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4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他妈又能想到这个身材瘦削的小白脸,发起飙来这么狠?
  这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战斗。
  “我不是绝世高手,我也不会把丨内丨裤掏出来套在头上,但我比你们厉害,比你们不讲道理。”
  陆羽冷眼扫视一周,被他目光注视着的人,顿时噤若寒蝉,不敢跟他对视。

  单纯武力值带来的震慑和压制。
  “我就真的搞不懂了,来挑事之前,为什么不去打听打听我陆羽是什么人,是你们这群阿猫阿狗能惹的?”
  陆羽无奈耸耸肩,“在老子面前装什么野兽?”
  他摆了摆手,纳兰元述得令,一手抓一个,老鹰抓小鸡,来回三趟,将这几个二世祖全都扔了出去。
  “婶娘,这几天三爷的丧事我会帮着打理,你放心,有我在,什么阿猫阿狗都别想在这里挑事。”陆羽跟刘三爷老婆说道。
  妇人没什么见识,也有些被吓住了,自然陆羽说什么就是什么。

  陆羽也是叹了口气,难怪刘三爷会跟他托孤,他这个老婆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花瓶,若没个挑大梁的角色站出来,这孤儿寡母的,真能被人给生吞活剥。
  这不,刘三爷尸骨未寒,这个叫刘小刀的所谓亲侄子,不就跳梁小丑一般跳出来的?
  略微摇了摇头,陆羽开始给刘三爷上香,在他灵位前磕了三个头,然后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刘叔,放心吧,婶娘和西瓜,我会替你照顾,你也不会白死。不管他是谁,有什么大背景,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赵长生么。
  你给小爷等着。
  陆羽刘三爷灵堂那里待到中午,本不想走,王玄策看他脸色实在难看,说阿瞒,这里有师哥看着,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休息吧。
  看王玄策那架势,陆羽要是不走,他立马就得叫纳兰元述把他敲晕了带走,也只得同意。
  回到别墅,大概下午两点过,苏倾城不在,唐萌萌跟赵有容一前一后也都走了,偌大一个别墅,空落落的。
  无来由,就有些心烦意乱。

  他狠狠锤了墙壁一下,然后就捂着自己的拳头,疼得。
  妈拉个巴子,脑残言情剧的套路果然不适合他。
  得勒,身体重要,躺在床上,是想睡的,却怎生也睡不着,想了想,打出去一个电话。
  “新郎倌,不陪着自己的妻,跟我打什么电话?这是喜新厌旧了想跟本小姐玩婚外情?”
  电话里面传来江依依略微揶揄的声音。

  “滚。”
  “喂,口气怎么这么冲。”江依依没好气道。
  “刘三爷死了。”陆羽沉声说道。
  江依依沉默了一会儿,知道陆羽跟北城这位三爷是什么关系,想了想,说道:“那个——谁干的?”
  “应该是赵长生。”陆羽冷声道。

  江依依察觉到了陆羽语气中的冰寒意味,凝声道:“喂,你不会想帮刘三爷报仇吧?赵家可不是段家这种江海二流偏下的世家。赵家当之无愧钟鸣鼎食、三代荣华的大族。可不是你这种小身板惹得起的。便是李景略也惹不起。”
  “道理是那个道理,但我觉得,我叔不能就这么白死了。七十多刀,呵——很好,好得不得了。”陆羽淡声道。
  语气其实没有什么起伏。
  但江依依能听出来他话语里面,暗蕴的愤怒。

  如大海底下行将爆发的火山,表面上风平浪静,底下已经是翻江倒海。
  “陆羽,三思而后行。”
  “当然要三思,我还要六思九思一百多思,还要请你帮我思。”
  “你——”
  江依依被噎住,哭笑不得。
  “姓陆的,你这个混账,你他妈是犟驴子变得吧!”她气得破口大骂。
  “犟驴子哪有我倔。”陆羽笑了笑。
  “那你要我做什么?”江依依沉默了一会儿,无可奈何。
  江依依在陆羽身上下重注,很快就收到了回馈。
  单是弄死了一个吴天南,就让她赚得盆满钵满。

  很早就知道的。
  陆羽比段天狼和熊子都厉害和骄傲,自然也更加难以掌握。
  或者说,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能被人掌控的。
  她这时候才悚然一惊。
  不知不觉,她与他的位置,似乎就换了过来。
  不是在他掌握和控制陆羽,而是陆羽反过来牵着她江大小姐的鼻子在走。
  最可怕的是,她甚至还没有察觉。

  很小的时候,太爷爷还在,喜欢给她说一些她当时听不太懂的话。
  譬如有这么一句。
  有一种男人,你把他放到十个人里面,他丝毫不起眼,一百个人里面,也不会特别出众,但若是放到一万个人里面,那第一眼看到的,绝对就是他。
  这种人,天生为大场面而生,永远不会被人掌握和控制。
  江依依突然觉得,陆羽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是越相处的久,越觉得深不可测,容易被他潜移默化占据主动的那种家伙。

  她不知道的是,这就是天机门人最厉害的地方。
  除了陈青帝这个叛出师门的另类,但凡天机门人,从一而终都在贯彻王道。
  能春风化雨、也能杀人无形的王道。
  “放心吧,我不会太为难你。你有自己的家族,有自己的考虑。我只需要资料罢了,赵长生的资料,赵长生老子的资料,所有赵家厉害人物的资料。以及——关键时刻,你江大小姐稍微给我一点帮助。”陆羽淡声道。
  “我怕稍微着就把整个江家的搭进去。姓陆的,你得让本小姐考虑考虑。”江依依答道。
  “行。”陆羽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还是没有睡意,想起了师父教诲,心浮气躁的时候,可不适合思考问题,便找来宣纸,开始写字。

  很狂放的笔法,不是他惯用的颜体行书,而是用的张旭体狂草。
  不是什么文绉绉话语,而是简单六个字。
  “人在做,天在看。”
  陈道藏跟他说过,一个男人做事要顺从自己本心,从心所欲不逾矩,大抵也就是这个意思。
  你做了事情,天老爷不一定会看,但地下埋着的尸骨,那是一定在看的。
  但求问心无愧吧。

  陆羽放下毛笔,倒床就睡,黑甜如死。
  下午三点醒来。
  陆羽简单洗漱,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直接驱车赶往倾城集团,在孙丽阻拦之下和苏倾城错愕目光中,一脚踹开她办公室的大门,闯了进去。
  “姓陆的,你是打算在我这里逞你陆小爷的威风?”苏倾城咬着嘴唇说道。
  陆羽没有说话,坐在了她的对面,一动不动看着她。

  苏倾城看着这个脸色略微苍白的男人,脸上表情一如既往平静,却暗藏着最深沉的悲凉。
  广大沉默的悲凉,如北地大雪过后,倾洒在雪地上的。那一片片月光。
  心思敏锐的她,顿时察觉,出事了。
  “倾城,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事情生我的气,我来是跟你说一件事情,刘叔死了。他救过我们两口子的命,这是大恩,我得去报。”
  “这几天,我会很忙,可能没有太多时间在乎你的感受,如果你心里有什么膈应,我希望你现在就能跟我说清楚。”
  陆羽看着她,继续说道:“你跟我都是认死理的孩子,我记得你跟我讲过,既然答应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我是这么认为的,我想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孙丽看到这里,连忙出了办公室,将房门带上。

  “真想知道?”苏倾城问。
  陆羽点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