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0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就在今天我被押送过来这儿之前,上车的时候,这位王清华先生就跟我说过一句话,说如果我选择跟他们合作的话,他会饶我一条性命,甚至可以还我清白——当时我没有回话,但是心里却在琢磨,为什么王清华敢说这样的话,什么叫做还我清白?现在想明白了,只有一种可能可以解释,那就是诬陷陆左的人,就是他,和他身后的人……
  听到我说这话儿,王清华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指着我喊道:“你、你血口喷人。”
  的确,说这句话的人并不是王清华,而是马喆。
  我只不过是张冠李戴了而已,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打嘴炮而已嘛,谁不会?
  我淡定地举手,说审判长阁下,当时押送我的车辆里面,除了我和王清华之外,还有几个法警在车内,我想他们应该都听到了……
  法官看向了王清华,说公诉人,请你回应此时。
  王清华的脸色十分难看。
  我这瓢脏水泼过来,就好像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不是翔也是翔,别看杀伤性不大,但恶心人是足够的了。
  他忍气吞声地解释了一遍,然后信誓旦旦地说可以请当值的工作人员过来询问。
  我冷冷一笑,说哦,原来都是你的心腹啊,难怪可以这么大胆,直言不讳。
  呃……
  王清华双目赤红,胸口不断起伏,显然已经是气急了,而这个时候旁边的助手立刻走了上来,然后对庭上说道:“审判长阁下,公诉人的情绪有些异常,我请求接下来由我来代替。”
  这个及时站出来的人是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女人,三十多岁,一副白骨精的架势。
  他另外还有一个助手,是个木讷的中年人。
  法官准许了,为了表示公平,将会把刚才那一件事情记录下来,另外开庭审理。
  王清华的助手叫做吴梦。
  她走上前来,代替了王清华,然后向众人问好,这才看向了陆左,说陆左先生,既然你说大凉山一案的当事人并不是你,而你是被人诬陷了,那么我想请问你,是谁诬陷了你?又或者说,你认为凶手是谁?
  听到这话儿,陆左嘴角一咧,冷眼笑道:“哟呵,合辙我需要自己举证了?调查凶手这件事情,难道不是你们来做的么?”
  吴梦略微尴尬地笑了笑,说我只是想请问一下你,你是否有怀疑的人选。
  陆左耸了耸肩膀,说这个啊……说句实话,我前些年出道江湖,得罪了很多的人,太多人想要我性命了,也有太多的人想要我身败名裂,至于那幕后凶手到底是谁,我觉得其实你们比我更清楚,不是么?
  吴梦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丝毫不觉得尴尬,而是开口说道:“也就是说,其实你并不知道到底是谁在陷害你,都不过是你自己的臆想咯?”
  陆左冷然一笑,说你想说什么?
  吴梦转向了法庭之上,说道:“审判长阁下,我们调查组这儿是有着一整套的证据,从作案动机到作案过程,以及整个的证据链都齐全了,而陆左想要凭借着换人换脸这样的小伎俩,来全面否定我们之前所做出的工作,我认为是以小搏大,异想天开;所以我请求法庭不必理睬他的这些把戏,回归到案子本身来。”
  她居然没有掉入陆左弄出来的思维怪圈里,而是直接釜底抽薪,将对于证据的判断权,加诸到了审判长的身上去。
  如果对方的屁股稍微坐歪一点儿,陆左弄出来的这么多东西,也就全部没用了。
  我瞧见那法官陷入了深思中,似乎也在考虑她的提议。
  而就在这个时候,陆左又站了出来。
  他盯着那个临时出战、却表现得无比犀利的女人,微微一笑,说按照你的说法,也就是说我无法证明是有人在陷害我,那么你就觉得凶手应该是我,对么?
  吴梦平静地说道:“案子最终还是要用证据来说话的。”
  陆左叹了一口气,说你们这帮吃屎长大的家伙,自己的工作不好好干,冤枉人的事儿倒是办得纯熟无比,我现在开始相信陆左刚才所说的话了,你们之所以一口咬死我,说不定跟那帮陷害我的人,其实是有勾结的……
  吴梦的状态远比王清华要好许多,说陆先生,没有证据的事情,请你不要妄自猜测。
  陆左笑了,说那好,我帮你们把真凶给找出来吧……
  吴梦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几分诧异来,说你知道真凶是谁?
  陆左冷笑了起来,说我当初离开,可不就是为了洗刷自己身上的冤屈么?你们找不到,我却查到了许多,杀害大凉山村民、陷害我的人,他其实就坐在这法庭之中……

  凶手就在法庭之中!
  陆左的这句话振聋发聩,让场中所有人都为之心惊,下意识的朝着陆左望了过来。
  我知道,陆左费尽心思,冒着巨大的危险回到过去,所为的就是这一刻。
  那人是谁?
  我的心也给陆左弄得七上八下,下意识地朝着庭下的黑手双城望了过去。
  陆左会当场指证黑手双城么?

  如果当场与黑手双城对撕,我们能是他的对手?
  庭上的法官也是惊诧不已,开口问道:“辩护人请指出,凶手到底是谁?”
  陆左举起了手来,朝着左前方指去:“是他……”
  轰!

  这一下,庭上庭下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顺着陆左的手指望去,有的人甚至忍不住站了起来,就是想要瞧清楚陆左指的人,到底是谁。
  是黑手双城么?
  我大为心惊,下意识地跟随陆左的指间望去,却见他指向了的那个人,居然是王清华的另外一个助手。
  就是那个显得沉闷木讷的中年男人。

  啊?
  原本有些咄咄逼人的吴梦瞧见陆左的指控,忍不住喊道:“邓刚?怎么可能?”
  听到吴梦的矢口否认,陆左冷笑了起来,却并不理会他,而是盯着那木讷中年人说道:“邓先生,怎么样,你是不是需要先进行一下自我辩护啊?”
  那中年人脸色阴沉,抬起头来,冷冷说了一句话:“哼,无稽之谈。”
  陆左却笑了起来,说邓刚,阁下原本的名字应该叫做晁雷才对,而你的出身,应该是豫南老鼠会,后来改头换面,进了宗教局,又在老同事王清华的提携之下,进入了特别维稳办,我说得没错吧?但不管你掩饰的身份是什么,其实你最终的身份应该是佛爷堂的暗法罗汉,你的上级应该叫做王秋水,对吧?

  中年人听到陆左的侃侃而谈,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焦急地吼道:“你、你血口喷人。”
  这回他倒是装不了淡定了。
  陆左不理会,继续说道:“一个人即便是掩藏得再深,总归是有破绽出来的——当然,我知道乔装成我模样下毒杀人的人,并不是你,但是接受王秋水指令,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人,应该是你没错吧?”
  中年人的脸色阴郁,没有再说话了。
  不过他的眼神里却流露出了一丝惊慌,随后他的手摸向了衣领处。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站在辩护席上的陆左,突然间身子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日期:2016-08-2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