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0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邓刚的暴露证明了陆左的话语,也间接说明了他的清白。
  当然,如果法庭视而不见,以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或者程序之类的借口再一次羁押陆左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一点得建立在陆左是一个软柿子的前提下。
  而如果不是,那么与其最终闹得不可开交,还不如爽快一些,给足面子,稳定最重要。
  毕竟有了足够的替罪羊,后面的事情,慢慢处理就是了。

  想明白了这一切,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这尼玛得耗费多少脑细胞,才能够明白这一场看似平淡无趣的庭议背后,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利害关系存在。
  我忍不住又问起了最后的一个问题来:“那么,凶手到底是谁?”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凶手是谁,这事儿重要么?
  呃……
  或许对于一些人来说,凶手是谁很重要,但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的情况,到底是谁,其实对于陆左和某些人,却已经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一次的交锋,我们这边赢了。
  我们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陆左终于出来了,我们迎了过去,陆左与大家简单聊了几句,然后突然开口说道:“谁有烟?”
  啊?
  杂毛小道忍不住问道:“你不是不抽烟的么?”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别想抽一口……
  五哥从兜里摸出了一包烟来,很普通的软包红五星,陆左接了过去,打了一个响指,那烟便燃了,随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缓缓地将青烟吐了出来。
  这是一个圈儿……
  杂毛小道赶忙问道:“他跟你讲了些什么啊?”

  陆左吐出口中的烟,说没说什么,就是简单地道了一个歉,然后跟我谈起了天下十大的评选来,说希望我能够去争取一下……
  杂毛小道皱眉,说没说别的?
  陆左摇头,说没有。
  杂毛小道说那咱走吧,找个地方去吃顿饭,喝杯酒,我们有很多事儿要问你呢……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喝啥酒啊,我正头疼呢。
  杂毛小道说你都无罪释放了,还头疼什么?

  陆左阴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黄菲,她是邪灵教的人!”
  啊?
  黄菲是邪灵教的人?
  陆左的话震惊四座,要知道如果说黄菲是宗教局的人,这个我们都没有任何意外,因为的确如此,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她是在黔大读了研究生之后,考试进入的宗教局,但是倘若说黄菲是邪灵教的人,这事儿可就太复杂了。
  杂毛小道当即就问:“你在说真的?”

  陆左点头,说对,真的。
  杂毛小道沉吟一番,说可是那天你受伤被擒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陆左点头,说对,那天她将我擒住,用了一种很特别的办法,而这种办法,据我所知,只有邪灵教的魅族一门知晓……
  话说一半,他打住了,而杂毛小道的脸上则露出了**的微笑来,说哎呀呀,没想到啊你,小毒物,你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居然也会有今天……
  陆左有些尴尬,无力的解释道:“不是你想象之中的那种样子……”

  杂毛小道摆手,说你别跟我解释这个,我不关心,不过你也应该知道,魅魔后来是投降了,现如今隶属于道教协会下面的研究机构,按理说,黄菲就算是对你做了什么,也有可能是从那里面流传出来的,对不对?
  陆左摇头,说不,魅魔投靠官家才多久,黄菲的手段,绝对不是最近弄出来的。
  杂毛小道说也许有意外……
  陆左说不光如此,而且她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儿小蝶,也很恐怖,我能够感觉得出来,绝对是邪灵教的路子。
  杂毛小道忍不住吐槽,说那小蝶很有可能是你的女儿……
  陆左的脸色更加阴郁,说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没有做任何抵抗,就让他们把我给擒住。

  杂毛小道说这事儿,你确定?
  陆左点头,说对。
  这是两人第二次说起同样的话语,而这里面代表的意义却截然不同。
  杂毛小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我们没有再在这儿停留,而是分两批,乘车离开。
  车子是萧家安排的,没有回许老的住处,而是往五环边儿上行去,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来到了一个看上去挺不错的小区。

  进了楼,坐了电梯,我这才知道我们来的这儿,是萧大伯在京都的住所。
  这是一处顶楼复式,有四百多平的面积,大厅宽阔,站在落地窗外,能够瞧见很远的景色。
  瞧见这豪宅,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说真阔气。
  萧璐琪也在,听到我说话,笑了笑,说我爸一辈子挣的钱,全部砸在这里面了,要是搁五环里面,他也买不起,这儿也是托了些关系,打了一狠折才弄成的,算是给萧家在京都弄一落脚处。
  萧大伯在西北工作一辈子,最后任职西北局副局长,位高权重,不过所有的积蓄也就能够买这么一房。
  想到这事儿,我豁然开朗了。

  我想起了虫虫,她在拍卖会上随便弄出一玩意儿来,就能够卖出天价去。
  有虫虫这么一女朋友,幸福日子,指日可待。
  我心里正美着呢,而杂毛小道则拉着陆左进了书房,临了他还叫了三叔、五哥和我进去旁听。
  他也叫了屈胖三,结果那家伙跟朵朵在客厅里面调电视,六十多寸的屏幕,朵朵爱死了,听到杂毛小道的叫唤,他理都不理,挥了挥手,说我还是小孩儿好吧,你们谈阴谋诡计什么的,我参与算怎么回事?可别来污染我纯洁的心灵……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了这个有些虚胖的小男孩儿,就是以前威名赫赫的虎皮猫大人。
  既然知道这一点,就应该了解他的脾气,所以杂毛小道笑了笑,也没有勉强。
  我们进了书房,萧璐琪进来泡了一杯茶,然后准备离开。
  我站在门边儿,拉住了她,说林佑怎么样了?

  萧璐琪低声说道:“没事儿,我爸弄出来了,只不过在里面受了一点儿刺激,精神状态有点儿不太好,我就没有让他跟到京都来。”
  我有些歉意地说道:“这次是我连累到了他,帮我跟他说一声对不起。”
  萧璐琪笑了笑,说没事儿的,行了,你回房间吧,他们谈事儿了。
  她把门关上,而我则返回了书房来。
  房间里有陆左、萧克明、三叔和五哥,至于萧大伯,他有一些事情要去总局处理,所以就没有跟着我们回来。

  我在这里面是小辈,于是找了个地方坐下,带着一双耳朵就行了。
  大家落座之后,陆左先是跟在座的诸位简单地表达了一下感谢,不过这些人都是最为亲近的朋友和故交,这种场面话也正是点到为止,随后陆左讲述起了关于大凉山一案的幕后真相来。
  说起来,这件事情的确是与邪灵教有关。
  天山一战之后,邪灵教的掌教元帅小佛爷,加上大批的邪灵教骨干成员陨落于此役,代表着邪灵教的正式灭亡,但并不是说它从此就销声匿迹了去。
  日期:2016-08-2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