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4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点辛苦算啥,人姑娘连最宝贵的东西都给你了,那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吧。
  心怀着爱情的炽热,陆羽丝毫不觉着累。
  苏倾城穿着一身素雅衣裳,鼻梁上驾着一副黑框眼镜,颇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味。

  顾惜朝皱着眉头,坐在她对面,说道:“倾城,我觉得一定有什么误会在里面,师父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他都在外面站半天了……”
  “误会?”苏倾城推了推黑框眼镜,“惜朝,三年前京城陆家发生的那件事情,在整个贵族圈都传来了,这怎么能误会,我倒是想误会。”
  她笑了笑,极为勉强,咬了咬嘴唇。
  “你……你没事儿吧?”顾惜朝问。
  “没。”苏倾城摇摇头,“惜朝,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顺便去劝劝他,就说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让他别在外面傻站着了,先回去吧。”
  “这……”

  顾惜朝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
  顾惜朝走后,苏倾城开始捂着小腹,苍白的脸上滴出冷汗,咬着说道:“陆羽,你这个该死的混蛋!”
  顾惜朝刚出办公室,一眼就看到陆羽傻站在门外,明明已经站了半天了,还笑得痴痴傻傻,他走上前去,陆羽疑惑道:“乖徒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从倾城办公室出来。”顾惜朝说道。
  “我-操,你这个禽兽,是不是还在打你师母的主意。”陆羽狂翻白眼。
  “去你的,我不跟你抢倾城,你也不能不让我跟她做朋友吧。我跟她认识十多年了,那时候还没你什么事儿呢。”
  “然并卵。现在倾城是我媳妇儿。”陆羽嘿嘿一笑,“喂,乖徒儿,里面到底什么情况呀,真生气了?”
  “真生气了。”顾惜朝点点头,“而且比你以为的要严重许多。”

  “额……再生气,她也不能见我吧。我那……那不是没经验么。”陆羽腆着脸干笑。
  “师父……我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倾城生气的原因,跟你想的其实不一样。而是另外一件事情。我太了解她了,她这人一付出就是全身心的付出,怎么的,你也不该隐瞒她的。”顾惜朝又是叹了口气,用一种好自为之的眼神看了看陆羽,直接就走了。
  “隐瞒?”
  陆羽怔怔出神,我有什么事儿瞒着她?

  他思来想去,是有一件事挺对不起自己媳妇儿的。
  就是喝叶青竹酒那一次,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那时候他已经跟苏倾城确定关系了。
  妈拉个巴子,这事儿不会穿帮了吧?
  如果是这样——
  陆羽擦了擦冷汗。
  那能不生气,不生气才怪。
  本来还想直接冲进去找苏倾城,大不了来了霸道总裁之吻的,现在他不敢了。

  这……算不算肉体出轨?
  刚结婚的某人,空前惶恐起来。
  左思右想,陆羽觉着十有八九就是因为这件事情。
  那——他必须得继续站下去。
  得让自己媳妇儿看到自己悔过的态度。
  要相信他当时是身不由己,被动的。
  而且吧,媳妇儿说不定就是在试探一下自己,看自己有没有悔过认错的态度。
  他这样想着,决定继续站。

  双腿笔直,站姿端正,一丝不苟,如一尊立在苏总裁办公室门口站岗的雕像。
  陆羽在门口站岗。
  夏晚秋此刻的门口也有两个人在站岗。
  继父找来的。
  意味是什么,她心知肚明。

  离了婚,回到老家,是打算看一下自己那个懦弱的、一辈子只知道逆来顺受的妈妈。
  没有透露自己身份地位的想法。
  跟陆羽这小家伙衣锦还乡、恨不得村长乡长镇长都站在门口给自己放三个小时鞭炮的想法不同,她可没有那么浮夸。
  只打算在家里呆两天,最后一次看看妈妈,悄悄给她留一笔钱,也就行了。
  为此,还特意换了一身破旧衣服,把所有能暴露出她现在很有身份很有地位很有钱的首饰物件都收了起来。
  倒不是说夏晚秋性情凉薄,不顾及亲情。
  而是没有办法对自己的继父、甚至养育她的妈妈亲热得起来。
  她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
  打小就聪明。
  大概从十二三岁开始,继父看自己的眼神就变得有些不同了,于是偷偷磨了一把剪刀放在了枕头底下。
  记得那是一个雷雨天。

  喝下两斤白酒的继父冲进了她的房间,虽然那时候的她对那种事情还一知半解,但已经能够猜到一个大概轮廓。
  她表现得极为镇定。
  甚至于没有过多的反抗,在那个已经被劣质白酒迷糊了神智的畜生,以为自己就要得逞的时候,夏晚秋拿出剪刀,直接就把他剪掉了。
  利落,干脆。
  齐根儿剪掉。
  落后的村子,没有人报警。
  继父命大,在床上躺了半年才捡回一条命。
  这件事情,妈妈没有保护她。

  而是破口大骂,说她是个灾星,是个贱货,毁掉了她的男人。
  做饭都开始只做两个人的饭。
  那一年,夏晚秋十三岁。
  她咬着牙,离开了家门,跑到镇子上,跪在了学校的老校长面前。
  然后校长免去了她初中和高中的学杂费,收留了她。

  此后,夏晚秋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十七岁高考,她以领先镇子上第二名将近200分的成绩,考到了复旦。
  一个几年都没有出过本科生的职高,突然出了一个国内前五高校的大学生,一时间轰动全县。
  这些往事对夏晚秋来说,其实早就已经风流云散。
  她这次回来,也不是为了报复谁。
  单纯就是想来看看,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

  是不是能在这里,找回曾经的自己。
  结果姓张的继父知道她离婚之后,破口大骂,说你丢尽你老夏家的脸也就罢了,连我老张家的脸都丢光了。
  这种贫困落后的村子,一个女人要是离了婚,基本上就算是走到了绝路,自己娘家也不会容得下她,单是村里人背后闲言碎语戳脊梁骨,都能把她给戳死。
  这个国家太大了。
  960万的平方公里,三十四个省。
  正如夏晚秋在去江海之前想象不出江海有多大一样,江海的名流权贵们想象不出最穷的地方——譬如夏晚秋老家的这个村子,到底有多穷和多愚昧。

  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有漂亮女人在的地方,是非总是格外多一些。
  很快就有人找上门来了,提亲,给了继父足足两万块的彩礼,在这个贫困的村子,绝对算是天文数字。
  能拿出来的,只有村长一家。
  继父当然心动,没有怎么征求她的意见,就给答应了下来。还叫了两个村里闲汉在她门口守着,生怕她跑掉一样。
  夏晚秋哭笑不得,本不想如此,也只得打了两个电话出去。
  这天中午,整个村子就点炮仗了。
  来了许多车子,村里人见都没见过的好车子。
  来了许多人物,村里人见都没见过的大人物。
  唯一有点印象的应该是镇长,但镇长也只排在这群人的最后面。
  有些秃顶的村长站在村头,点头哈腰,诚惶诚恐,村民们站在远处围观,没有喧哗,大气不敢喘一个。
  里面的人物,说不定就有传说中的县太老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