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厉剑和小田一起去取车,取小田的车,结果取车可费了劲。两人从洗浴中心出来后,直接去了汽车装具店,等到装具店一看,根本没人。小田立刻联系装具店老板,老板又联系看门的亲戚,原来亲戚的孩子半夜发病,老板亲戚送孩子去医院了。这么一折腾,等看门人回到装具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在等候的期间,厉剑一直没断了给楚天齐打电话,可就是打不通,他的心情越来越急,预感也越来越不好。

  等厉剑看到战友汽车时,却觉得没法开了,洗车太好了。那是一辆新的进口奥迪A2汽车,上市也才一年半,进入国内市场可能还不到一年。这辆汽车是小田爸爸送给儿子的,连车牌还没拿到手呢。这要是有个磕碰、刮蹭,尤其要是拉了浑身鲜血的伤者的话,没法和战友交待,对于新车来说也不吉利。
  看到战友犹豫,小田直接说了句“哥们,开吧,就是把车丢了也不要紧,反正我爸是大老板,我再找他要。”说完,小田把汽车钥匙硬塞给了厉剑。
  事情紧急,不容耽搁,厉剑向战友一抱拳,说了声“谢了”,告辞战友,驾驶着新奥迪直奔许源县而去。
  刚出市区,厉剑再次拨打楚天齐电话,手机终于通了。当他听说对方安然无恙时,顿时放了心,便挂断电话安心开车。这可是新车,要磨合的,他放慢了车速,在九点半多的时候才到了许源县。在路上的时候,厉剑也看到过交警,但交警并没有查这辆只有临时牌照的车,可能是车太好,交警也不愿意得罪车主吧。

  当厉剑刚到党校招待所楼下的时候,楚天齐就从里面出来了,要在十点前赶到县公丨安丨局,参加上任宣布大会。时间紧急,楚天齐也没来的及细问,同时心里也在盘算着一会的发言。
  厉剑讲完整个过程,点燃那支香烟,吸了起来。
  “谢谢,谢谢你,也谢谢你的战友。”楚天齐由衷的说,“你没和我讲你战友要来,我应该当面去感谢的。”
  “局长,您那么忙,不用客气。咱们以后常在这儿,也肯定会经常去市里,见面机会多的是。”厉剑真诚的说,“再说了,你刚到这儿,就有人盯上你了,还是小心一些为是。”
  “好吧,以后再补,一定要谢谢你的战友。”说着,楚天齐话题一转,“对了,那天你听他们说话时,听没听出来他们的身份?”
  厉剑思索道:“我想想……没听出来。”然后他又道,“他们只字未提您的局长身份,只说了您的名字。对了,有一个人说了句‘不就是个副乡长吗’。”

  这就对了,和“痦子赵六”交待的一样,看来对方应该不是冲着自己这个局长来的,应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楚天齐点点头,“哦”了一声。
  厉剑试探的问:“局长,那到底有没有人找您麻烦?”
  “有,不过也是赶巧,赶巧我和雷鹏混过,赶巧我以前和别人也练过几下武把操,才有惊无险。”楚天齐简单向对方讲述了半夜的事。
  当然,这次讲述,楚天齐偷换了一些事情。他把首都培训学到识别黑话的本事,说成了是听雷鹏说的。把父亲教的武功,说成了是和别人练过几下子。至于最后给“痦子赵六”用的手段,包括“痦子赵六”的交待,他直接略去,只说对方发现事情败露后,简单交手几下,就跑掉了。

  楚天齐没有和厉剑讲首都培训的事,也没有讲和父亲练功的事,这并不是不信任对方。而是这两件事都被要求不要和别人谈起,尤其是对首都培训的事保密,更是被上升到了“讲政治”的高度。至于他适当透露自己能打几下,是为了让对方放心一些,以免过多担心自己的安全。而且以后两人要经常在一起,尤其还是现在这种工作,厉剑也肯定能看到自己施展工夫。
  厉剑倒是对楚天齐的讲述深信不疑,接话道:“万幸,万幸。局长,平时出去的时候,一定要带上我。我是侦察兵出身,也专门练过。”
  楚天齐调侃道:“你是不相信我的功夫喽。”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厉剑忙不迭的说,“保护您的安全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多一个人也多一份照应。您现在是公丨安丨局长,肯定会得罪一些恶人、歹徒,甚至亡命徒,何况现在您已被人盯上了,昨晚的事不就很危险吗?”
  楚天齐一笑:“哈哈,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的心意我知道。”
  厉剑面色一松,也开了一句玩笑:“局长,要是有私人约会的话,我可以离您远点,但也要在附近保护您。”
  远在异乡,几句调侃的话语,倍感亲切,两人的关系也亲近了不少。抛开刚才的话题,楚天齐向厉剑询问起玉赤开发区的一些事情来。
  郊外一处隐蔽所在,一个瘦削的男人隐在屋子黑暗处,手机正放在耳朵上。
  手机里传来的也是男人的声音:“大哥,‘痦子赵六’留下一张纸条走了,说是家中老母病重,需要回去照顾。”
  瘦削男人道:“赵六走了?上午不是刚拿上赏钱吗?这也太巧了吧?”
  “我也觉得巧,我只出去半天,他就没了影,提前并没说有事。会不会是他早有打算?会不会晚上的事……”说到这里,电话里对方的声音停了下来。
  男人想了想,冷森的说:“马上追查赵六的下落,如果发现他撒谎,就按规矩处置。另外,继续派人盯着那个姓楚的,看那小子到底伤的怎样?还有没有气?要是已经有人把他弄回沃原的话,就暂时先放过他。”
  许源饭店是许源县政府经营的酒店,是许源县数一数二的酒店。饭店主楼共十层,一至三层是餐饮区,四层以上是住宿区、会议区。主楼旁边另有一座三层配套建筑,经营着洗浴和KTV。

  许源饭店生意很是红火,几乎每天都客源爆满,尤其餐饮包间更是如此。如果不提前预订的话,肯定订不到,至于那些好的特殊餐包更是别想。这些好的特殊餐包都设在三层,用一些吉利数字标门牌。最好的是“八八八”,然后就是“六六六”,其余的那几间就是“六一八”、“六一六”等。要想定这样的包间,不是肯花钱就能办到的,还必须是身份足够才可以。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但“六六六”餐包里的客人还没有走。这拨客人共五位,都是男人,他们正满嘴酒气的大声谈论着,还不时冒出脏词、脏句来。
  坐在主位的中年男人,长方脸、短头发。此时他已经喝的眼珠发红,正在不停的骂人:“妈的,一个黄嘴叉没退的生瓜蛋,竟然敢触老子的眉头,真他*妈的给脸不要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