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4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劝你,只是叫你仔细想想,现在不是动手的时机,至少你也要等巡视组离开江海之后,要不然——”江依依偏过头看着他,“我相信你不会有跟这三个畜生同归于尽的想法。”

  陆羽狠狠吸了一口烟,辛辣的烟雾刺激着肺叶。
  他眼眶微微泛红,沉吟了好一会儿,跟江依依说道:“谢谢你。”
  “谢我干嘛?”江依依笑了笑,“别忘记,我们是伙伴。”
  “伙伴?”陆羽念叨着这两个字眼。

  “是的,伙伴。在我江依依的字典里,伙伴这个字眼,应该要比朋友更亲密一些,我希望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陆羽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他从这娘们儿眼里看到了一抹难得的真诚,虽然不多,却已是不易。
  “那现在呢,还要去苏家老宅么?”
  “去。干嘛不去。不去宰畜生,上两柱香总是要的。畜生要是不听话,被我踹两下屁股,这应该不至于惊动中央巡视组的人吧。”陆羽极为认真问道。
  “踹三下都没问题。”江依依微微一笑。
  “陆哥,加我一个,我熊子最喜欢踹别人的屁股。”郑英雄在后座嘀咕道。
  “等下让你踹个够。全让你踹得了。”陆羽正色道。
  苏家老宅。
  早就已经架设好了灵堂,不出陆羽所料,苏氏三兄弟动手极快,老太爷的尸体已经火化回来了,苏家上下,俱都披麻戴孝,沉浸在悲恸之中。
  陆羽带着江依依和郑英雄,刚走到门口就被拦住了,是几个陆羽有些印象的苏家三代。
  为首应该是一个叫苏无咎的青年,如果陆羽没有记错,应该是苏家老三苏少安的儿子。
  “姓陆的,你他妈杀了我爷爷,居然还敢来祭拜?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苏无咎拦着陆羽,满脸怨毒。
  “苏无咎,小爷现在心情很不好,我劝你不要来惹我。”陆羽冷声道。
  “姓陆的,你他妈就是个杀人犯,还敢这么狂,真当我们苏家没有人么,你今天敢在这里动手,我们立马就报警,就不信没人治得了你。”苏无咎冷笑道。
  “对,你这个该死的杀人犯,立马滚出这里,我们不欢迎你!”
  “猫哭耗子,杀了我爷爷还要来祭拜。姓陆的,你就是个伪君子,一个白眼狼!”
  其他几个苏家三代也破口大骂起来,极为难听刺耳。
  陆羽眼神一冷,跨前一步。

  苏无咎等人顿时警觉,退后一步,十多个苏家的保镖靠了过来,将陆羽围着,看来是早有准备。
  苏无咎这帮人堵在这里,就是不想要陆羽进去。
  陆羽武脉没有恢复之前,恐怕都不把这些个武者都算不上的保镖放在眼里,现在武脉恢复了一部分,曾经的修为找回了一些,就更不在乎了,就要动手,郑英雄却是嘿嘿笑道:“陆哥,这些小虾米哪里用得着你动手,还是我来吧,而且我有‘打人证’。”
  然后在苏无咎等人和十多个保镖无比错愕的目光中,熊子右手摸出一把军官手枪,左手掏出一个军官证。

  脸上笑容极为憨厚:“秘密编制,叫第八号仓库,少校军衔,平时主要任务就是抓坏蛋,现在我怀疑你们他妈就是坏蛋,全都给我抱着脑袋蹲在地上,要不然我就以你们这群棒槌妨碍军爷我执行军的罪名,将你们当场击毙。”
  陆羽嗔目结舌。
  这兵哥哥也太虎了吧,这大帽子扣得,牛掰。
  他这才明白,郑英雄说得“打人证”是什么玩意儿,有这个身份在,杀人都敢,别说打人。
  世界上有种人,做他敌人会很不爽,做他朋友则会很爽。
  对于陆羽来说,熊子就是这种人。
  一把军官手枪加一个很神秘很高大上的军官证一拿出来,十多个原本气势汹汹的保镖怂了,全都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要不然怎么办?
  真被这位身份神秘的军爷以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当场给毙了,死了说不定都是白死,找谁哭去?
  都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对这几个苏家的公子哥有个屁的忠诚度。
  况且,郑英雄还有枪。
  对于一般人来说,一把手枪的威慑力,可能比陈青帝三个字都还要牛掰一些。

  这世界上不认识陈青帝的人多了去,但不知道手枪厉害的人,绝对没有。
  苏无咎等人脸色变得极为古怪。
  他们又怎么会想到,跟着陆羽来的这一男一女,身份竟是如此煊赫与神秘。
  “小子,我看你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货色,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隐藏在人民内部的反动派?”
  郑英雄走到苏无咎面前,问得煞有其事。
  “这……怎么可能。”
  苏无咎只觉得无比黑色幽默。
  抓反动派,这尼玛不是嗡嗡嗡时期才有的套路么。

  “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哟,那坏蛋也不可能写两个字贴在脑门上,双手抱头,给我蹲到地上。”
  郑英雄踢了苏无咎膝盖一脚,苏无咎无奈,只得抱着头蹲到了地上,无比屈辱的姿势,在自己家门口,被人教做人。
  “还有你们,嘴巴挺臭的呀,连我陆哥都敢骂,陆哥是好人,爱国爱党。你们骂他,那肯定就是坏蛋,不爱国不爱党,我怀疑你们也是隐藏在人民内部的敌特分子,都给老子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郑英雄骂骂咧咧,有身份就是任性,上前一人踢一脚,都给拾掇得蹲在了地上。
  其实有“打人证”归“打人证”,但真杀人还是不敢的。
  虽然每次执行任务,上面都会派几个平民的伤亡指标出来。
  但那都是很严峻的任务才行。

  平时的话,他们这种身份证打死人,那麻烦也是挺大的,至少不是郑英雄说得随便安一个通敌卖国的扯淡理由就能囫囵过去。
  问题是——
  这里面的条款门道,他清楚,苏无咎等人不清楚。
  上梁不正下梁歪,苏家二代都快烂完了,还指望他们能养出多厉害的崽子?
  在场的,以苏无咎为首,都是些混吃等死的纨绔子弟,有个屁的智商和阅历,见熊子又是掏枪又是拿军官证,说得煞有其事,大帽子一顶一顶的扣下来,早就吓傻了,也只得任由他羞辱。
  很戏剧的场面。
  陆羽懒得再看下去,继续走,这下倒是没人再拦他。
  “你们几个,都给我抱着头,不准动,等下我出来,要是没看到你们,那你们就是畏罪潜逃。罪加一等。都明不明白?”郑英雄冷声道。
  苏无咎等人连忙点头。
  他这才满意点点头,跟在了陆羽屁股后面。

  郑英雄道心本来破了,是陆羽大人不记小人过,帮他重新立了起来,且还破而后立,有了不小进步。
  在他心中,陆羽就是一个如兄如师的角色,极为尊重和敬畏。
  部队上的人,如罗少卿那种阴冷性子的毕竟少,大多数都是火爆脾气,不讲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那一套。
  见这些傻叉敢骂陆羽,他自然得一个个削回去。
  一个小插曲。
  来到老太爷灵堂前,在苏氏三兄弟有些错愕的目光中,陆羽直接跪在蒲团上,开始上香和烧纸钱。
  没有说话。
  他跪了足足半个小时,也烧了半个小时的纸钱。

  眼眶微微泛红,但一滴泪都没有掉。
  悲伤肯定是有的。
  老太爷待他极好,让他有种当年爷爷还在的错觉。
  他到现在都还觉得有点不相信。
  昨天都还好好的,吵着要他加快动作,好抱太孙的老太爷,竟是就这么死了。
  不过悲伤不一定就要通过流泪的方式表现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