对方有白纸黑字。而做为这件事中非常关键的一个人——村长,却没了踪影。他可是保存着原先那两份协议的,一旦协议上写的内容能证明你们的说法,那一切就都好解决了。因此找到他至关重要。”

  “上哪去找?就是找到他有什么用?他肯定和那家公司穿一条裤子,没准协议早不知道弄哪去了,要不就是也改了。”杨二成叹了口气,“哎,我们怎么就这么苦,这么冤?”
  “只要找他到,就有办法。”楚天齐说的很肯定,他这么说既是为了安抚对方,也是为了先化解眼前的问题。
  “真的?”杨二成反问。
  楚天齐点点头:“嗯。但是,你们现在要先撤掉路上的石头,把所有石头带到安全的地方。否则一旦出事,后悔就来不及了。再说了,很快有关部门就会出面,就会制止你们的行为,你也可能会被带走。一旦出现这些情况,你还怎么找村长?你们的事还怎么解决?”
  “哎。”杨二成长叹一声,蹲到地上,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双膝。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着对方,“那要是找到了村长,他不回来怎么办?我们不能绑他呀。就是他回来了,又有谁能给我们做主?你能吗?”说着,他话题一转,“你要是能给我们做主,我就让人把路上石头都撤了。你要是也做不了主,就走吧,我们就在这儿等。反正我不管。”
  楚天齐发现,这个杨二成也有些狡黠,竟然要把自己也绕进去,当然这也是对方实在无奈之举。从目前情形看,自己以现在的身份管这件事的话,似乎有些伸手过长,也未必能管的好。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隐患不排除,也不能对于村民的诉求无动于衷。他想了想道:“我可以帮你们,全心全意的帮你们,但是我不敢百分百保证最终结果。至于你说的那个村长,只要你能找到他,我就有办法让他出面。”

  杨二成又要了一支烟点着,不住嘴的吸完,然后把烟头扔到地上,用脚在上面拧了几拧,才说道:“我听你的。只是我怎么能找到你?你到底是什么官,说话管不管用?”
  听得出对方语句中的不踏实,当然对方也想套住自己。楚天齐一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解决你们的问题。假如你发现了村长的行踪,就打这个电话,我就知道了。”说着,楚天齐把一个号码给了对方,号码是厉剑的手机号。然后他又说道,“不要向别人说起这件事,更不要说我会帮你们,至于我们的谈话内容你也不能完全据实告诉村民,怎么说你自己想办法。”
  “好,我听你的。”说着,杨二成面露尴尬之色,支吾道,“要是,要是你不管的话,我们还堵路。”
  看来是把自己赖上了,楚天齐严肃的说:“找到村长才是关键,记住不要声张。”

  看着村民把全部石头装上农用车,看着杨二成带着村民走了,楚天齐才和厉剑动身。汽车向靠山村方向驶去,他想去村子周边看看。
  走了二十多分钟,已经远远看到了村子,楚天齐才意识到不妥。自己坐的汽车可是公丨安丨局局长专用,聚财公司肯定有人认识,那样岂不是打草惊蛇?这么一想,他让厉剑马上掉转车头,直接回县城,原打算到秋胡镇饭馆吃饭的计划也取消了。
  坐在车上,楚天齐想着刚才的事情。从杨二成他们的说辞和做法看,应该是他们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但这毕竟是一面之词,而且又没有文字性的证据,事实真*相究竟如何,还有待深入了解。
  日期:2017-03-01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