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新局长和政委走来,办公室主任杨天明迎上前去,敬礼并做了自我介绍。
  面前的杨天明身高一米七左右,体形较瘦,戴着一副眼镜。楚天齐回礼后,没有多和对方寒喧,而是指示其打开办公室屋门。同时在脑中现出对方的信息:杨天明,四十九岁,历任乡派出所副所长、局办公室副主任,三年前升任指挥中心暨办公室主任。
  进到局长办公室后,楚天齐没有坐到办公桌后,而是和赵伯祥坐到了沙发上。
  杨天明站在当地,向楚天齐请示:“楚局长,这是您的办公室。我今天上班才接到您要到任的通知,好多东西都是现出去采买的。您看还需要添置些什么,或是有什么不妥,请吩咐。”
  楚天齐挥了挥手:“杨天明同志,我看看再说,你先忙去吧。”
  “是。”杨天明答应一声,向门外走去。
  “等一等。”赵伯祥叫住了杨天明,“你要追一下楚局长警服和警衔的事,要快,越快越好。”
  “是。”杨天明点点头,“我现在就去跟进。”说完,他走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楚、赵二人。
  赵伯祥道:“局长,这几天我一直在市里开会,昨天晚上才回来。你办公室的布置,应该都是由杨天明负责的,有什么地方不合适或是需要调整的,尽管吩咐。”
  楚天齐道:“好的,我看看再说。”
  随便闲谈几句后,赵伯祥告辞离去。
  关上屋门,楚天齐迅速在各个角落检查着。在首都学习期间,他曾经专门接受过特工培训,检查监听设施就是其中一项内容。现在自己不远千里来到异地,又担任的是危险系数较高的职务,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他检查的很仔细,不但看了房屋的边边角角,还关注了各种设施和摆件,就连桌椅、柜子的内侧和底部也没放过,包括坐便器储水箱里也看了个仔细。还好,连续检查两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监听设备。

  里里外外转了两圈,房间布局以及设施也看了个清清楚楚。房间分里外两部分,用墙壁和门隔开。里边是卧室和卫生间,卧室与卫生间之间有门,外边是办公室。办公室面积大约有四十平米左右,老板台、老板椅、沙发、茶几、档案柜、饮水机、绿植一应俱全。
  房间很干净,桌椅、沙发、柜子等一尘不染,光洁如新,门窗也擦的直反光。床*上用品、洗漱用品都是全新的,就连台历也是今年新的,日期撕到了三月八日,正是今天的日子。看到这些,楚天齐很满意,对杨天明的初步印象也较好。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对着门口方向,威严的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厉剑走了进来。他看了一下屋里,见没有外人,这才说道:“楚局长,组织部手续都已办妥,关系也已到局里了。”
  “是吗?够快的。”楚天齐笑着道,“你继续给我当专职司机,先把关系放到办公室。你在开发区是副股吧?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给你挂个办公室副主任职务。”
  “只要能在您领导下工作,职务不职务的无所谓。”话虽这么说,厉剑的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然后他不无忧虑的说,“局里会不会已经有专职司机人选呢?”

  楚天齐想了想,说道:“这个我倒没问,如果已经有人的话,就再变通一下。”
  “笃笃”,敲门声又起。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屋门推开,赵伯祥走了进来,进门就说:“局长,该吃午饭了。”
  晚上九点。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局长办公室。

  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椅子上,正在抽着香烟。
  厉剑从里屋出来,坐到了楚天齐对面:“局长,我刚才检查了一遍,没有监听设备。”
  其实楚天齐已经检查了两遍,但他不会点破。因为对方并不知道自己首都三个月培训的事,更不知道自己参加了好多特殊项目强化训练。他用手一指桌上烟盒:“抽烟。谢谢你,有你这专业的侦察兵在身边,我踏实多了。”
  厉剑取出一支香烟,说道:“局长,这是我应该做的。”
  楚天齐问:“事情都办妥了?”

  厉剑马上回答:“办妥了,我刚才出去陪战友吃饭,饭后他就把汽车开走了。我的入职手续全办利索了,宿舍就在四楼,我自己一个房间。是杨主任经手办的,赵政委也亲自过问了。谢谢您,局长。”
  “不用客气。咱俩不远千里来到这个陌生地方,互相都是一种依靠,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随便点儿。能顺利按照我的预想安排,也是正好赶上以前局长的专职司机调走,一直就没补充。另外,办公室副主任的事,还要等待时机。”楚天齐一笑,“对了,我现在一直纳闷,你是怎么知道有人晚上要对付我的?早上时间仓促,也没来得及问,下午咱俩又一直没碰上面。”
  “局长,是这么回事,也是一种巧合吧……”厉剑讲述了整个过程。
  听着厉剑的讲述,楚天齐明白了事情的前后经过,串起了整个过程。
  原来,在前天下午,厉剑接到要文武通知,他的调动手续已经办理完毕。跨市调动手续能够办理这么迅捷,主要是沃原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小孙亲自跟进的结果。于是,厉剑连夜赶到市里,昨天早上一上班就在小孙那里拿到了手续,立刻坐车赶到了定野市。
  昨天到定野市以后,趁着还没下班,厉剑办理了一张手机卡,新买了一部手机。在从手机店出来的时候,遇上了一同当兵的战友小田。战友见面分外亲,做为东道主的小田自是热情招待,又是喝酒,又是唱歌的,然后到洗浴中心洗浴。
  今天凌晨,厉剑在去卫生间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一个房间说话的声音。本来他无心去听,但“楚天齐”三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贴着门缝听到了全部内容,顿时心惊,原来是有人要报复楚天齐。他的第一反应,是电话通知楚天齐,结果他躲在卫生间打了好几遍,也没打通。他又按照听到的内容,拨打许源县党校招待所的电话,可是电话根本不通。其实是服务人员为了怕半夜有人打扰,故意拔掉的。

  厉剑当时看了看时间,是凌晨三*点多,这可怎么办?他决定连夜赶往许源县。尽管时间可能来不及,但他觉得万一出现了什么意外,最起码也能早些发现。他把自己有急事要去许源县的事告诉了小田,但没说具体事情,因为那只是偷听到的信息,真假难辨,而且他也不想把战友牵扯进去。
  小田听说厉剑要连夜打车去,却又不说具体事情,知道事情重大,就要陪他一起去。厉剑自然是谢绝了战友同去的好意,却接受了小田开车去许源县的建议,他也不得不接受。因为深更半夜打车走好几百里,路上好多地方还没有人烟,出租司机是不敢去的,他也打不着车。
  日期:2017-02-26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