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6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没等包飞扬介绍,钱飞超就自来熟地向朱清中伸出了热情的双手,“朱厅,又见到您了,当年我和鲁市长去财政厅拜访过您,还和您一块吃过一顿饭,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
  来财政厅找朱清中办事的多了,如果说是哪个副市长,朱清中倒是能记得,但是对于跟在副市长身边的这些阿猫阿狗,朱清中又如何记得?不过纵是对钱飞超的面貌哪怕连一点最模糊的印象都没有,碍着包飞扬老学长的这顶大帽子,朱清中耐住性子,笑着和钱飞超摇了摇手,看着包飞扬说:“飞扬,这就是你那位姓钱的老学长吧?我还真记得他!”
  他这才扭过头对钱飞超说道:“老钱,你当时是跟着鲁可意一起来的吧?你的酒量很不错,接连替老鲁喝了好几杯酒呢!”
  钱飞超心中顿时一阵苦涩,知道朱大厅长对他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完全是看在包飞扬的面子上敷衍他。当时那顿饭是放在中午,朱大厅长说下午还要上班,硬是一瓶酒都没有让上,满桌人喝的都是铁观音。
  不过转念一想,钱飞超心情又开朗了起来。朱大厅长明明记不得自己偏偏要说记得自己,这是大好事啊!这说明自己的小学弟包飞扬在朱大厅长心目中地位极重,所以朱大厅长这才会花心思编瞎话来敷衍自己。如果换成阿猫阿狗,朱大厅长用得着费唾沫星子编瞎话吗?别说是费唾沫星子,恐怕是连目光都懒得瞅自己一眼吧?
  惦记着丁主任还在包间里头等着,担心怠慢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钱飞超也不敢在门口多耽搁,抬手把包飞扬和朱清中往酒店里面让。
  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丁凤功快步从里面赢了过来,隔着老远就哈哈笑道:“包局,我可把你给盼来了。哎哟,还有朱厅啊!这可是稀客啊,哈哈……”
  一边跟二人打着招呼,丁凤功一边在心中砸着舌头。真没有想到,中午这场宴会,包飞扬竟然能够把朱清中请过来。身为财政厅排位第三副厅长,朱清中可是有名的老虎不出洞,前一两年还好一点,朱清中偶尔还会给一些地厅级领导的面子,出来应一下景,可是自从一年前传出风声,朱清中有可能要接任财政厅常务副厅长之后,这位副厅长就开始闭门谢客,不接受任何的人宴请。听说前两天市长舒青华到财政厅办事想约朱清中出来,还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却没有想到,包飞扬竟然能够把老朱同志给约出来。看来自己的推测真的没有错,能戴得上特制上海表的人,背景能量果然强大啊!

  寒暄一番,丁凤功就把两人往里面让。趁着丁凤功在前面领路的机会,朱清中俯在包飞扬地耳边,小声说:“老丁这个人不简单啊!听说他为人倨傲,连很多副市级领导的账都不买,却不想对你却如此尊重,果然是眼里有水的人啊!”
  包飞扬压低声音笑着说:“朱哥,我看他是尊重你吧?除非是不想要钱了,否则谁敢得罪你这位财神爷?”
  “少来了!”朱清中轻声一笑:“如果他是市长副市长,尊敬我不意外。他一个市委办公室主任,和财政厅的业务八竿子搭不上边,总经我干嘛?就是冲你的面子!”停了一停,又说道:“待会把戏演足一点,方便把你那位老校友调动出来。”
  包飞扬瞥了眼一直跟在身后不远处,却装做是陌生人的侯水旺,笑道:“你那位得老同学的小舅子,打算让我怎么照顾?”
  “还能怎么照顾?政策上多倾斜一点,加大一点扶持力度呗!”朱清中笑了笑,“作为业务主管部门的领导,扶持哪一家安保公司,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包飞扬明白朱清中的意思,不由得又笑了起来,“朱哥,说起赚钱,侯水旺抱住你这条大粗腿就行了,还用得着专门找我啊?不过你放心,只要我在丨警丨察局一把手位置上,就保证不让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去找侯水旺的麻烦!”
  “老弟啊!”朱清中拍了拍包飞扬的肩膀:“你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朱哥,咱俩谁跟谁啊!”轻描淡写之间,包飞扬和朱清中达成了一项交易,把钱飞超和侯水旺的事情给安排好了。也不枉这两个家伙在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
  一行人在丁凤功热情地邀请下,进了枫林大饭店的豪华包间,丁凤功又遇到了一个难点问题,包飞扬和朱清中两个人都是副厅级领导,他俩的座位该怎么安排呢?

  如果是通常情况,一个省会城市的丨警丨察局一把手和一个是省财政厅的副厅长在一起,肯定是省会城市的丨警丨察局一把手坐在上座,因为丨警丨察局一把手通常情况下海兼任着市委常委和法政委书记,地位和权力显然要比省财政厅副厅长要大那么一点。可问题是眼下包飞扬虽然已经明确是副市级丨警丨察局一把手,却偏偏没有被任命为法政委书记,更没有进入枫林市市委常委班子,所以这酒桌上的位置就有点让丁凤功难以安排了。

  钱飞超站在一旁不敢说话,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以手腕圆滑著称的市委办公室一把手丁凤功丁主任做了难。
  包飞扬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就笑嘻嘻地拉着朱清中往上席上坐,“朱厅,在座就你一位省领导,这个位置你是当仁不让。”
  朱清中又如何敢在包飞扬面前占这个便宜?别说大家都是副厅级,就算包飞扬什么职位也没有,在这种非官方宴会的场合里,他也不能坐包飞扬的上手啊!
  “今天我是来参加你们枫林市的宴会,算是过来做客。那个位置才是我的!”说着也不容包飞扬解释,一屁股坐到主宾的座位上。
  气得包飞扬冲着朱清中直瞪眼。
  我的哥哥哎!你这样坐,不是诚心暴露弟弟我的身份吗?
  朱清中端起茶杯低眉搭眼的喝起了茶,一副我不管的样子。
  包飞扬咬了咬牙。
  好吧,既然你不管,我也不管了!
  他一屁股坐在了朱清中的左侧,也端起一杯茶,优哉游哉地喝了起来。
  丁凤功看着空空如也的首席,又看了看坐主宾和旁边位置的朱清中和包飞扬,只觉得牙花子发疼。
  这是什么情况啊?
  你们两位大佬都坐在旁边,那么首席谁敢坐呢?如果真的要按照地位等级来排的话,恐怕我只有打电话把我那位担任省委副书记的姐夫哥搬过来才能坐在首席吧?

  丁凤功就扭脸看着钱飞超,钱飞超苦笑着摊开了手,那意思是说,丁主任,我这个小学弟就这个脾气,我也没什么好办法。
  无奈之余,丁凤功只得紧挨着朱清中坐了下来,钱飞超也不傻,拖出了包飞扬身旁的一把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至此,因为座位而引的礼节之争,算是勉强告一段落,包飞扬本来坐的是主宾旁边的位置,到最后却反而变成了事实上主位,丁凤功暗暗摇了摇头,心说,规矩全给搞乱了!
  三位负责包房服务的,穿着大开叉旗袍的女服务员,刚才一直站在门边,等几位贵客全部坐定后,她们很有礼貌地进了包房,又是端茶又是递水,服务态度恭敬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