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1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公丨安丨局局长配车,是一辆“猎豹”牌越野汽车,是去年夏天刚刚配备的。汽车选用的是此款最高配,没用县局花一分钱,是省公丨安丨厅支持县局工作专门送的新车。汽车刚跑了一万五千来公里,车况良好,各方面性能良好。
  今天去乡下,并没有明确去向。而是周末相对轻闲,下去了解一下乡镇分布,熟悉一些交通线路,顺便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
  今天天气不错,雾霾也减少了好多,还难得的看到了蓝天,这可是楚天齐到定野市这十多天唯一的一次。空气中也没有了难闻的味道,微风吹在身上也是暖哄哄的。
  当地三月中旬已经很温暖了,几乎相当于玉赤县四月底的气温。县城里,路上的行人都穿的很单薄,尤其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更是直接穿着半袖、凉鞋。
  出了县城,汽车行驶在国道公路上。路旁草皮已经一片碧绿,柳树上的枝杈也已长出黄绿嫩芽,整个田野都笼罩在淡绿之中。这里是平原地区,地势平坦,视野更开阔,再加上蓝天、白云、微风,好一派田园美景。
  同样是当下季节,玉赤县野外还是一片枯黄,道旁的树木也是黑灰之色。远远望去,在山坡之上不乏一片片的白雪。人们的着装也还是以羽绒服、保暖衣为主,就是爱美的女孩也不得不穿着长筒棉靴,再配以紧身的厚衣服,衣服上往往还会有带着一圈长毛的帽子。
  比较起来,许源县天气暖和,野外视线开阔,今天天气也不错,按说应该心情惬意无比才对。但楚天齐却没有那么高兴,反而有一种愁绪在心中蔓延,他更加意识到这是异乡,远非自己的故乡。他的家乡在千里之外,那里有他的父母亲人,有他的成长记忆,有他的青春故事,还有他挚爱的恋人。

  你好吗?你们好吗?楚天齐闭上眼睛,在心中呼唤着,思绪也飞到了千里之外。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家中的小院、平房,村后的树林、空地,出现了凌晨和父亲练功的画面,出现父母经常伴嘴的场景。乡里的平房、办公室还是原来的样子,她正坐在书记办公室里的桌子后面,笑意吟吟的望着自己,而自己也在看着她傻笑。
  脑中画面又跳到了开发区,开发区到处都是热火朝天的建设场景。那些破烂的半拉子工程不见了,空旷的土地上矗立起一座座造型别致的建筑,而自己就站在这些建筑中间,正仰脸望着四周的一切。
  脑海中不时变换着画面,一会儿是很热闹的情景,一会儿又是很清静的场合。那些面孔、那些景致、那些场景,是那样的熟悉,是那样的亲切。熟悉的已经深深印在脑海中,亲切的就像在眼前一样。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把楚天齐又带回到现实中。他睁开眼,看了一下上面的来电显示,号码很陌生,应该是外省的号码。但他还是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静了一会儿,才传出一个男人断断续续的声音:“你是姓楚吗?”
  对方的声音有些压抑,似乎信号也不太好,楚天齐一时没听出是谁,但回了一句:“我是姓楚,你哪位?”
  “我听出你的声音来了,我到外地了,当天就到了。”对方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楚天齐正要说话,发现对方已经挂断通话,便收起手机,脑海中想着对方是谁。想了一会儿,也没有结果,楚天齐便暂时抛开这件事,眼睛望向窗外。
  窗外景致再次出现在眼前,和刚才脑海中的完全是两样。楚天齐也意识到,家乡虽好,可身为官场中人,就要听从组织安排。现在许源县才是自己的阵地,是自己应该为之付出、为之拼搏的战场,自己必须要为这里的老百姓创造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必须要为全县经济社会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局长,人。”厉剑的声音忽然响起。
  人?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样想着,楚天齐把目光转向汽车前面。一看才知道,怪不得厉剑提示,原来前面有一大群人。按说人也不太多,也就是几十人的样子,但这些人正在做的事情,让人不得不吃惊。
  前面不远处是一个岔路口,那些人正把好多石头堆在岔口路中央,显然是要阻止车辆通行。
  平坦坦的田野,哪来的石头?这些人为什么要堵路?带着这样的疑问,楚天齐让厉剑把汽车停到路边,下车向那群人走去。
  厉剑赶忙锁好汽车,紧走几步跟在楚天齐身侧。
  看到有人过来,那群人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甚至还大声嚷嚷着:“不让我们好过,大家都别想好过。”
  来在这群人近前,楚天齐才注意到,在路的岔口拐角处停放着两辆农用车,车上装着石头。刚才离得稍远一点,有路旁的树木挡着,自是没有看到农用车。不用说,这些石头是专门从别处运来,就是特意来堵路的。楚天齐还注意到,这群人中老人居多,还有就是妇女,没有青壮年男子。
  虽然在这些人身后站了有一小会儿,但并没有人理睬他俩,那些人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穿着褪色带补丁绿色衣裤,在指导着众人的行动,像是一个领头人。
  “大叔,这是做什么?”楚天齐对着领头男人道,“路上堆着石头,车辆还怎么过呀?”。
  男人听到声音,转回身打量了楚天齐一番,又看了看远处路边停放的汽车,才说道:“你是外地人吧?是大老板,还是当官的?”
  楚天齐问道:“哦,为什么这么说?”
  “你说话发音标准,和我们区别很大,自然就不是当地人。你走到哪,这个小伙子就跟到哪,不是你的保镖就是秘书,何况还开着好车,要么是有钱,要么就是有权。我说的对吧?”说着,男人得意的一笑,“我以前当过兵,有些事情还是不难看出来的。”
  楚天齐没有顺着对方的话头继续说,而是又提到了刚才的问题:“大叔,你们是有什么诉求吧?可是这么一弄的话,就影响了他人通行,对事情的解决并没有任何益处,很可能会适得其反的。”
  “你果然是明白人。可是他们不让我们活,又没人管我们,我们也是万不得以。我们只有弄出点动静来,才可能引起当官的注意,也才有可能解决我们的问题。我们已经想好了,这只是第一步,如果没有效果的话,我们还有第二步、第三步。实在到了万不得以的时候,我们活不好,别人也别想安生,大不了同归于尽。”男人越说越激动,眼眉也立了起来,呼呼喘着粗气。
  看到对方情绪波动很大,楚天齐取出一支香烟递了过去,并马上打着了火机。
  男人伸手接过香烟,迟疑了一下,对着火机点着,猛吸了两口。他稍微平静了一下,面色一黯,语带警惕的问,“你不是他们的人吧?”

  日期:2017-02-2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