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尽管心理不舒服,但曲刚还是打着哈哈道:“是我一时疏忽了,真应了那句话,活到老学到老呀。”然后他话题一转,“做为丨警丨察,当然要学会敬军礼,不过也要知晓军礼的适用范围。做为一个新兵,你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轻描淡写几句话,曲刚又把皮球踢了回来,而且又用话点了对方“要知晓军礼适用范围”,再次强调了“新兵”二字,意思很明显“别以为敬个军礼就了不起,你还嫩得很”。
  楚天齐自是明白这个道理,他心中暗喜:小子,我还怕你不跟着呢,只要递过话来,我就能叫你小子好看。这样想着,楚天齐把脸转向了萧长海:“书记同志,刚才曲刚同志说的对,我做为一名新兵,确实需要多学习。我现在也学习了一些,想要向您和在座各位汇报一下,请您给我一点时间,可以吗?”
  正觉着楚、曲二人对话很有意思,不曾想楚天齐却向着自己说了话。但对方很有礼貌,也很谦虚,萧长海非常受用。于是便说道:“当然可以,现在本来就是你发言时间嘛!”
  听到答复内容,楚天齐心中很是欣喜。他之所以要征得萧长海同意,是为了提前挡住一会儿王秀荣的打扰。他已经注意到,在自己说话时,王秀荣眉头微皱,随时有打断自己这个话题的意思。

  楚天齐再次把身形转向台下,朗声道:“丨警丨察是半军事化管理,丨警丨察敬礼参照军礼标准执行。军队内部礼节规定,军人敬礼分为举手礼、注目礼和举枪礼。着军服戴军帽或者不戴军帽,通常行举手礼。携带武器装备不便行举手礼时,可以行注目礼。举枪礼仅限于执行阅兵和仪仗任务时使用。还有一些时机和场合不敬礼,比如在实验室、厨房、病房等处进行工作时,比如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比如着便服等。曲刚同志,我说的对吗?”

  没想到对方说着说着,又问到了自己头上,尽管不想给对方帮腔,但曲刚却不得不说:“差不多吧。”
  “曲刚同志,我再纠正一下,回答问题要严密,不要模棱两可。”说完,不等对方答应,楚天齐又说:“军队内部礼节规定,军人进见首长时,在进入首长室内前,应当喊“报告”或者敲门,得到允许后方可以进入并向首长敬礼。在室内、首长或者上级来到时,应当自行起立。军人每天第一次遇见首长或者上级时,应当敬礼,首长、上级应当还礼。军人与地方党政机关领导人员接触时,对比自己职位高的应当敬礼。

  我刚才向萧书记敬礼,就是参照了相关规定。萧书记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政法委代表丨党丨委对同级公丨安丨、检察院、法院、司法、国安和武警部队工作行使协调职能,它既是政法部门,又是丨党丨委重要职能部门。因此,萧书记既是我的首长,也是职位比我高的地方党政领导。同样,主席台上其他三位领导,是组织系统领导,领导和指导着县局组织工作。另外,我和在座同事相比,就是老兵和新兵的关系。因此,我向在座领导和各位同事敬礼既符合规定,也是必须应有的礼节。曲刚同志,我说的对吗?”

  曲刚心中暗骂:你他*妈的想卖弄,也别拿老子当绿叶呀。尽管极不情愿,他还必须回答,于是说道:“差不……”刚说了两个字,他意识到不妥,忙又改了口:“对,非常对。”他刚才可是被对方抢白“模棱两可”,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另外,如果自己答的含糊,就相当在说对方不应该向在座各位敬礼,那就得罪了室内所有人。
  楚天齐继续说:“军队内部礼节规定,军人之间通常称职务,或者姓加职务,或者职务加同志。首长和上级对部属和下级以及同级间的称呼,可以称姓名或者姓名加同志;下级对上级,可以称首长或者首长加同志。军人听到首长和上级呼唤自己时,应当立即回答“到”。回答首长问话时,应当自行立正。领受首长口述命令、指示后,应当回答‘是’。
  我举一个例子,对以上礼节进行说明。我是副处级政府党组成员,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公丨安丨局局长、政法委副书记,而曲刚同志只是享受正科待遇的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因此我是他的上级,可以直呼他‘曲刚’,也可以称呼他‘曲刚同志’,但他必须称呼我局长或局长同志,如果他不这样称呼,那他就是不懂礼节,就违反了规定。曲刚同志,我说的对吗?”
  听对方说到这里,曲刚才吧咂出滋味来,他气的暗骂:妈的,好小子,在这等着我呢。但他却不得不予以回应:“对,楚……局长同志说的对。”
  楚天齐面色一冷:“曲刚同志,我要严肃批评你了。我刚刚说到了下级面对上级的礼仪,你竟然没有做到。我再提醒一遍,你在听到我的呼唤时,应该立即回答‘到’。在回答我的问话时,应当自行立正。领受我的指示后,应当回答‘是’。”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冷冷的盯着对方,又道,“曲刚同志。”
  曲刚的肺都快气炸了,但却不得不咬着后槽牙,起身立正站好,说了声“到”。
  楚天齐微微一笑:“曲刚同志,这就对了,做为一名从警多年的老同志,就要有老同志的样子嘛!坐下。”
  “是。”曲刚气的胸脯一鼓一鼓的,但还是只得按照礼节规定做了回答,然后坐在椅子上。
  看着楚天齐的意气风发和曲刚的灰头土脸,好多人觉得这是一幕对手好戏,都暗呼“过瘾”,觉得太爽、太刺激了。当然也有人对楚天齐恨的牙根痒痒,暗骂他下作,并诅咒他不得好报。
  坐在台上的王秀荣早就看不下去了,她看不惯楚天齐的做作显摆,更看不惯他对曲刚下套,出尽曲刚的洋相。同时她隐隐觉得,似乎楚天齐不完全是针对曲刚,可能也在表达对自己的不满。刚才她一直碍于萧长海的面子,没有打断,现在瞅到这个间歇,赶忙插话道:“楚天齐同志,业务知识可以会后交流学习,时间多的是。你现在要做一下上任发言,如果没有想好的话,可以不说。”
  其实楚天齐就等着有人岔开话题呢,否则他下面就不知说什么了。他刚才说的这些内容,是完全背熟的,其余大部分专业知识还只知道个大概,一旦说多的话,必露原形。
  现在有王秀荣说话,楚天齐正好借坡下驴,便接话道:“王处长说的是,那我简单做一下上任发言。我的发言就四点:一、感谢组织和领导的信任,我一定全力以赴做好本职工作,回报组织和领导的关心与期望。二、我是丨警丨察队伍中的一名新兵,请同志们多多帮助,尤其是请赵政委、曲副局长等老同志多多指导。三、我既然出任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来当公丨安丨局这个家,就要对许源县公丨安丨局负责,对同志们负责。我一定会对同志们严加要求,并带领大家共同维护一方安宁,也希望同志们大力支持工作。

  日期:2017-02-26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