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7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2-27 21:11:00
  ———————更新线———————
  孙淑英见我不语,道:“咱们别再在这里待着了,一屋子都是死人,多恶心啊。”
  刚才孙淑英出手杀人,毫不犹疑,现在满脸厌恶神情,更无半分怜悯,我不禁问道:“你今年多少岁了?”

  孙淑英道:“二十四岁。怎么了?”
  我道:“你以前杀过人吗?”
  孙淑英笑道:“杀人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怎么没有杀过?”
  我道:“以前为什么杀人?”
  孙淑英道:“不喜欢了,就杀了。”

  我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杀人的?”
  “嗯……”孙淑英回想道:“就是吕布洛带人才来的时候,我有四五岁吧,那时候,机关部要兴建机关、地道、暗室,从外面抓来了很多人,让他们做工。这些人里,有些是不听话的,想要反抗,想要逃走,捉住了,就会被杀掉。吕布洛杀人杀的烦了,就会教我去杀,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会杀人啦!”
  我听得心中又惊又怒,暗想这遗世魔宫的人真是罪该万死,那吕布洛尤其该杀!他们残忍也倒罢了,居然还教唆小孩子也去学坏。
  日期:2017-02-27 21:15:00

  眼瞧着孙淑英说起杀人的事情来,一副津津乐道的样子,毫不以为那是错,是恶,是罪过,我又觉她可怜又觉的可悲更觉她可怕,道:“你就不害怕吗?”
  “刚开始的时候也害怕。”孙淑英道:“不过后来就不怕了。吕布洛说杀人就跟杀鸡杀狗一样,没什么区别。我后来杀人杀的多了,觉得他说的确实不错。”
  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孙淑英道:“奇怪了,你一直问我这些问题干什么?”
  “没什么。”我心中暗忖道:“孙淑英已经完全被吕布洛给教坏了,有些恶的观念根深蒂固,恐怕难以改变,或者是,短时间内,无法改变了。”

  孙淑英道:“快走吧。”
  我“嗯”了一声,跟着她往外面走去。
  走到院子里,那四名被我打晕的肥汉刚好醒转,挣扎着要起来,孙淑英却赶上前去,一脚一个,都踢在额头,刹那间,便将那四名肥汉踢得脑浆迸裂,尽数毙命。
  日期:2017-02-27 21:15:00
  我看得都惊呆了,孙淑英却拍拍手,喜笑颜开,道:“这下好了,这些人死光了!”
  我道:“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孙淑英道:“我不喜欢他们,讨厌死了!”
  我想要说什么话,但嗫嚅了半天,话到嘴边,终于还是变成了一声无力的叹息。
  孙淑英忽然道:“对了,陈弘道,你饿不饿?”
  “啊?”我愣道:“我——”
  “走!”孙淑英拉着我道:“求不得做的饭菜真正好吃,我带你去尝尝!”
  求不得还死在屋子里,孙淑英就拉着我去后厨吃他做的饭菜,我哪里还有胃口,还有心情?
  我正要推辞,孙淑英已经拉着我转到屋后。
  屋后有一间房子,跟前面的屋子差不多大小,饭菜的香味就是从里面飘出来的。
  我正要说:“我不想吃。”忽然听见屋里有人说道:“七哥,我好像恢复了,现在提气不觉得腹中绞痛了,你呢?”
  另一人说道:“我也没事了,就是这绳子,咱们可弄不开。”

  我听出来那声音,一个是陈汉隆的,一个是陈汉礼的,不禁大喜,忙往屋子里奔去。
  日期:2017-02-27 21:23:00
  进去以后,果然瞧见陈汉礼和陈汉礼背靠着背捆绑的结结实实,坐在地上,满身灰尘,十分狼狈。
  两人瞧见我,更是喜出望外,陈汉隆嚷道:“是弘道!你是来救我们的!?”
  我伸手去扯那绳子,果然结实的很,难以扯断,只能寻着绳结,慢慢松开。
  孙淑英站在一旁,看的漠然,道:“他们也是你的同伴?”

  我“嗯”了一声,道:“是我的两位叔叔。”
  陈汉隆道:“这位姑娘是谁?”
  我道:“她叫孙淑英,救过我的命。”
  陈汉礼狐疑道:“是魔宫的人?”
  我道:“她原是世代居住在这山里的人,小时候父母去世了,刚巧又碰上遗世魔宫搬迁过来,吕布洛就把她收养了。”
  陈汉礼道:“吕布洛是谁?”

  我道:“就是遗世魔宫的宫主。”
  陈汉礼阴沉沉道:“那她能是什么好人?为什么要救你?”
  孙淑英皱眉道:“你这人真是讨厌!我怎么不好了?我喜欢救他,自然就救他了。”
  日期:2017-02-27 21:24:00
  陈汉礼“哼”了一声,说:“弘道,你跟这么个人混在一起,不是什么好事!”
  我道:“她救了我好几次,不是恶人,就是被吕布洛从小挑唆坏了,会改过来的。”
  陈汉礼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打小学会的东西,你准备让她怎么改?”
  陈汉隆忙道:“现在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弘道啊,你怎么知道我们两个在这里?”

  孙淑英道:“谁知道你们两个在这里?我们是要来吃饭的。”
  我一阵尴尬,道:“我刚才也中了求不得的局,得了孙姑娘的帮助,好不容易才脱险。”
  陈汉礼道:“求不得呢?”
  我道:“已经被这位孙姑娘给杀了。”
  “她杀的?”陈汉礼觑看了孙淑英一眼,然后又问道:“怪不得束着我们的术解了。那个顾水娘呢?你见到了没有?那贱人根本就没有投降咱们,哄我们来了这里!”

  “也死了。”我道:“也是被这位孙姑娘给杀的。”
  “这样啊。”陈汉礼道:“连自己人都杀,这位姑娘可真是了不得。”
  日期:2017-02-27 21:30:00
  陈汉隆道:“弘道,你见别的人了吗?”
  我道:“见了汉杰小叔,他和八叔在一起,八叔还是老样子。小叔没事。”
  陈汉隆点了点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陈汉礼道:“见了面,怎么没有一起?”
  我道:“小叔带着八叔先走了。”
  陈汉礼道:“为什么先走?”
  我尴尬道:“闹了些误会。”
  陈汉礼道:“因为这个孙姑娘?”
  我挠了挠头,道:“算是。”
  “嘿!”陈汉礼冷笑一声,忽然挺起手中的烟枪,“嗖”的纵身朝孙淑英颈下戳去!
  我大吃一惊,连忙喝道:“不可!”
  孙淑英侧身一躲,陈汉礼回枪又刺,孙淑英拔足而起,身子轻盈盈的飘过,瞬间就到了陈汉礼背后,陈汉礼急转身,却已来不及,那孙淑英忽的伸出脚来一踢,踢在陈汉礼屁股上的“环跳穴”,陈汉礼不自觉的“哎哟”一声,浑身都是一抽抽,差点往前拱倒。

  孙淑英“咯咯”大笑,乐不可支。
  我连忙拦在两人中间,道:“别打了,别打了,都不是敌人。”
  陈汉礼面色铁青,喝道:“弘道,你到底帮哪边?!”
  我道:“她救过我,不能伤她!”
  陈汉礼道:“她本事这样高,不趁早除了,必是后患!你不杀她就算是报恩!”

  我摇头道:“不行!”
  “好!”陈汉礼咬牙道:“老九,咱们走!”
  陈汉隆瞥了我一眼,跟着陈汉礼急匆匆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