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27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院长来了!”
  院长是全军著名的战伤科专家。
  “院长!请您……”陈韬跑过去说。
  院长摆手打断他,“你什么都不要说,好吗?”

  随即,他急步走向手术室更衣室,科主任跟在他身边快速汇报着情况,陈韬目送他们消失在里面,随即手术室门关上,灯亮起。
  陈韬重重地松出了一口气,扭头看向赵一云他们,几名医生护士就站在他们边上,但是什么都没敢说。
  赵一云他们的眼睛都是血红的,浑身的肌肉都是紧绷着的,那样子,能杀死一头犀牛,那些医生护士哪里敢跟他们说话。
  “猎户小队集合!”陈韬下令。
  赵一云等人条件反射地飞快地列队。
  “向右看齐!向前看!”陈天直接下达命令,“任务,配合医生完成治疗,完毕,解散!”
  医生和护士们这才敢上前两个人一个地扶着他们的胳膊朝治疗室去,还没走几步,就听见噗咚噗咚的声音,猎户小队四名成员,一个接着一个软弱无力地倒在地板上。
  他们早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支撑到现在,全靠危在旦夕的李牧,李牧被送进了抢救室,自然的,他们就没了那份支撑的力量。

  “快!担架床!”医生大喊着,走廊里一片鸡飞狗跳,值班的包括不值班的都被喊了过来,全都忙乱了起来。
  这里最近二十年,从来没有一次接受过这么多伤员。
  陈韬缓缓地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方才还乱糟糟的走廊,现在只剩下他一个。薛猛他们跟着车队返回,他和猎户小队搭乘直升机直接到了陆军医院,他没事,但猎户小队所有人都要接受治疗观察,那几个兵可是在那么冰冷的湖水里泡了半个多小时的。
  他两个手肘搁在膝盖上,看着还在往下滴血的手掌,左手掌和右手掌,都在往下滴血。这些不是他的血,他连皮都没蹭破一点。
  血,是李牧的。
  陈韬抱着李牧上飞机下飞机,浑身都沾满了李牧的血。他不由的在想,李牧到底流掉了多少血?从落水到被发现,这当中至少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李牧到底流了多少血。陈韬不敢想象,李牧到底是凭着什么撑下来的。
  无法想象,就像是被生命之光笼罩了一样,李牧活了下来,他就必须得活下来。
  陈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安安静静地等着,又有几名年纪比较大的教授在助手的陪同下急匆匆地赶来,经过消毒室进入手术室,共同商量进行手术。
  慢慢的,陈韬闭上了眼睛,背靠椅背,后脑搁在墙壁上,一阵轻微的头晕,他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对越战场,当年他还是一个瞒报年龄参军的半大小伙子,那枪林弹雨,血肉模糊。
  不知道过了多久,薛猛来了,他到了营地之后,马上参加了汇报,一散会,马上要了一台车赶过来。
  薛猛把帽子脱下,在陈韬身边坐下。
  “组长,情况搞清楚了。”薛猛低声说。
  陈韬张开眼睛,点了点头。
  薛猛整理了一下,沉声汇报,“情报组那边提供的情报已经证实是假的,线人出事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诱使我们派出侦察分队,然后由他们雇佣的外籍雇佣兵进行剿杀。生擒的阿布德交代,这个局,是为了报我们活捉蜘蛛的仇。”
  “这么说,李牧三个人,替我们所有人扛下了最难的一战。”陈韬说道。
  “是这样的。”薛猛说,“指挥部分析,他们一定以为我们会派出侦察分队,只是没有想到,在那一带活动的,只有一个三人侦察小组。湖泊区域才是重点。”
  陈韬深深呼吸,说道,“情况在预料之外,李牧他们,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外籍雇佣兵的情况,搞清楚了吗?”
  摇了摇头,薛猛说,“可能搞清楚了,也可能没搞清楚。这一类信息,组长,我接触不到。”
  陈韬明白地点了点头。

  “不过根据我个人的判断,从战场留下的痕迹和尸体身上发现的装备器材来看,那一队外籍雇佣兵绝对不简单。而且,我甚至怀疑前期,他们根本没出全力攻击。”薛猛沉声分析。
  陈韬看了他一眼,眉头跳了跳。
  薛猛点了点头,“没错,我怀疑他们想要活捉我们的人。”
  “这一点可以从阿布德那里得到确认。”陈韬说。
  苦笑地摇了摇头,薛猛说,“组长,那需要你回去了解了,我这个级别,如果不是你不在,恐怕也轮不到我汇报情况。”
  陈韬的目光落在手术室那里,说,“等结果出来再说吧,李牧一天没脱离危险期,我这走开半步都不放心。”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的命硬。”薛猛说,“组长你放心吧,他能自己游了半个湖,就能挺过这一关,跟当时的情况一比,这算得了什么。”
  陈韬笑了笑,点头说,“的确如此,那****的,没那么容易死。”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急急匆匆的,扭头一看,看见好几个护士拖着装有血浆的推车飞快地朝这边来,很快就交接给手术室那边。
  陈韬和薛猛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宽慰的话语终究是抵不过残酷的现实。没有死在战场上,绝对不能死在手术台上,这只是人们的渴望。
  良久,薛猛说:“组长,你在这坐了五个小时了,你去休息一阵子,吃点东西,我在这看着,有什么情况我第一时间向你报告。”
  陈韬一愣,一看时间,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真的在这坐了五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手术已经进行了五个小时。
  不由的,陈韬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依然亮着灯的手术室那边。
  “我怕是吃不下睡不着了。”
  “我梦到那个孩子,在路边的花园哭泣,昨天飞走了心爱的气球,你可曾找到请告诉我,那只气球飞到遥远的遥远的那座山后,老爷爷把它系在屋顶上,等着爸爸他带你去寻找。”
  “有一天爸爸走累了,就丢失在深深的陌生山谷,像那只气球再也找不到,这是个旅途,一个叫做命运的茫茫旅途,我们偶然相遇然后离去,在这条不归的路,我们路过高山,我们路过森林,路过沙漠,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路过幸福,路过痛苦,路过一个女人的温暖和眼泪,路过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
  冯玉叶轻声唱完,然后发现,李牧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像是看了她很久。
  “你醒了!”
  李牧虚弱地说,“这位同志,请你不要学电视剧那一套大喊医生,我醒了,就证明我死不了,你明白了吗,亲爱的。”
  冯玉叶哭出来,不管不顾地扑在李牧的胸前,但是她动作不敢打,双手撑着,只是嘴巴含住了李牧的嘴巴,疯狂地亲吻了一阵子。
  “好了上尉,注意点影响,而且你就不怕我透不过起来。”李牧淡淡地说。
  “知道了。”冯玉叶脸红了红,整理着装。

  李牧问道,“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应该还是大西北吧?”
  “是,我接到消息后就赶了过来,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冯玉叶说。
  日期:2016-04-21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