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0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掌声稀稀拉拉,说明了新局长人气不高,当然这和老秦宣读的疲*软语气也不无关系。
  本来正常情况下,宣读完毕后,宣读人员会给被任命人员一句提示,或是特意做一介绍。然后,任命人员正好站起来,向大家挥手或点头致意。可老秦故意省略了这个环节,而是把头转向了王秀荣。
  王秀荣倒也当仁不让,直接说道:“刚才,秦副处长宣读了任命,为许源县公丨安丨、政法系统送来一个新同志——楚天齐。楚天齐同志是从沃原市交流过来的年轻干部,他从政仅四年,以前也一直没有从事过公丨安丨、政法工作。在在座各位面前,他就是一名新兵,也可以说就是一名小学生。希望各位老同志,继续发挥以老带新作用,多给予小楚同志帮助,以让他快速进步和成长。”
  听着台上女人的话,楚天齐感觉特别刺耳。对方直接把自己降到一个小学生、新兵的位置,让在座各位多多帮助,还把宣布任命说成顺便的事。这是在赤*裸裸的蔑视自己,也是在向现场众人传递一种错误信息。

  王秀荣发言完毕,刘文华说了接下来的程序,由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常务副局长曲刚同志,代表公丨安丨局领导班子做表态发言。
  曲刚坐在楚天齐右侧座位,和楚天齐中间隔着过道。
  听到“曲刚”两个字,楚天齐把头转向右侧,看着这个短发、长方脸、体形敦实的男人,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周仝提供的那些资料,他迅速分拣出曲刚的信息:曲刚,男,四十四岁,身高一米八二,市警校毕业。从基层干警做起,做过副所长、所长、刑警队长、副局长等职务,已担任常务副局长四年,曾是局长有力竞争者。
  听到主持人的话后,曲刚站了起来,先向台上深鞠了一躬,又回身向在场众人挥了挥手,然后面向主席台说道:“各位领导,我在基层工作多年,是个大老粗,说话如有不对的地方,提前请领导多多包涵。对于上级组织的安排,我代表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领导班子和全体干警,表示热烈的拥护。楚局长看上去很年轻,就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可已经是公丨安丨局长了。我家小子也刚大学毕业,整天就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同样都是年轻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年轻好啊,年轻就是资本。只要肯学习,有的是时间。楚局长,你放心,只要有能帮助到你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诲人不倦。虽然楚局长没有当过一天丨警丨察,但是就凭这几年神速的进步,一定有着过人的悟性,好多事情肯定会无事自通的。我代表许源县公丨安丨局表态,虽然楚局长是新人,更是新兵,但我们一定要让楚局长在这里找到家的感觉,享受到家的温暖。谢谢,发言完毕。”

  曲刚话音刚落,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经久不息,可见其在县局势力庞大。
  楚天齐心中暗道:这哪是大老粗啊?这分明就是一个骂人不吐脏字、踩人不用出脚、损人不用张口的官场老油条。他竟然把自己和他儿子相提并论,这分明是在贬低自己,在踩自己。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年轻,还说自己进步神速,分明是指自己外行,暗指自己进步有猫腻。他还假惺惺的说要让自己享受家的温暖,更是摆出一副家长的嘴脸。
  掌声终于停歇,刘文华说道:“下面请新任许源县政府党组成员、县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公丨安丨局局长、政法委副书记楚天齐同志发言。”
  楚天齐内心莫名的激动,他稍微稳了稳情绪,“刷”的一下站起身形,侧身来到过道,健步走向主席台。
  对于楚天齐现在的举止,众人都很惊愕,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好多人在内心腹诽着,认为他的做法有失体统,认为他可能是被“年轻”一说气的昏了头。有的人已经在嗤之以鼻:到底还是年轻。
  就在好多人不看好的时候,楚天齐已经走上主席台,站在主席台东南角的地方。只见他面向萧长海方向,右手迅速抬起,“啪”的敬了一个军礼。他的这个举动,顿时让众人惊诧不已。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楚天齐脚跟一磕,右转了九十度,面向主席台下,又“啪”的敬了一个军礼。
  此时众人再次惊愕,但和刚才的惊愕有所不同,刚才是惊愕于楚天齐上台的无厘头,现在是惊愕于他标准的军礼。
  坐在下面,看着身材挺拔、举手警礼的老同学,周仝暗暗叫好“罢了,罢了,做什么像什么”。同时,她也在用挑剔的眼光审视着他。只见他上体正直,刚才在右手抬起时迅速并且完全取捷径。他五指并扰自然伸直,中指微接太阳穴,与眉同高,手心向下,微向外张约二十度。他手腕没有弯曲,右大臂略平,与两肩略成一线,同时注视着受礼者。周仝不禁再次内心感叹“标准,太标准了”。
  就在大多数人暗暗赞叹楚天齐敬礼标准,就在楚天齐放下手臂准备发言时,一个声音却适时响了起来。这个声音的出现,立刻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说话的人是曲刚,只见他面带戏谑之情,说道:“楚局长的敬礼也还行,只是好像敬礼的时机、场合不符吧?”
  楚天齐微微一笑:“曲刚同志,你是说我没有着警服,不应该敬礼吗?”

  “原则上着便服是不需敬礼的,你这么一做的话,给人感觉有些不伦不类。”曲刚的话大大咧咧的。
  “曲刚同志,虽然我现在出任公丨安丨局长,但在丨警丨察队伍中,我还是一名新兵,在军事礼节上还请你这个老同志多多指导。”楚天齐说的很诚恳。
  看到对方这样的态度,曲刚很受用,心中暗道:小子,算你识相。
  曲刚自得的看了一下周边众人,自大的说:“指导谈不上,我做为一个从警将近三十年的老兵,倒是可以帮帮你、带带你。当然了,我看你的悟性还不错,只要用心学的话,进步一定会很神速的。做为一个地方同志,刚接触军事化管理,自然要有一个适应过程的。”他完全一副领导派头,满是教训、指导的口吻。
  “是,你说的是。”楚天齐频频点头,然后话题一转,“曲刚同志,我纠正一下你的用词,丨警丨察是半军事化管理。当然了,你做为一名从警将近三十年的老兵,自是知道这个浅显常识的,希望你只是一时疏忽。”
  刚才还自鸣得意,还倚老卖老,感觉很是舒爽,现在被对方这么一说,曲刚顿时弄了一个大红脸。他刚才一时得意,根本就没注意用词,现在竟然被对方直接挑到点儿上。而且对方还特别强调了“从警三十年”,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他还注意到,对方正带着一抹笑意看着自己,在等着自己的答复,那笑意分明是讥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