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5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是真走了,我可没你想的那么无聊。回来得有两天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也差不多都知道了,我也有自己的情报来源好吧,真当你姐我帮着苏少商打理家业十年,就全在为他苏家做牛做马?”
  夏晚秋白了陆羽一眼,接着说道:“我哪有那么傻,姐在江海十年,人还是认识不少的,人情也做了不少。虽然不记情分的人居多,但总还有买我夏晚秋几分面子的。”
  “哪敢,姐您在我心中,可一直都是高山仰止。”陆羽笑了笑,“既然两天前就回来了,怎么现在才来找我?”
  “你一个有妇之夫,我一个刚离了婚的女人,来找你干嘛?你死猪不怕开水烫,姐我还要脸面。”夏晚秋没好气道。
  陆羽干笑,“那现在呢,怎么舍得出现了?”
  “还不是怕某个刚结婚跑了媳妇儿的小家伙想不开,万一哭鼻子怎么办?”夏晚秋揶揄道。

  “哭鼻子倒是不至于。”陆羽起身,伸了个懒腰,“进去说吧,在这外面站着也不是一回事儿。”
  夏晚秋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夏晚秋回来了。
  她为什么回来,陆羽心知肚明。
  心里是乐翻天了的,当然面色上还是要绷着。
  这娘们儿脸皮薄,万一笑得太骚-浪-贱,把人给吓跑了怎么办,那他陆羽不得哭死了,千金易得名士难求哇。

  书房内,陆羽找来纸和笔,在上面写写画画,很快就勾勒出来一张由人名组成的序列图,递给了夏晚秋。
  夏晚秋接过,微微皱起了眉头。
  排在第一序列,自然是苏少商为首的苏氏三兄弟,后面拉了两条分散的线条,分别指向陈琅琊和张大标。
  又在陈琅琊的名字上加了一个着重符号,后面拉了一条虚线,写下了陈青帝三个字。
  接下来则是段天狼的名字,后面括弧加了个星号,代表已经死去,后面拉了条线,写下黄养神三个字,标注则是咏春宗师,又把黄养神的名字和陈琅琊连在了一起。
  第三序列,则是赵长生三个字,后面引申出来“江海门阀赵家”六个大字,再后面则是一大片留白。
  “弟弟,你的敌人可一点都不少。”夏晚秋凝声道。
  “可不是。不过这江海的江湖,说大也大,说小也小,我既然来到这里,站到这里,就不打算挪位子了,总要踩着一些人的尸骨才能上位。”陆羽淡声道。

  “打算怎么做,又为什么给我看这个?”夏晚秋直接问道。
  “还能怎么做,现在巡视组在江海,大家都是夹着尾巴做人,他们不敢动我也不敢动,但巡视组早晚是要走的,那时候就是生死相见。我没有被人杀死的想法,我得灭了他们,一个一个来,一个也不能少。至于为什么给你看——”
  陆羽笑了笑,“姐,咱俩谁跟谁,你不帮我帮谁。你弟弟我这盘棋,我这个狗犊子帅有了,王玄策这个狗头丞相有了,那不还差一个真正能上台面的名士么,千金易得,名士难求,你夏晚秋可不就是那个名士。”
  “你这小家伙,倒是挺会抓壮丁,先说好,打打杀杀什么的,可不适合我。”夏晚秋没好气道。
  陆羽嘿嘿一笑:“当然,那曹操也没让那狗货——不对、是荀彧上过战场不是。夏晚秋同志,这外交工作,后勤工作就是留给你的。”

  夏晚秋想了想,直接说道:“不知道你打算做什么买卖,但你要做的事情,哪样只怕都是烧钱的。苏氏把你踢出去了,你的第一座楼算是塌了。”
  “好在底子还在,刘三爷留给你的东安集团能拽到手里还是要拽到手里,姐姐我是白身出门跟苏少商离的婚,就剩下几百万小钱,全拿给你也不够塞牙缝的,所以你就甭打我主意了,还是要自己去赚才行。”
  “那是肯定。”陆羽点点头,“姐,你继续说,我听着。”
  “李景略和江依依,算是你的助力,但这种人,不能跟他们交心。且你不能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不弱于李景略的大人物我倒是认识几个,有机会还是要帮你联络联络,这样就算被人过河拆桥,也不至于死的太惨。当然具体怎么做,你还得听我的,另外就是,涉黑的事儿,我不会去做,你也不准去做,既然王玄策跟了你,那这种事情以后就全交给他。”夏晚秋继续说道。
  “你是我姐,你说了算。”陆羽嘿嘿一笑。
  夏晚秋被他笑得浑身鸡皮疙瘩,没好气道:“你是不是傻,笑得跟一白痴是的,姐回来帮你,就这么值得你高兴?”
  “那能不高兴,我高兴的都快上天了,正欲与那太阳肩并肩。”陆羽正色道。
  “浮夸。”
  夏晚秋嗔了他一眼。
  其实挺好,那个如骄阳般耀眼夺目的男人,回来了。
  夏晚秋走后,陆羽又拿出了贴身放着的那张纸条,在问心无愧后面又加了一句话。
  “把仅剩下的良心,留给自己在乎的人。”
  仔细折叠好,又放进了衣兜里。
  大概半个小时后,王玄策来了,师兄弟两人开了一瓶老白干,陆羽自己去下厨,收拾了几样小菜,喝起酒来。
  都没有喝多,就是微醺状态。

  “师兄,这几天可辛苦你了。”
  他被苏老太爷的死这事儿缠着,刘三爷的葬礼,可全都是王玄策帮着打点,忙上忙下,肯定累得够呛。
  “滚犊子,不爱听。阿瞒,师兄跟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你听了可不许生气。实在不爱听,那就当我发酒疯。”
  王玄策砸吧着嘴嚼着花生米嘟囔。
  “师兄,你说。”
  “阿瞒,师父给你挑的四个婆娘,师兄最不喜欢的就是苏倾城。搞不懂你丫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不怀疑你们之间有所谓的爱情存在,可爱情这玩意儿吧,可不就是上下两张嘴,太当真了你就是真的傻,这婆娘走了也好,你真该仔细思量思量,要说起能跟你共患难,能帮你扛事,一百个苏倾城也比不上一个叶青竹。别说叶青竹,就你那人-妻那也不苏倾城这婆娘好。”

  王玄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陆羽听得哭笑不得,骂道:“擦,师兄,说话要负责任,什么叫我的人-妻——”
  “切,早晚的事儿,我王玄策掐指一算,那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你敢说心里没点歪心思?能逃过老子法眼?”王玄策不屑道。
  陆羽尴尬一笑,挠了挠脑袋:“师兄,您就甭洗刷我了,说正事吧,这几天我这边破事儿太多,东安集团那边可全是师兄你看着的,没出啥幺蛾子吧?”
  王玄策说道:“阿瞒,刘三爷名下产业虽多,但大抵都是涉黑的,你不适合拿过来做。能拿过来的,也就是一个半灰色性子的斗狗场,这个最来钱,但后面得有人有给你撑腰才行。另外就是一个安保公司,一个运输公司,都是正规生意,除此之外,刘三爷还有一个酒吧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当然不能跟BABYFACE、M2这种一线夜场比,是在杨浦大学城那一边,也算挺不错一个场子。”
  陆羽听了,蹙着眉头,安保公司、运输公司什么倒是不急,这种公司吸金能力肯定不能跟斗狗场和夜场比,优势是在稳定,细水长流,算是白道上的生意。
  而斗狗场和夜场,就稍微有点打擦边球。

  当然陆羽没有放弃这两个聚宝盆的想法,他不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只要不超过于他的底线就好。
  就拿夜场来说,色-情和毒-品这两样,那是肯定不能有的。
  他担心的也就是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