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101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何况,市林业局隔得那么远,就算通知到了,从市里到县里,就算是长着翅膀飞过来,也需要时间的好吧。
  郭振在林业厅里,算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但是他背靠着林业厅,下到各区县,那受到的待遇,都是相当不错的。甚至于,他到各市去,也没被人这么顶撞过。
  顿时,郭振就大怒,语气瞬间提高了不少:“我确定我们承受不起!你能怎么样?”
  郭振这个话一说出来,董达承和黄顺二人都没有出声劝阻,很明显是要和郭振共进退。毕竟,刚才他们听到张文定的话,心里也是特别火大——县里的干部,什么时候敢这么跟省里来的人顶撞了?
  是的,林业厅这几个人,就认为燃翼县里现在顶撞了他们。具体到张文定这个一县之长身上,那就不仅仅只是顶撞,甚至是目无领导,是威胁领导。
  “我肯定不能怎么样。”张文定自然不会被郭振这个愤怒的表相所迷惑,也肯定不会在这时候说出什么明显目无组织的话,他淡淡然一笑,道,“林业厅关心我们县里的林业工作,县里对于省厅的工作,肯定是要无条件支持的。”
  说完这个话,不等对方几个人答话,张文定便扭头对余世文道:“余县长,这几天你就全程陪好林业厅的同志们,丁奉同志也要全程配合好。不管要去哪里,各乡镇有不听招呼的,你直接处理,不要担心有什么问题,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持你!另外,丨警丨察局那边……我让吴山为全力配合你,给你们派几个业务能力很强的丨警丨察,务必保护好林业厅同志们的安全。呃……林业厅总共八位同志,那丨警丨察局,就出八个民警吧。”

  这个话一落音,不仅仅董达承等人满脸震惊不敢置信,就连余世文和丁奉都觉得不可思议,只觉得自己三观都要乱了。
  擦!张县长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先前称呼林业厅的几位为领导,现在就直呼同志了,还要各乡镇都打起精神来防范他们,甚至还要出动丨警丨察对他们实际一个盯一个的措施,这不是把他们当上级领导,而是要当成危险分子了吧?
  用对付阶级敌人的方式来对待自己的同志,这……不太合适吧?

  只是,不管合适不合适,反正余世文和丁奉是不会反对张文定的话的,而且在这种时候,更是劝都不能劝——关键时刻,必须和领导保持一致,坚决不能掉链子!
  得罪了林业厅,大不了以后问厅里要不到钱了,但得罪了张文定,以后在县里日子还怎么过?
  燃翼县这边的态度,真的是彻底激怒了林业厅的众人,董达承身为这次下来检查工作的领队,而且身负厅领导的重托,自然不可能遇到这么一点阻力就软蛋了,顿时伸手一指张文定,怒道:“张文定,你算个什么领导干部?你这是和组织上作对!你这么干,考虑过后果吗?”
  “你这个话我就听不懂了。”张文定微笑着说道,“我对组织无比忠诚,对上级部门的检查也是全力配合。你这么给我扣帽子,是代表林业厅对望柏市委表示不满吗?还有,敢这么伸手指着我,你考虑过后果吗?”
  林业厅对望柏市委表示不满?

  这个,不管是不是真的有不满,董达承都不敢代表林业厅来表达啊!
  更可恨的是,董达承还是第一次被下面区县的人问考虑过后果吗这种话,这让他这个省厅来的人觉得再也不能忍了。
  是的,这是要个人,都不能忍啊!
  你张文定只是燃翼的一县之长,你以为你是望柏一市之长?竟然敢对我说这种话!
  然而,尽管不能忍,可董达承这时候却不敢乱说话了。
  张文定在这瞬间,气势全放,竟然压住了董达承的气势。
  真要说起来,省厅里的正处,在下面确实算是个领导,但他们平日里,在省厅也是属于夹着尾巴做人的,厅领导才是领导呢——他们不是领导,而是为领导办事的。
  张文定却不一样,现在的燃翼,说张文定只手遮天也不为过,权力太大,威信太高,养成的习惯就不指挥别人,而不是像董达承一样给别人做服务,所以这气势上,张文定就相当足。
  更何况,张文定是经历过生死考虑的习武之人,血气涌动之下,煞气随身,更具气势。
  气势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虽然同为正处级,但张文定手下光管着的副处,就比董达承处里所有人都多,更别提更多的中层干部了。
  所以,张文定尊重董达承的时候,可以当董达承是领导,可要对董达承不爽了,那董达承的份量还比不过县府的一个副县长。
  在这种情况下,张文定气场一开,董达承必然就弱了。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董达承能够混到现在的位置,眼力还是有一些的,虽然他不知道张文定背后是谁,但这么年轻的一县之长,并且还主持县委全面工作,就算是用脚后跟去想,也想得到,这个张文定在省里有着很强悍的靠山。

  不过,就算张文定有靠山,董达承也没有多害怕——干工作,如果怕这怕那,就什么都干不好了。
  但是吧,董达承不怕害怕,却不代表他愿意莫名其妙跟人结仇——为了工作而争执甚至是动些手段,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把工作问题变成了私人恩怨,那就太划不来了。
  好在,董达承能够混到这个位置,应变能力还是有一些的,所以,直接就无视了张文定要把事情往私人恩怨上扯的意思,只说工作:“你们县里这个态度,我会向厅里反应,建议厅里跟你们市里沟通。”
  这个话,其实就是示弱了。
  林业厅来的一众人等听到这个话,心里相当不好受,也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了。
  毕竟,这是在燃翼,是张文定的地盘,董达承这也算是老成持重之举——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而燃翼县里的人,不管是余世文,还是丁奉,甚至是林业局其余的领导干部,见到张文定对省里来的人都这么说话,并且还压住了省厅来人的气势,都觉得很是解气——别说省里来条狗都比县里的人高贵,你们就是来个处长,还不是被我们张老板死死的压着?
  跟着张老板,不管有没有前途,最起码可以硬着腰杆!
  人嘛,谁还能没点情绪?
  林业厅的情绪这么一上来,就连丁奉,都在这一瞬间胆子上长毛,对着董达承等人道:“董主任,几位领导,县委县政府这么重视省厅的工作,我们还是先过去吧,有些工作,局里只是一些细则,具体的大方向,全县林业工作的系统布局,也牵涉到农业、水利、国土等等方面,这个还是要县政府才有详细的规划。”
  这个话,多少有点语无伦次,但意思却是表达得相当清楚——咱们还是听张县长的安排吧。

  不过呢,虽然意思是那个意思,但话说得还算好听,至少算是给了董达承等人一个台阶下——先去县政府听取一下县里的工作汇报嘛。
  然而,董达承虽然不想和张文定结下私人恩怨,但也不愿意就此听从了张文定的意见——不和张文定结怨,那是展示他省厅来人的大度,不跟下面人一般见识。
  日期:2017-02-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