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0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名三十多岁、体形匀称的男人,剑眉一挑:“就是,连他妈枪把子都没摸过,竟然他娘的在曲局面前卖弄。在会议室的时候,我就看他不上眼,要不是还有外边的人在场,我早就让他下不来台了。”

  “曲局,你说句话,看怎么收拾他?一个生瓜蛋子,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想翻天了不成?我看他是活腻歪了。我柯晓刚就不信这个邪。”一名自带卷发的年轻男子说着,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腰间。
  “曲局、张局、柯队,不要操之过急,小不忍则乱大谋。”一个体形较瘦、戴眼镜的男人劝解道:“我看他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恐怕……”
  自称柯晓刚的人马上打断了对方:“狗屁,他不就是背了几条军队礼节,不就是学了个敬礼吗?我看他那就是临时抱佛脚,现学的,今天要是再让他多说十分钟,指定露馅。杨天明,我看你是想*舔人家屁*眼了,又是买新东西,又是打扫卫生的。就连人家带的一个跟班的,你都当成了大*爷,殷勤的给人家办手续、安排宿舍的。姓楚的就没赏你一个黄马褂穿?”
  坐在主位的长方脸男人发了话:“晓刚,让老杨说。好多事都是我安排的,他只是奉命行*事。今天的事也不怪他,你没见老赵也一直盯着吗?老赵可是政委,老杨也不敢不听。”然后,他语气一缓,“老杨,你不是号称‘小诸葛’吗?就给我们说出个道道来。”

  “那个白毛老赵经常和你做对,也不是好东西。”嘟囔一句,柯晓刚便不再言声。
  眼镜男人点头道:“好的,曲局,我就说说我的看法。今天姓楚的找曲局的茬,不像是临时起意,倒像是提前设计好的。轮到他发言时,他直接给众人敬礼,迅速把大家注意力吸引过去。接着,他先故意向曲局示弱,称自己是新兵,巧妙掩饰了敬礼的不合时宜之处。然后借着曲局的问话,炫耀他背诵的那些东西。在背的过程中,他先是拉萧书记做挡箭牌,以免被人中途打断。接着又给萧书记戴高帽,言必称‘领导’、‘首长’,还说了给萧书记敬礼的事。同时,他把给干警敬礼,说成了对老兵的尊敬。

  表演一番之后,他又问曲局,他给萧书记和众人警礼是否合适。萧书记和众人都在场,曲局只能认可了他的做法,否则既得罪领导,也得罪众人。然后,他就以军礼规定,给曲局设了一个套。在这种情况下,曲局才不得不立正,并向他敬礼,还以对待首长的方式,回答了他的问话。这样,他就落了曲局的面子,达到了他的目的。而他的这一套表演,都在用‘我是一名新兵’做托辞,这样就进退有距了。”

  柯晓刚忍不住骂道:“真他*妈阴险。我看他就是耍阴谋在行。可我们好多时候都需要真刀真枪的干,光背几条规定顶个屁用。”
  眼镜男人继续说:“不然。虽然他耍了阴谋,可他却是巧妙的借了力,借了曲局说的‘新兵’二字。然后以此为托辞,耍了那些手腕。另外,他也不光是背了几条规定。柯队,你注意到他在台上的站姿没有?和你这个刑警队长比,怎么样?当时我观察到,他两脚分开大约六十度,两腿挺直,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贴紧。那可是标准的站姿。还有,他挺颈、挺胸、挺腿,收下颌、收腹、收臀。他大睁双眼,直视前方,头向上顶。这也是标准的‘三挺三收一睁一挺’。即使他这些只是现学现卖,可也说明他是有心人,他学的极其标准,我们不得不深思。”

  柯晓刚不以为然:“什么意思?怕了,认怂了?我看……”
  “晓刚,少说话,我们确实该深思。”坐主位男人打断了对方,然后盯着那个一直没说话的男人道,“‘二诸葛’,你怎么看?”
  被称“二诸葛”的人,扫视了一圈屋内众人,缓缓道:“这家伙不是善类,要从长计议。”
  “这……”柯晓刚支吾了一声,见众人面面相觑,便以不再言声。
  厉剑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楚天齐自己。他一边吸着香烟,一边想着今天的事情。今天让曲刚下不来台,既是情势所迫,也赖曲刚自己送上门来。
  今天市局没有人出席宣布大会,王秀荣又故意给穿小鞋,堂堂副处级局长竟然在主席台没有位置。各种迹象表明,自己被冷落了,被严重削了面子。可有些事情却也无奈,发作不得。尽管楚天齐很想找回面子,很想为自己找回尊严,可也一时没有什么好办法。
  会议一开始,王秀荣又一次以“新兵”一说,故意影射自己是外行,故意贬低自己。楚天齐当时真想指着对方鼻子大骂“臭婊*子住口”,但显然不行,只能是想想。同时,他也在想着如何找回面子。也是曲刚咎由自取,竟然也想拿“新兵”一说落自己面子,那就怪不得自己,怪不得拿你姓曲的做出气筒了。
  果然,曲刚还真配合,竟然一步步的按着楚天齐的设计,进了圈套。他不但让曲刚自取其辱,也顺便回击了王秀荣,还小露了一手。尤其,最后全场整齐喊出“有”字,并齐刷刷敬礼的场景,更是让楚天齐热血沸腾,倍感荣耀。本来一个相对冷清的上任仪式,却变成了自己的闪亮登场。
  想想当时的过程就好笑,想想当时的场景就激动,但楚天齐也知道,这刚一上任就把曲刚一系人马得罪了。
  但转念一想,楚天齐觉得还是得大于失。从今天的情形看,即使自己不打击曲刚,曲刚也对自己不感冒,也未必配合自己。否则,对方就不会在大厅广众之下贬低自己,竟然把自己同他的儿子相提并论。如果当时自己不回击的话,那不但丢了面子,还丢了里子。恐怕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是一个软蛋,要想顺利展开工作的话,会很困难。自己打击了曲刚,也就相当于首次立了威,最起码会争取到一部分人对自己的初步认同,是有很大收获的。

  今天虽然有了一定的收获,便好多事情都不是提前心里有底,即使取得了效果,也只能算是临时的神来之笔。今天最让楚天齐心里有底的,就是对现场好多人基本档案有了初步了解。他不但记住了对方的姓名,还把人和职务对应上了。这还要感谢自己的老同学周仝,感谢她这个信息科长提供的准确信息。
  楚天齐一直以为周仝已到刑警队工作,因为以前他还应周仝要求,为她向周子凯讲情,周子凯也基本答应了这件事。只到上周六,周仝接叔叔电话告知,去见楚天齐的时候,他才知道她在信息科做科长。周仝告诉他,党校毕业后,她回局里两个月就怀了孕,调刑警队的事只好暂时搁浅。产假结束后,她重新回到单位。初为人母也已经少了一些固执,多了一些温情,她没有再坚持到刑警队,而是到信息科做了科长。

  日期:2017-02-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