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06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也只是迟疑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就强压住自己心中的黯然,穿过人群,到了前面,他努力的用最洪亮,最平稳和镇定的语调讲话了:“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今天,在这里我代表各位来宾祝愿他们婚姻美满,祝愿他们事业蒸蒸日上,前程似锦。”
  华子建的讲话很短暂,不是因为他没有准备,就算一点准备都没有,他要真的讲起来,三两个小时不带重复他也是能做到的,但今天显然的,华子建脑袋有点乱,好几次都出现了卡壳,所以他无法展示他连绵不绝的口才,他把麦克风交到婚礼司仪手中。

  在他走下主持台的时候,全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一个谦恭的笑容出现在了华子建的面前,华子建稍微的回忆了一下,记得这个应该也是北江市一个企业的老板,他应该是姓黄吧!
  不错,这就是黄老板,他很谦鄙的看着渐渐走近的华子建,招呼着:“华书记你好啊,好久不见了。”
  “啊,是黄老板啊,是啊,是啊,我们好久没见了,最近生意还不错吧?”华子建客气的敷衍着。
  “嗯,还可以啊,托华书记的福,也感谢政府的好政策。”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这时候站在黄老板身边的一个冷艳女人也对华子建笑了笑,说:“华书记你好,我叫葛秋梅,我也是权老板的朋友,能在这见到华书记,真实三生有幸。”

  说着,葛秋梅伸出了芊芊玉手。
  华子建嘴里客气着,就握了握葛秋梅的指尖,但华子建心中却很诧异,在这个温暖如春的大厅里,这个女人的手怎么如此冰冷,华子建有了一种说不来的,不舒服的感觉,不过他依然在笑着,说:“我也是幸会。”
  “华书记,以后有事可以去找你吗?”
  “当然可以,市委和政府就是为大家服务的机构。”

  “嘻嘻,那就好,改天我去拜会华书记。”葛秋梅风情万千的给华子建抛了一个媚眼。
  华子建心里一愣,但先入为主的华子建,已经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所以没有被她露骨的媚笑诱~惑,只是觉得这个女人总有那么一点点的地方自己觉得不习惯,但到底是什么特征呢?
  华子建一时没有想出来,他很快的就点头示意一下,离开了这个两人,在他的身后,黄老板叹口气,小声的对葛秋梅说:“你招惹他做什么?”
  葛秋梅收起了刚才的媚笑,冷冷的说:“我想看着他怎么死。”
  黄老板眉头一邹,好一会才说:“秋梅啊,你有没有觉得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黄老板有点无奈和苦涩的说:“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
  葛秋梅也黯然的点点头,她理解黄老板这话,不错,在黄老板和自己这么多年的生涯中,恐怕也只有华子建能够阴错阳差的躲过两次为他刻意设计的狙击,不管是什么原因吧,但不得不说,他的确运气很好。
  “秋梅,我已经决定放手让别人来对付他了,我总有一种不很确定的感觉,感觉这个人会带给我们极大的危险,这个危险并不是来之于他本身。”
  “那是什么?”
  “运气!”
  “你过去从来都不相信这些的。”
  “到我这个岁数的时候,你也会转变心态,现在越来越觉得,很多事情都早有定数了。”
  葛秋梅用有点迷蒙的眼神看着黄老板,她突然之间,觉得他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开始显出太多的忧心忡忡,他开始缺乏了过去一贯的自信。。。。。。
  第九百七十二章:叱咤风云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司仪高声宣布道:“现在婚礼就此结束,请大家举起杯,开怀畅饮。”
  一阵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后,隆重的婚礼落下了帷幕。
  在华子建参加安子若婚礼的这一天,一封签名为北江市常委委员,常务副市长杭正固的对华子建出国考察几点意见书的信件摆在了省委书记李云中的案头,不用说,其他省委的一些主要领导应该也都收到了这个意见书,因为在李云中这个意见书上,已经签着省长苏良世的名字和批示:请云中书记指示!

  李云中默默的看完了这个意见书,抬起头来,用手摘掉了眼睛,眯着眼看着窗外省委大院中已经开始飘落枯叶的树木,好一会没有说话,说真的,李云中也觉得华子建在这个事情的处理上有点出人意外,当然,一个省委书记不可以具体到那么细致,但从意见书的署名上来看,事情显然有他的真实可信度,如果真是这样,不得不说是华子建的一个失误。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样的事情可小可大,对华子建这个级别的的领导来说,显然的有点小题大做了,而这个的情况,不管是北江市这个副市长,还是苏良世省长,应该也是明白这个道理,但老奸巨猾的苏良世竟然也在上面签了字,看似在征求自己的意见,语气背后却多了一份明显的关注之意,这有点奇怪。
  现在李云中的思路并没有简单的停留在华子建出国考察的这件事情上,他必须考虑很多言外之意的东西,这里面有好几个疑点,特别是一个常务副市长出面揭发自己的市委书记,这本来就让人觉得很不寻常,而官场上所有不合乎规律的东西,其背后都应该隐藏着另外一些不为人知的企图。
  而最近一个阶段,李云中也觉察出自己和苏良世渐行渐远的一种微妙变化,在好几个应该和自己商议,碰头的事情上,苏良世都没有过来找自己,这看起来像是苏良世的工作太忙,忘了过来请示,但身在局中的李云中却知道,情况并非如此,这是苏良世在对自己展示实力,换句话说吧,苏良世要让李云中看到他手里的权利。
  李云中思考良久,拿起了电话,他还是觉得应该当面和苏良世谈谈,关于针对华子建的这封意见书李云中总觉得背后有一些看不清楚的东西,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电话通了:“良世同志啊,我李云中,要是现在你方便的话,到我这里来一趟吧?”
  “嗯,好的云中书记,我马上过来。”
  面对李云中的召唤,苏良世还是要听从的,他绝不会和李云中明刀明枪的做对,到了苏良世这个级别,往往都已经修炼到了极致,他们更善于袖里乾坤,更善于无声之处响惊雷,绝不会幼稚到瞪眼,争吵的地步。他们的分歧也好,争斗也好,局外人,甚至是身边的人都很难看懂的,也就是说,他们总是在一个配合,协调,妥协和反击中展开自己的手段。
  省委到省政府没有多远的距离,不过苏良世还是坐车过来的,实际上,当他签下了那个意见书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李云中肯定会叫自己过去一趟了,对李云中的熟悉程度,就恰如李云中对他苏良世的了解一样。
  多少年的老搭档了,谁都不要想瞒住对方。
  同样的,苏良世也觉不会盲目的认为这件事情李云中看不出来,那完全就是蔑视李云中的智商,但问题在于,看得出来又怎么样?李云中明明知道这其中有诈,但他却没有办法摆脱开来,这才是苏良世自认高明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