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0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新局长挺厉害呀,竟然让常务副局长没了面子。听说那个姓曲的也不是善茬呀,难道新来的局长有三头六臂?他有多大岁数。”
  “三头六臂倒没有,不过那个新局长个子挺高。年纪也就二十六、七岁,看上去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他可能是个楞头青,也不一定。这回有好戏看了。”
  “你亲眼见了,说的这么邪乎?”

  “我倒没见。不过我外甥在公丨安丨局上班,他见了。我侄女在许源饭店当服务员,正好给‘六六六’包间服务,听到副局长骂人了。”
  卡间上方没有封闭,楚天齐听的清清楚楚。一开始他没注意,现在听明白了,旁边说的就是关于自己的事。
  正这时,旁边卡间转换了话题:“对了,问问老板娘,旁边人什么时候走。要不一会儿人都来了,一间屋不够占。算了,还是我自个去看看。”
  “稍等一会儿。”另一个人进行劝阻,声音低了好多。
  听到对方可能要过来,楚天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给厉剑,示意他去结帐。自己先挑开门帘,走出卡间,到了肉饼店外面。
  等上厉剑后,两人依然步行,回了公丨安丨局。
  刚上办公楼三楼,就见局长办公室门口堆着几个纸箱子,副局长兼副政委常亮站在旁边,正向楼梯口方向张望。看到局长到来,常亮迎了过去。

  楚天齐向对方招招手,说道:“常亮同志,早就来啦?”
  “刚到,刚到。”说着,常亮站在当地,向楚天齐敬军礼,喊了声:“局长。”
  “常亮同志,周末休息时间,不必这么拘礼。”楚天齐回了一个军礼后,向对方伸出了右手。
  常亮握着楚天齐右手,左手一指那堆纸箱,道:“局长,一会儿您看看,还需要补充什么,有不合适的,我再去换。”
  “好,好,我看看。”说着,楚天齐向那堆纸箱走去。
  厉剑和常亮打过招呼后,两人赶紧赶了过去。
  楚天齐打开办公室门,常亮和厉剑把这些箱子搬进屋子,直接放到了卧室里。打开纸箱一看,有小餐桌、电饭锅、电钞锅、碗、盘、碟、勺子、铲子、菜刀、切菜板、面板、筷子等,还有洗锅水、洗碗巾、抹布等清洁用品。另外,常用的调料比如盐、花椒、五香粉、自然粉等,也采购上了。当然了,米面粮油自是不能少,大米、白米都是五斤小袋的,油也是小壸的。

  楚天齐拿起小擀面杖,指着面前的这些用品,笑着道:“常局长,这也太全了,这是要开餐馆吗?怪不得赵政委说你经常做饭呢。”
  常亮“嘿嘿”一笑:“我这人喜欢做饭,总觉得别人做的不香。”然后话题一转,“其实这些还差好多,比如葱、蒜就没买,我担心有味,您什么时候用再弄。另外,小冰箱没货了,等下周才能有,我已经和店里订了。”
  “不用,不用,我还能做几次饭?”接着,楚天齐话题一转,“对了,这些一共多少钱?”说完,就去包里取钱包。
  常亮赶忙摆手:“局长,千万别给钱,要算您就和政委去算吧,我只是奉命行*事。这些东西肯定是应该局里报销的,安排好领导的生活,也是局里的重要工作内容。”
  楚天齐没有坚持:“好,那我和赵政委算。谢谢你,常局长。”
  “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常亮告辞了。
  厉剑也在常亮走后,出了屋子,回自己宿舍去了。
  楚天齐坐到椅子上,笑了。仅仅上任一天,周边的人们就表现出了不同的态度。
  其中,赵伯祥示好的意味很浓,同时还告诉自己常亮是他的兵,而杨天明却非赵系。否则买东西应该是由办公室主任做更合适,而且昨天赵伯祥特意强调局长办公室是他们安排的,这个“他们”肯定就是指非赵系的人。
  从昨天曲刚对自己的态度可知,对方对自己极其不感冒,今天在饭馆听到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
  如果单从这些来看,赵、曲二人对自己的态度可谓泾渭分明,但这只是开始,也只是表象。他们对自己的好恶究竟是源于什么,以后会怎样,还不得而知,还需要深入观察和了解。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最为复杂的。但无论以后是什么情况,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头脑,一定要有独立的锐敏判断,这才是关键。
  星期一一上班,楚天齐就让杨天明送来一些文档资料,他要尽快熟悉情况,不但要熟悉局里的事,也要掌握一些公丨安丨系统专业知识。虽然周仝提供了一些资料,但那只是一些常规条目类的东西。虽然去年在首都学习过程中,专门学过警务知识,但也拘于不够具体。因此,要从县局这些资料、文件中,找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从星期一开始,楚天齐每天就宅在局里,不但不去街上,就连办公室也很少出去。除了吃饭时去食堂,平时就是坐在椅子上看文件、想事情,简直就是“半闭关”状态。一周之中,有的警员甚至都没和新局长碰过面。

  在楚天齐“半闭关”期间,有一些人来办公室“汇报工作”。但来的人不多,而且从对方的言谈话语中可以听出,来的都是赵伯祥的人。这些人象征性的“汇报”过后,楚天齐也没有什么具体指示,而是宽泛的说一些鼓励的话语。其实来的人并非真的在汇报工作,而是在表明一种态度,表明自己像赵政委一样,拿你楚局长当做领导。
  要说来的最多的就是杨天明了,几乎每天都来一次。杨天明是办公室主任,和单位一把手接触多,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他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请示一些事情,这些事情都不大,是一些日常性的工作。其实这些工作只要按常规去做就可以,杨天明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在表明“我是在执行局长的指示”。
  楚天齐注意到,杨天明在请示的时候,不会提及“赵政委”或“曲副局长”这样的字眼,同时也不加入自己的主观判断,而只是就事说事。待楚天齐给出态度后,杨天明一般会回以“是”、“我马上去办”、“听局长的,先缓一缓”等语句。杨天明的整个表现中规中矩,甚至有一些呆板,也看不出倾向于何人。
  杨天明从基层干起,做过副所长、指导员、局办公室副主任,现在不但是办公室主任,还是指挥中心主任,当然这两个主任是一套班子的两个称呼。按说有这样的履历,杨天明不应该这些木讷。对方之所以这样表现,要不就是笃诚本分,要不就是心思慎密、刻意做出的样子。
  局班子成员中,赵伯祥来的较勤一些,基本一、两天来一次。每次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要紧事,要不就是两人简单交换一下态度,要不就是关心一下楚局长。赵伯祥和楚天齐相处,既不显拘束,也不失礼貌。常亮也来过两次,两次都是汇报工作,其实也没什么实质内容,主要还是表明一种态度。
  日期:2017-02-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