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1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了想,楚天齐又问:“当时签的协议一共几页,协议主页和签字页在同一页上吗?”
  杨二成在腿上捶了一下,无奈的说:“能在吗?在就出不了这事了。协议一共两页,第一页是这些主要内容,第二页除了有一行无关紧要的字以外,剩下都是空白,正好是这么多人在上面签字按手印的地儿。当时人们两眼都盯着钱和房子钥匙,又亲眼看了协议,还有村委会担保,根本就没想这么多。等到上周看到对方拿出的协议,我们才想明白,肯定是他们把第一页‘掉了包’,可是已经晚了。”

  楚天齐点点头,没有就此事继续评论,但脑中出现了一个词:偷梁换柱。然后他又问道:“村长这个人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
  “平时村长还不赖,已经当了十多年了,挺为大家伙考虑的。听说正月十五以后,为了和对方说租金的事,还和一个副总吵过,最后对方承诺月底前给。”杨二成摇摇头,“哎,现在看来,都是装的。要是不出这个事的话,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有什么不地道。”
  楚天齐正要说话,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本以为是市里有人找,接通才知道是打错的,他便立即挂断了。
  “对,手机。”杨二成盯着对方手机道,“村长也有这么一个手机。”
  “手机?他用的什么手机?”楚天齐说着,把自己的手机向前一推。

  杨二成接过手机看了看,指着手机上的摩托罗拉标识,笃定的说:“跟这个一模一样,不光长的一样,上面的洋字码子也是这么多,后面的我记不清,前三个是完全一样。”
  虽然对方的用词有些含糊,但楚天齐意识到应该就是这款手机。现在市场上手机就那么几种,尤其这款手机是近两年最新的款式,和那几种手机的样式区别很大。
  楚天齐现在拿的这部手机,是欧阳玉娜送的那部,他的那个旧手机送弟弟了,留着弟弟出门时联系业务用。欧阳玉娜送的这款摩托罗拉手机,当时市场价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元,现在肯定也得七、八千。一个偏僻小山村的村长竟然用这么好的手机,也太有点不正常了。于是,他问道:“村长用手机做什么?联系业务?”然后又补充道,“你见过他的手机?”
  “见过。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去他家串门,正看到他在炕上看手机,新手机盒就在旁边放着。我很羡慕那东西,就凑上去看,他也很显摆的跟我吹。结果他媳妇进来了,一把就夺了过去,还说‘东西太贵,别弄丢了’,然后又去了西屋。村长还弄了个大红脸,说他媳妇小气,还说这是他儿子给他买的。”杨二成道,“村里连信号都没有,他能联系什么业务?还不是显摆呗。也没听说他有什么业务呀。”

  楚天齐问:“他儿子挺有钱吧?做什么的?”
  杨二成摇摇头:“不知道,就知道二儿子在省里上班,听说是在一个大企业里管事,这不上周也辞职了。还有一个大儿子,整天在外地,很少回家,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反正说是混的挺好。”
  “我再问你,村里还有他什么人?”楚天齐盯问对方。
  杨二成回答:“村里现在没他什么人了,八号那天他们两口子都走了,就连小姨子一家都没了影,至于他的两个儿子更是联系不到。县城里还有他个侄子,给别人做了上门女婿,平时他们联系也不多。”
  一个不太恰当的词语涌上楚天齐脑海:死无对证。
  楚天齐忽然问道:“他们是八号走的?”
  “就是八号,怎么啦?”杨二成有些惊讶。
  “没怎么?我是盘算他们走了几天。”楚天齐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他想到了那天正是自己上任的日子,还想到那天似乎还有什么事,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他转移了话题,“对了,听你刚才说的,这次乡里和县里的反应很及时,在上周就都给了你们答复。”
  “是呀,我也有些奇怪,平时这种事,他们怎么也得拖个两、三个月,可这次都是第二、三天就给了答复。只是他们的答复,我们不能接受,他们就是和那家公司一个鼻孔出气。”杨二成说到这里,骂了一句,“都他*妈吃人饭不拉人屎的东西。”
  楚天齐暗暗好笑,好笑自己肯定也在对方说的“不拉人屎”之列。他想了想,又问:“这个公司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
  “公司叫聚财公司,做什么的不清楚。”杨二成摇摇头,恨恨的说,“就是骗人的。”
  聚财?似乎在哪听说过,怎么想不起来呢?楚天齐稍一楞神,想到了一个最该问的话题:“你说乡派出所昨天找过你,平时也找过吗?他们的工作怎么样?”
  “派出所最不是东西了。”杨二成咬牙道,然后盯着楚天齐问,“你不会告诉他们吧?”

  楚天齐摇摇头。
  杨二成继续说:“派出所出那几个家伙,比乡干部还坏。尤其那个死胖子陈文明,最不是东西。还文明呢,我看叫他土匪才对,当初他爹怎么就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
  “能具体说说吗?他怎么坏了?按说派出所应该是保护老百姓的才对。”楚天齐说着,又给对方递过去一支烟卷。
  接过香烟点着,吸了两口,杨二成又叹了口气:“也是该着老百姓流年不利,本来以前派出所的老高挺好,不但不找人们的麻烦,还总帮我们解决问题。我光是让人家从县里捎东西,就捎了好几回,好几次还都是垫钱卖的。也是老天不公,这么好的一个人说死就死了,是被毒蛇咬死的,前几天刚过三周年。往年春天哪有蛇?都还在窝里钻着呢,可是当时有人明明看到他身边趴着一条蛇,不过那蛇被别人打死了。老姚死了没几天,就派来了这个陈土匪,这家伙真不是东西,活活一个不拉人屎的东西……”说到这个陈土匪,杨二成是义愤填膺。

  听着听着,楚天齐咬紧了牙关,狠狠的骂道:“妈的,不拉人屎的东西。”
  听杨二成说完后,楚天齐就给对方做工作,要对方放弃堵路这种做法。
  面对楚天齐的苦口婆心,杨二成一言不发,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倒是把楚天齐新拆封的香烟又抽了多半盒。
  看看杨二成,楚天齐又转换了话题:“你说你当过兵,是吧?”

  杨二成没有答话,而是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