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4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包厢里的五个人一同惊讶地看向门口,进来的是一张略有些熟悉的脸。
  梁健皱了皱眉,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梁书记,娄市长,你们怎么来了都不通知一声?”走进来的是该酒店的总经理,张裕民。
  梁健第一次来该酒店吃饭的时候,见过。

  梁健和娄江源各自心里是一万头羊驼飞奔而过,想着两人都已是尽量低调地来了,却没想到这张经理也是个‘神通广大’的主。
  梁健没动,他不是很喜欢这个张经理。娄江源对这个张经理的背景了解得更多一些,出于客气,站了起来,迈了一步,伸手握住了张裕民递过来的手,笑道:“张经理是大忙人,不过就是来吃餐饭,哪里好意思麻烦你!”
  “这哪里是麻烦,这是荣幸。”张经理说着,目光一扫,就落到了广豫元身上,当即微微一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广秘书长了吧?”
  广豫元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还是站了起来,跟他握了个手。刚松手,张裕民的目光就移到了坐在广豫元边上的那位年轻男人,也就是氧气广场项目负责人,华夫。他略一打量,就笑着问:“这位是?”
  华夫站起来,握了个手,笑答:“你好,华夫。”
  “姓华?”张裕民脸上的笑容滞了滞:“华姓可不多见,能和梁书记娄市长还有广秘书长一桌吃饭的,就更不多了。你跟华晨集团的华董关系不浅吧?”
  其实,梁健也有这样的困惑,只是没问出来。此刻张裕民问了出来,他也就顺便听着了。只见华夫还是那样的笑容,没变,口中平静回答:“华晨集团的华董那可是传奇人物,我怎么高攀得起。”
  这时,旁边的广豫元插进话来:“张经理吃过了吗?没吃过的话,要不一起坐下来吃一点吧?”
  广豫元本是一句客套话,是不想他刨根问底,却没料这张裕民是个脸皮厚的主,当即就呵呵一笑,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嘴里还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怕你们笑话,我今天就吃了个早饭,午饭都忙得来不及吃。”
  梁健原本略好的心情,被他这一坐破坏得一干二净。或者应该说,这屋子里所有人的好心情,都被他这一坐给破坏了。

  原本是打算深入沟通一下的晚宴,只好仓促结束。张裕民笑呵呵地送着梁健他们离开,等他们一走,转身进酒店的同时,已经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了。
  坐在张裕民安排的车内,梁健和娄江源也不敢多说话。先到的太和宾馆,梁健下了车后,对车里坐着的娄江源说道:“要不上去坐坐?”
  娄江源会意,立即点头下了车。
  看着车子开走,梁健问旁边的娄江源:“你觉得张裕民这是什么意思?”
  娄江源答非所问:“张裕民和余有为走得挺近的,和那几个煤老板的来往也挺多的。”
  “你有没有觉得,他对那个华夫好像很感兴趣?”梁健又问。

  娄江源笑:“要是换做我,我也感兴趣。”
  梁健也笑了一下,又问:“你说,这个华夫和华晨集团的华董什么关系?”
  娄江源想了一下,回答:“华晨集团的华董,听说是只有一个女儿,叫华晨。这个华夫,不好说。”
  梁健沉默。
  过了一会,两人还是站在门口没动。娄江源收回望着远处的目光,转向梁健,问:“还上去吗?”
  梁健也收回目光,看向他,沉吟了一下,反问:“你还要上去吗?”
  娄江源愣了愣,忽然笑了起来,无奈说道:“得,回头你给我报销打车费!”
  “别,我让小五送你。”梁健回头朝站在不远处的小五招手,等他过来,吩咐他把娄江源送回去。
  小五送娄江源,梁健上楼。
  而另外一边,张裕民打了电话没多久,氧气广场项目的大概情况,就已被他了解得差不多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大金牙颤着他那身肥肉,带着他的那个冷俏秘书,走进了酒店电梯,直奔顶楼。

  “这么急叫我过来,干什么?”大金牙一进门,就懒懒喊道。宽阔的办公室内,张裕民站在落地窗边,端着红酒杯,看着窗外太和市独一份的风景,也没回头,只是招手让大金牙过来。
  秘书小叶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后,转身就出去了。大金牙走到张裕民旁边,张裕民指着窗外的大半个太和市,问:“如果你有一个项目要落户在太和,你会选择哪块地?”
  大金牙皱了皱眉,因为胖而变得狭长的眼睛里透出精明的光,慢慢地扫过窗外那大半个太和市,片刻后,回答:“那要看什么项目。”
  张裕民抬手抿了一口杯中那晶莹剔透,犹如红宝石一般的液体后,道:“氧气广场这四个字,听说过吗?”
  大金牙摇了摇头,道:“什么破名字!”

  张裕民笑着转身去给大金牙倒了一杯酒,一边递给他,一边笑道:“胡胖子,你不会是温柔乡里待久了,这省里的消息一点都不关心啊!”
  大金牙没理会张裕民话语里的那一点暧昧意思,只道:“最近忙着对付梁健,再说省里那边有罗副省长,不需要**什么心。”
  张裕民却微微眯眼,道:“罗副省长老了。”
  大金牙盯了张裕民一眼,沉声道:“这话以后少说。”
  “怕什么,这里除了我和你,没第三个人!”张裕民肆无忌惮地笑。大金牙叹了一声,道:“不过,罗贯中确实老了。”

  “看来,你也感觉到了。这几年,他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要不,刁一民怎么会有机会和徐克华联手!”张裕民说着,一口将杯里那价值不菲的红酒,一饮而尽。
  “我们得早做准备,罗贯中,要靠不住了!”
  俗话说得好,屋漏偏逢连夜雨。
  梁健手下连着两员大将折损后,心底的余悸还未完全平息,上面忽然将沈教授召了回去。沈教授是这次太和市整改方案的核心人物,他一走,整改方案的工作不得不全面暂停。
  临走,梁健到机场送沈教授。沈教授拉着梁健走到了一边,避开了其他人,低声嘱咐梁健:“这次上面忽然召我回去,也没说什么事情,我估计可能跟着这边有点关系。你最好是加快动作,不要给有些人反应的机会。”
  沈教授也是个聪明人,在太和市待了这么多天,听着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零碎消息,就已将西陵省和太和市之间,这大概的利害关系理清楚了。这一次被召回,上面理由模糊,只说尽快,却不说具体什么事,这其中的异样,沈教授虽有猜测,却也没办法求证,更没办法‘抗旨’。对于梁健,他是欣赏这个年轻人的。所以,虽然话不合适,他也还是忍不住要叮嘱几句。
  梁健点头。对于上面在这个时候突然召回沈教授,梁健也是觉得蹊跷的。沈教授在太和市的事情,知晓的人并不多,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能瞒这么久,已是不错。
  沈教授又叮嘱:“关闭中小型煤企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执行?”
  梁健犹豫着。这个事情,本是交给叶海做的。现在,叶海是回不来了,刘韬被这么惊吓过后,对整改的事情,也多了忌惮。若交给明德一个人做,不仅仅只是有点难度那么简单。

  日期:2016-04-20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