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7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正是清晨时分,说,“速度真够快的。一个晚上就到了,坐的军机啊。”
  冯玉叶无奈地翻了翻眼睛,拿出手机,指着上面的日期给李牧看,“你自己看看今天几号了。”
  “……天,那我岂不是睡了……”
  “整整三天三夜!”冯玉叶加重语气说。
  李牧上下打量着冯玉叶,这才发现,冯玉叶脸色憔悴得不行不行的,脸色没有一丝的血色,明显熬夜熬的。

  “你守了三天三夜?”李牧问。
  “两天两夜,今天是第三天。”冯玉叶说。
  李牧说,“可是你也不能唱那么悲情的歌啊,就不怕把我唱死了去啊。”
  “那不是你最喜欢听的歌吗?”冯玉叶翻了翻眼睛说,“我天天唱,就希望你能听见醒过来,再不醒,我就要掐你了呢!”
  李牧无奈地笑了笑,说,“人生是分阶段的,一首歌代表的是一个阶段的想法和情绪,现在我就只喜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
  “妈-的,老娘唱得嗓子都哑了,你就给我这么一句?”冯玉叶火大。
  李牧说,“我话没说完。咳咳,不过,女声版的旅途,我还是第一次听,嗯,还不错,音准可以也都在调上。”
  “这还差不多。”
  冯玉叶终于笑起来。

  “其他人呢?”李牧问。
  “什么其他人?”冯玉叶说,“你那些弟兄都出院了,他们没什么事。陈韬也回驻地了,一堆的事,就你一个人多清闲。”
  “是啊,居然遇上了雇佣兵,事情很大条了。”李牧说,“宝贝儿,你去问问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
  冯玉叶瞪大了眼睛盯着李牧看,看得李牧摸不着头脑。
  李牧忽然说道,“宝贝儿你不戴眼镜的样子也挺好看的呢。”
  “扑哧。”冯玉叶忍不住笑了,指了指李牧的躯体,说,“你现在就想着出院了,你自己看看你的身体,包的跟粽子一样。你知道你受了什么样的伤吗?”
  李牧无所谓地耸了耸眉头。
  “七处枪伤一处刀伤,后背中了五发子丨弹丨,如果不是跳弹而且有背包挡着,那些子丨弹丨早就钻你骨头里去了。两发子丨弹丨擦着你的大腿过去,差点就打中了你的动脉。那处刀伤经过长时间的水的浸泡,你的小臂差点废了。医生说了一百遍,你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冯玉叶一口气说完,胸膛起伏着,眼眶里已经出现了泪水。她又如何能够想象得到,李牧到底是怎样受的伤,又是怎样在受伤这么严重的情况下,坚持着游过了半个湖泊从而得救。
  “你身上的血,甚至没有三分之一是你自己的。”
  李牧瞪大了眼睛,“听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好可怕。有那么严重吗?”
  “你创造了两个奇迹,代价是,你要转文职了。”冯玉叶说着话锋一转。
  李牧吃惊地看着她,一脸的不敢相信和无法接受。
  “李牧,你先不要动气,慢慢的听我跟你说,我也想和你好好地谈一谈。”冯玉叶说。
  李牧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告诉我,我无法继续在一线战斗岗位服役,是你的意思,还是医院的结论?”
  冯玉叶犹豫了一阵子,才老实地回答,“我的意思。不过医生也说了,你这些伤,完全恢复好至少要三个月,而且恢复之后,还能不能……”
  “你先告诉我,我身上的骨头有没有事?”李牧又问。
  冯玉叶摇头。
  “好了,我没问题了,你继续往下说你的想法。”李牧松了口气,骨头没事就是万幸,骨头没事,其他的皮肉创伤就是小问题。
  这就是李牧的****运了,后背五颗跳弹,没有一颗对他的骨头产生了影响,多亏了那个背包。
  冯玉叶整理了一下,把藏在心里很久的话慢慢地说了出来,“李牧,我向你坦白,我以前没有告诉你,我父亲是咱们军区的副司令,我母亲是军区总院的院长。没错,我就是你特别讨厌的******。但是,你对******的偏见,我是不认同的。”
  缓了口气,冯玉叶说,“李牧,我希望你能离开一线一段时间,你获得的功劳,已经完全够提干的标准,甚至超出了许多。我知道你是一个心存高远的人,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够到机关工作一段时间,到时候提干,选择专业的范围就更加的广阔。”
  “李牧,你先听我说完。”冯玉叶说,“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还是不是那么的反感******,我可以告诉你,你遇到的,只是极少部分的借着父辈庇护的人,大部分******,他们的成绩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取得的,甚至所付出的努力比普通人更多。”
  “我爱你,我知道我有多么爱你。得知你受伤之后,我一秒钟也待不住,是,我是飞过来的,但是我坐的是民航。我不知道你我之间的障碍,现在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身份背景……”

  李牧看着冯玉叶,表情没有太大的表情,他似笑非笑地说道,“这样吧,先整点早点吃,完了再聊,怎么样,亲爱的。”
  “吃饱了吗,可以谈了吗?”
  冯玉叶把东西收拾好扔到垃圾桶里,洗了手返身回来,坐在床边看着半躺着的李牧。
  “哎呀,我这才感觉浑身都在痛啊,麻药不会是才过去吧?”李牧脸色狰狞着说。
  冯玉叶担心地握着他的手,一下子心就揪了起来,“很痛吗,我去叫医生来看看。”
  “别去了。”李牧说,“再说了,这不是有呼叫铃吗。没事,这点痛我还能忍着。”
  “确定能忍?”冯玉叶问。
  “不然呢,又打麻药?止痛药也不吃,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牧说,“继续吧,往下谈。”
  冯玉叶怀疑地看了一眼李牧,问道,“我得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在意我的身份。”
  李牧想了想,说,“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也不瞒你,很久之前我就有感觉到,你的家庭背景不简单,但是我也没多想,每次都以为可能因为你是女干部所以有一些特权很正常。嗯,你给我点时间好好想想,行吗?”
  “行。”冯玉叶干脆地说,“先把咱俩的事情放下不谈,谈你的事情。”
  “又是转文职的事?”李牧无奈地说。
  “你别这副表情。”冯玉叶说,“别抱着抗拒的心态行不行,客观点,实事求是的,咱们好好分析一下,对你的前途有帮助。”
  “行,你说吧。”
  冯玉叶斟酌了一下,说道,“去年底开始,确切地说,是从去年底的实兵对抗演习开始,最后关头击毙了红军指挥官为始点,你连续三次立功受奖,不,四次了,第四次要在你回第三旅之后举行,加上这一次,李牧,你不觉得,你立的功,有点多了吗?”
  “怎么个意思?难道立功受奖多了,也是问题。”李牧说。
  “难道你认为不是问题吗?”冯玉叶说,“功劳都你一个人占了,别人怎么活?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你到机关工作一段时间的原因。而且,你的基层经历已经足够了,下一步就是提干上军校,从士兵身份专为军官身份,这样对你的发展才有好处。这么说,你能不能明白?”
  日期:2016-04-2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