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4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娄江源沉默下来,神情严峻。梁健苦笑了一下,道:“其实,是我连累了他。”
  “你别这么想,在官场,这些事,谁说得清楚。要怪只能怪有些人的手段太狠。”娄江源安慰道。
  梁健笑了一下,没接话。
  是啊,要不是徐克华插手,恐怕等待叶海的就只会是更加难堪的结局。
  先是陈杰,然后是叶海,接下去会是谁?
  这条路,看来注定是平静不了了!
  省政府办公大楼。
  省政府办公室大楼,就像是一个倒扣的U字,面朝南,东西两座楼体,在最顶上三层相连。
  顶上三层,如今基本都是会议室,或者大型会客室,多媒体室等。以前也有领导的办公室设在上面,但自从那些领导相继落马后,这原本风景独好的地方,就变得晦气起来,再也没有人愿意将办公室设在上面。曾经想方设法将办公室放在了最顶楼的罗贯中,也在两年前,将办公室搬到了西面的十三楼
  惯例,省委在东,省政府在西。只是,罗贯中的办公室在十三楼,省长霍家驹的办公室却在十二楼。这其中,不能说没有罗贯中处处想压霍家驹一头的想法。凡是在省里待过三年以上的人都清楚,当初霍家驹到西陵省担任省长一职的时候,他与罗贯中之间的交锋是何等精彩。只可惜,霍家驹虽然才华横溢,却对付不了罗贯中这条地头蛇。

  罗贯中曾有一句‘明言’:就是龙,到了西陵,我也要让他盘着!
  据说这句话是他在一次饭局上喝多了说出口的,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当时省书记还不是刁一民。就在大家都以为罗贯中要为他的口无遮拦,猖獗狂妄而付出代价的时候,他却只是去了京城玩了三天就平平安安地回来了。而回来之后,霍家驹跟他之间的较量,就开始呈现一边倒的趋势。从那以后,霍家驹就再也没有机会翻身。
  三年了。
  西面十二楼,整一层上,有三个办公室,一个会议室,还有一个……杂物间!这杂物间之所以出现在十二楼,又是一段可以让人说上一顿饭的谈资,但凡是有关霍家驹的事情,基本都离不开罗贯中。
  且不说这杂物间,先说这三个办公室,一个是霍家驹的,一个是省政府秘书长的,还有一个是省政府办公厅的。那,霍家驹的那位杨秘书呢?
  和办公厅的在一起。
  这样的安排很少见,可就在省政府大楼里,存在了三年,都一直未曾改变。不是霍家驹不想改,而是有心无力。
  霍家驹的办公室在最东面。三间办公室里,不算最大的一间。办公室内,霍家驹站在落地窗边,看着窗外晋阳城的夕阳,默默抽着烟。
  这夕阳,他已经看了三年,从来没看出些什么不一样,可最近他看出了一些不一样,似乎特别红一些。

  有人说,最美不过夕阳红!
  霍家驹认为自己还年轻,可有些人不一样,已经老了,而且是实实在在的老了,即使背后运作得再厉害,他终究还是要逃不过即将退休的命运。
  原本,霍家驹想,再熬两年,不是自己走,就是他走。可有时候,命运就是会给人偶尔带来一些惊喜。或许不用再多熬这两年。
  “笃笃”
  敲门声响起,霍家驹头也没回地喊:“进来。”
  走进来的是他的秘书杨。
  一进门,看到屋内弥漫的烟气,秘书杨皱了皱眉,出声抱怨:“医生说了,您不能抽烟,您怎么又抽烟了!”
  一边抱怨,秘书杨一边走到霍家驹那边,先低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烟灰缸,见里面已经烧了两根了,这眉头就皱得更紧了,口里忍不住念叨:“您这还抽这么多,回头夫人发现您抽烟,还不得骂死我!”说着,他伸手就跟霍家驹要烟。
  霍家驹拿着烟猛吸了一口,才将烟交给秘书杨。秘书杨拿着摁灭在了烟灰缸,又拿着烟灰缸去了后面的洗漱间,转了一圈回来,拿着个杯子,杯子装了漱口水,递给霍家驹。霍家驹接过漱了口后,一边往办公桌那边走,一边问秘书杨:“让你去打听的事情打听得怎么样了?”
  秘书杨先将杯子拿回了洗漱间才返回来回答霍家驹的问题:“华晨集团华董的女儿,确实是在太和市。不过,具体在那里做什么,和什么人在一起目前还没打听到。”
  霍家驹点头,又说道:“我听说今天楼上的又砸了一个杯子,怎么回事?”
  秘书杨笑了起来,朝着霍家驹说道:“据说,太和市的市委书记梁健下令,要把太和市除了三大煤矿外所有中小型煤企全部关闭,并填平矿井,遣散员工。上面那位估计是收到这个消息,气坏了。”
  霍家驹听了,笑了起来,问:“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就今天中午的事情吧。”秘书杨回答。霍家驹看了他一眼,嘴角还带着笑意,口中却道:“我们消息慢了!”
  秘书杨低了头。
  “刁书记那边有什么反应吗?”霍家驹又问。

  “暂时还没有。”秘书杨回答。
  “那徐部长那边。”
  “也没听到什么动静。”
  “好。”霍家驹忽然大声叫了一句,秘书杨不解地看向霍家驹。霍家驹笑容盛开,手指在光洁的桌面上轻轻一点,问秘书杨:“你说,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哪个更好?”

  “当然是雪中送炭!”秘书杨不假思索地回答。
  霍家驹看着秘书杨,又问:“那你说,梁健他现在最缺什么?”
  秘书杨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回答:“人……不对,是钱!”
  霍家驹笑了起来,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怎么做,你知道!”
  秘书杨忙转身出去布置去了。霍家驹转头看窗外比刚才更红的夕阳,心想,我看你还能红多久!
  而就在霍家驹看着窗外夕阳的时候,楼上相同位置的办公室中,罗贯中也在看着窗外。不同的是,他办公室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

  罗贯中也抽烟,屋子里乌烟瘴气,恍如仙境,都不知道抽了多少烟才能这样。这一整个下午,罗贯中的心情都不好,而且是很不好。尤其是,秘书回来跟他汇报了那个电话的内容后,他心里的怒火简直能吞噬一头猛虎。
  可他不想吞老虎,他只想吞了远在太和市的那个妄想成为老虎的梁健。
  他已经在窗前站了很久了,他在想,怎么才能把梁健弄走,起码不能让他呆在太和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太和市对于他来说,太重要。这样一个人放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上,太不安全。
  可,当初梁健从江中省那么远的地方调到西陵省的太和市,这背后的沟沟壑壑,别人不清楚,他罗贯中心里可是清楚的很。这是有些人,不甘心他在这里太逍遥,所以非要在他的眼睛里扎根针才舒服。
  只是,罗贯中没想到的是,当时的轻视,却真让某些人得了逞。梁健确实不值得看,但待在那里,时不时弄出点动静,积少成多,却已经快成眼疾了!
  罗贯中愈想愈郁闷,愈想愈生气。在西陵省这么多年,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梁健还是头一个让他这么不痛快的。就凭梁健让他尝到了这种久违的感觉,他是不是应该好好回报一下梁健?
  日期:2016-04-21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