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1794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夫人,音律组那边已经准备好了。”说了会之后,瘦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高念珊面前之后,恭敬的开口道。
  “行,张成,你跟我走。”高念珊站起来,带着我离开了蒙古包,走向湖对面,另外一个很大的蒙古包里面。
  走到那个蒙古包面前的时候吧,我老远就看到了一个身穿蒙古族衣服,有些脏兮兮的男人正在那里清除蒙古包附近的马粪,瘦子走上前说道:“喂,老黄快把少夫人的追风牵着去好好洗洗干净,明天赛马,少夫人要亲自上阵。”
  “行,我这就去。”叫做老黄的男子咧嘴一笑,露出了大黄牙。
  听到瘦子的话之后,我有些震惊的看向高念珊,瘦子嘴里的少夫人,应该就是高念珊了,高念珊是高家嫁过来的,不是内蒙这边的人,怎么也要亲自赛马?难道她的骑术很好?

  可能是看到我的眼神吧,瘦子哼了声,说:“我们少夫人的骑术在我们整个王旗内都算得上一流。”
  高念珊呢,指了指蒙古包,让我进去。
  等我走进去的时候,就发现蒙古包里面已经有一群蒙古人了,大约十多个,男女都有,年纪最大的约莫五十岁左右,年轻最轻的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见到高念珊进去之后,他们都恭敬的喊高念珊:“少夫人。”
  “张成,他们就是我们王旗音律组的精英,平时都是莫心大师带领着他们,我之前跟你说了,在阿里塔节的音律大赛中,总共有三项比赛,其中一项是古琴,这一点想必难不倒你,但另外的两项,乐器是我们内蒙这边特有的乐器,一种是马头琴,另外一种是胡琴,这两种乐器,你懂还是不懂?
  高念珊说完之后,就看着我:“音律比赛是三打两胜,你有把握赢古琴,只要马头琴和胡琴之中你再赢一种,就行了。”
  马头琴?
  我听了之后微微一笑,对于马头琴,我是了解的,我妈是音律大师,年轻的时候喜欢研究各种音律乐器,其中马头琴也研究过。至于胡琴,那对我来说就更熟悉了,二胡就是胡琴中的一种,这个倒是真难不倒我。

  “少夫人,由他带领我们出战?”音律组年纪最长的那位看到我之后,眼神有些怀疑了起来。
  “不错,就是由他带领着你们大家一起出站,古琴方面可以确定,如果他在马头琴和二胡上的造诣也不差的话,那么马头琴和二胡也将由他们带着你们一起出战。”说着呢,高念珊看向我:“张成,露两手吧。”
  “行吧!”
  我笑了笑之后,走上前,拿起了其中一把胡琴,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之后,深吸了两口气之后,开始拉了起来。
  我拉的曲子是《江河水》
  这是胡琴曲子里面怨气最重的一部曲子,和古琴曲里面杀伐果断的广林散不一样,这江河水,要的就是宣泄,把积压的怒气给宣泄出来,当然,真正懂得音律的,一般都不敢拉江河水,因为这首曲子的怨气太重,一旦进入了状态无法宣泄出来,那么将会对自己的身体和精神产生严重的后果和影响。

  所以,在我刚刚拉曲子,音律组的人听到我拉的是江河水之后,他们的脸色直接变了。
  我闭着眼睛,感受着周围的气息,特别是想到高念珊这个疯女人之前有阉了我的念头的时候,我的怒气勃然从曲子里面散发了出来,我的速度越拉越快。
  高念珊听到后面的时候,眸子都眯了起来。
  拉完之后,我深深的吐出了两口气,好爽!
  对于真正懂音律的人来说,其实音律才是最好的宣泄方式,把人的精神状态融入其中,很容易就得到宣泄,当然,也必须要达到一定的层次才行,要是一般的人拉江河水,只会自损。
  这个时候,我发现之前那个年纪最长的男人,看了我两眼之后,深深的点头:“胡琴,你可以带领着我们出战。”
  听到那个长者这么说,高念珊的眸子亮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那么加上古琴,咱们赢的机会很大。”
  高念珊这么说,我的心里突然一动,看着摆在最中间的那一张仲尼式古琴,开口道:“小姑姑,我怕他们不相信,所以我打算表演一曲古琴,如何?”
  高念珊听到我要表演古琴之后,也没想太多,点点头说:“行,那你表演一曲试试,让大家听听。”
  听到高念珊这么说,我的心里就暗笑了起来。
  古琴是仲尼式的,仲尼,就是孔子,在古琴的式样里面,仲尼式也十分出名,我妈妈留给我的古琴,是霸道的伏羲氏古琴,而宋思思的古琴有两把,一把伏羲氏,一把落霞式。

  这还是我第一次弹奏仲尼式古琴,虽然这是第一次接触仲尼式古琴,但其实都差不多,没什么大的区别。
  我走到仲尼式古琴面前站下,本来打算坐下弹奏的,但是我心里一动,接着看向高念珊问道:“小姑姑,等明天比赛,是在室内还是室外。”
  “室外。”高念珊开口道。
  “那我就去室外弹奏一曲试试,室内和室外弹奏完全是两种概念。”
  高念珊点点头,想必这一点高念珊心里也清楚,像国内一些知名的演奏大厅,都是专门设计的,适合声音的反射,要是在外面弹奏,比如现在这里的内蒙,外面广袤无垠,声音传播出去自然有差别。
  后面,我就抱着仲尼式古琴走到了蒙古包外面。
  我走到湖边之后,选择了一处干净的草坪,盘腿坐下之后,我抱着古琴,再次深呼吸,深呼吸有助于进入状态,深呼吸完毕之后,我就微微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周围的环境,然后开始弹奏。
  “峥!”
  古琴声响起。
  “这是什么曲子?”
  “不清楚,继续听下去就知道了。”

  音律组的人在我弹奏开始之后,就低声讨论了起来。
  我呢,继续闭着眼睛弹奏,弹奏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想到了我妈妈,这首曲子,是我妈妈一手教我弹奏出来的,而且也是让我练得最多的曲子。
  “这到底是什么曲子?”
  “真好听,可惜从来没有听过,要是莫心大师在就好了,也许莫心大师可以认出这首曲子是什么。”
  “真是奇怪,这首曲子,给人一种嚣张霸道,同时又温暖如春风的感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竟然在一首曲子上体现出来了。”年纪最长的那名男子脸色吃惊的说道。
  高念珊呢,微微眯着眼睛,享受着这首曲子。
  我呢,一直弹奏,到了后面的时候,节奏完全的快了起来。
  此时此刻,我却不知道。

  在不远处给高念珊的追风马洗澡的那个穿着有些脏兮兮的老黄,在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眼睛瞬间闪烁了起来。
  一曲落比。
  我缓缓从湖边站了起来。
  “张成,这曲子叫什么名字?”等我弹奏结束之后,高念珊主动开口问道:“我对古琴曲也很感兴趣,听过了不少古琴曲,不过这一首曲子,我却从来没有听过。”
  “一手无名的曲子。”我笑了下,说道。
  日期:2016-02-22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