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3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8:16,挨了数发炮弹和一条鱼雷的“伊莱克特拉”号终于支持不住了,心有不甘地缓缓沉入水中。别看只是一艘小小的驱逐舰,可人家“伊莱克特拉”号的确是见过大世面的,——它在英国皇家海军中有着“扫把星”的雅称。上年的1941年5月24日,在丹麦海峡,“伊莱克特拉”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护卫的战列巡洋舰“胡德”号被德舰“俾斯麦”号击沉。两个月前在关丹海域,它又亲眼见证了“威尔士亲王”号、“反击”号两艘主力舰的悲剧,现在噩运终于降临到自己头上了。值得庆幸的是,第二天清晨,美军“SS-38”号潜艇经过这一水域,救起了该舰幸存的54名水兵。

  日期:2017-02-27 21:54:39
  (正文)
  在日本联合舰队,同样有着类似的舰只,前面提到“三大祥瑞”之首的“雪风”号就参加了本次战斗。世界之奇妙就在于很多现象根本无法解释,——很可能是“伊莱克特拉”号在濒死之前将“扫把星”的魂魄附着在了“雪风”号身上,导致这艘驱逐舰在随后的岁月里克死了无数的日军舰只。
  18时整,多尔曼在发出“所有的舰艇——跟着我”的信号后开始转向。这一信号通常被理解为“我准备进攻,跟着我”,但这次的含义完全不同。对战场形势作出冷静判断的多尔曼已经改变了之前以死相拼的想法。眼看无法冲破优势敌军的拦截,多尔曼打算采用迂回战术,确定敌运输船队的位置后再实施攻击。
  美军驱逐舰队指挥官宾福德中校认为,实施鱼雷攻击是掩护舰队撤退的最佳方式。18:10,他指挥驱逐舰冲向敌舰发起了鱼雷攻击。四艘驱逐舰冒着日军的密集炮火在9000米的距离上一口气发出了24条鱼雷,集中射向日舰队中块头最大的“那智”号和“羽黑”号。美国军舰的勇气可嘉但射术堪忧,所有鱼雷同样无一命中。18:30,四艘发射完鱼雷的驱逐舰返回队列与主队汇合。期间澳舰“珀斯”号的一发炮弹命中了“羽黑”号的水上飞机弹射器,引发大火。后来盟军有目击者称发现该舰逐渐下沉。其实“羽黑”号非但没有沉没,连战斗力都未受到多大影响。

  此时天色已晚。高木发现自己的位置离泗水的灯塔越来越近,担心误入盟军的雷区或遭遇潜艇的水下攻击。此行的任务不是战斗而是护航,身后运输船队的安全才是高木首先考虑的目标。他决定一切等到天黑再说。日本人对自己的夜战水平素来自信,高木认为夜战对自己更有利,因此他下令调整舰队向北航行,盟军就此失去了攻击目标。
  第一阶段两个多小时的水面战斗暂时告一段落。在此期间,日军共发射1573发203毫米炮弹、191发140毫米炮弹、鱼雷135条,成绩尚算差强人意。击沉盟军驱逐舰“科顿纳尔”号和“伊莱克特拉”号,重创重巡洋舰“埃塞克特”号,自己只有驱逐舰“朝云”号丧失了战斗力,其它舰艇的伤势均不影响继续作战。日军在战斗中逐渐占据上风。
  相反盟军不仅损失了两艘驱逐舰,同时消耗了大量弹药。关键是作为绝对主力的“埃塞克特”号受伤退出战斗,还带走了护航驱逐舰“威特�6�1德�6�1威斯”号,再次减弱了舰队的实力。还有一点,美军四艘驱逐舰上的鱼雷均已放完,虽然它们装有声纳设施可作为反潜警戒舰艇,但实际上已不能作为战斗舰艇使用,这几艘驱逐舰上的燃油也开始告急。下一步的战斗对盟军来说堪称凶险。可以说从“埃塞克特”号中炮的那一刻起,这场看似势均力敌的水面对决大局已定。

  此时,就连多尔曼试图迂回攻击日军运输船队的战术意图也已不可能实现。因为日军占有空中侦察的优势,侦察机可以跟踪并随时报告盟军舰队的运动方向,高木可以据此作出战术调整。而多尔曼对敌人的动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局势显然对己方不利。但这次战斗是为了保卫荷兰的最后领地,多尔曼必须义无反顾地进行决死攻击。18:30,多尔曼再次发出了“所有舰只——跟我进攻”的信号,带领剩余舰只返回战场。他依然打算迂回绕过高木的护航舰队,寻隙对日军运输船队直接进行攻击。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必须尽快找到日军运输船队的准确位置。18时57分,多尔曼给岸上的海军司令部发出了一份询问敌情的电报:“敌军向西撤退,我已失去攻击目标,不知敌运输舰在哪里?”
  就在他发出电报的差不多时间,泗水的海军指挥官正准备派出1架飞机前往侦察。19时左右,这架第十巡逻联队的“卡塔琳娜”式飞机从泗水起飞,55分钟后首先飞临自己舰队的上空,之后继续向北飞行去搜索日军的运输船队。
  令人惋惜的是,直到晚上22:22,这架侦察机才终于在马威安岛西北发现了日军的运输船队,而泗水的海军指挥官一直到23:52才收到侦察机发回的情报。这对多尔曼来说不啻为一个笑话。因为就在20分钟之前,他的旗舰“德�6�1鲁伊特”号连同“爪哇”号已遭到日军鱼雷的致命打击,正在海面上苦苦挣扎。在濒死之际,多尔曼终于发现了自己的攻击目标,可惜为时已晚。
  相对多尔曼来说,高木的情况就要好很多,起关键作用的还是空中力量。盟军舰队的行踪一直被空中的日军侦察机所获知并及时报告给高木。日军侦察机还可以时不时顺着盟军舰艇的航线投下镁光照明弹,给高木舰队指示盟军舰队的具体位置。据日军战后的资料说,当时空中有两架侦察机,1架来自“神通”号,另1架来自“那柯”号。当时多尔曼舰队正向北航行。

  18:46,“神通”号的侦察机向高木报告了盟军舰队的最新航向。高木据此很快判断出,多尔曼试图攻击的目标正是他重点保护的运输船队,他立即下令所有舰艇做好夜战准备。此时刚刚经历了下午激战的三支日军舰队处于分散状态。田中舰队在偏北位置上,大部分舰只正在重新装填鱼雷。高木的两艘重巡洋舰此刻停了下来,正在回收两架燃油耗尽的水上飞机。西村舰队情况稍好,各舰也在装填鱼雷。高木下令所有舰只迅速集中,拦在敌舰队和运输船队之间。等待他们的注定将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19:32,“那珂”号再次发现了12000米外的盟军舰队。此时高木和西村舰队尚未完全做好准备,见势不妙的田中立即带领舰只冲到高木舰队和盟军舰队之间,为高木舰队迅速启动高速投入战斗争取时间。19:33,盟舰“珀斯”号和“休斯顿”号先后开火,“神通”号借机释放了4条鱼雷,发射鱼雷的闪光使得“珀斯”号紧急规避。田中借机一边加速向西北方向撤退一边施放烟幕,双方再次失去了攻击目标。

  面对日军强大的护航舰队,多尔曼意识到仅靠硬碰硬的办法无法突破日舰的重重拦截,也就无法打击敌军的运输船队,相反自己倒有可能被敌优势兵力全歼。20:00,多尔曼下令舰队向东驶去,然后向南驶向爪哇岛海岸,仍然试图从侧面迂回打击敌人的运输船队。
  21:00,盟军舰队到达爪哇岛北岸。此时4艘美军驱逐舰燃料告急。由于“休斯顿”号的通信系统已经在战斗中损坏无法进行正常联络,宾福德中校只好向泗水基地发电告知这一情况,然后再由岸上发电告知多尔曼。多尔曼只好下令4艘美舰返航。宾福德没有执行多尔曼“到巴达维亚装载鱼雷”的命令,那里太远了,他现在急需到泗水港去补充燃油。
  4艘驱逐舰的离去再次大大削弱了盟军舰队的实力。人倒霉鬼吹灯,放屁砸住脚后跟。21:23噩耗再次传来,荷兰布雷舰此前在26、27日布下的雷区让自己人遭了秧。驱逐舰“朱庇特”号突然发生剧烈爆炸,发出了“我舰遭鱼雷攻击”的最后一次呼叫,苦苦挣扎了四个小时后在海上消失。
  可以肯定那绝不是鱼雷,因为附近海域并没有日军的舰只,战后日军对此也毫无记录。驱逐舰触发的只可能是盟军之前布下的水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