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651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里,就是我们的终点了那陵格勒峡谷的尽头,
  事实上,穿过了那条羊肠小道,我们基本上就已经走出了那陵格勒峡谷,算是进入了青海祁连山的地界儿,
  这么说吧,那陵格勒峡谷的真正位置是在昆仑山和祁连山的夹缝之中,南有昆仑主脊直插云霄,北有祁连雪山阻挡着柴达木盆地寒风,我们这一路向北,走到祁连山下的时候,基本上就等于离开了那陵格勒峡谷,只不过因为我们眼前的这条冰封大峡谷和那棱格勒峡谷紧紧连着,所以更多的时候,这条峡谷也被认为是那棱格勒峡谷的延伸,就是那棱格勒峡谷的最深处,
  这条冰封峡谷,在地图上没有名字,它是巍峨的祁连山脉的南方起点,但却有些不起眼,也很少会有探险家来这里,所以到现在,这条冰封峡谷的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官方名字,一般都被人笼统打上了那棱格勒峡谷的标签,不过长期生活在西藏的人却都知道,在藏民之中,这条冰封峡谷被藏民称之为是“阿尼安多”,这是一句藏语,阿尼在藏民的语言里有祖先的意思,也有雄伟、壮阔的意思,安多呢,在藏语里是山脚、末尾的意思,

  综合起来,阿尼安多的意思就是祖先的尾巴,雄伟的山脚,
  藏民认为它是万山之祖的尾巴,同时也是一片极其雄伟壮观的峡谷,
  这里,景色确实是壮观,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壮阔,因为近距离的站在这里,能很清晰的看到昆仑山主峰和祁连山雪脉的清晰轮廓,语言已经无法形容见到那等景色时的心潮澎湃,,
  不过,气候未免恶劣的有些过分了,

  风如刀,雪如剑,在整个峡谷中席卷肆虐,积雪在狂风的席卷下,将前路都遮挡了,可视度不足十米远,前方尽是雪雾,
  我和海瑟薇两个人猝不及防的冲进来,当时就差点儿让狂风拍翻,狂风夹杂着雪花抽打在脸上的时候生疼,最主要的还是冷,这条峡谷至少比外面气温要低十几度,据我的估计,即便是七月,这里的气温怕是也在零下二十多度左右,我和海瑟薇两个人钻进来以后,当时就冻傻逼了,浑身哆嗦,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把紧抱住了她,
  “流氓,”
  海瑟薇都这时候还不消停,咒骂了我一句,不过,后面的话她也没机会说出来,全都被冷风一股脑儿的给顶回肚子里去了,我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在马鞍上稍微向后挪了挪屁股,离她远了一些,扯紧了身上的棉大氅,
  可还是冷,
  尤其是我俩的距离分开以后,更冷了,
  最后,我估摸着海瑟薇也有点受不了,她自己倒是在马上往后贴了帖,挨住了我,这才身子哆嗦的没那么厉害了,
  这一切,与男女暧昧无关,皆是本能,在恶劣环境下的相互依存,
  所以,我也没有排斥,

  吼,,,
  结果,就在这时候,我们的背后竟然又一次传来了那雪人首领首领的愤怒咆哮声,一下子惊得我俩差点没从马上蹦起来,冲进冰封峡谷以后,我们两个人的注意力全都被恶劣的环境搅散了,一时间光顾着拉衣服御寒了,竟把那畜生还在屁股后面撵着这一茬儿给忘了,没曾想那畜生还真是紧追不舍的追进来了,
  海瑟薇当时就踢打着胯下的马往前跑,无奈的顶着寒风,这匹马是怎么跑都跑不快了,“唏律律”的一个劲儿的哀鸣着,
  这功夫,后面那畜生又开始拿东西砸我们了,捡起冰封峡谷里面的冰块就丢,一块块冰块在我们身边落地爆开,冰碴子蹦起来都划破我的脸了,不过伤口却不流血,因为不等流血,血液就被风霜凝固冻结了,最险的一次那那东西丢出的冰块直接奔着我脑袋就过来了,要不是我扭头一刀劈碎了冰块,估计那一下子就能给我爆头,当场打我个脑浆迸裂,,
  总而言之,后面那畜生彻底疯了,又吼又闹,给我俩搞得脑门子上都冒出冷汗了,
  咔嚓,
  毫无征兆的,一声清脆的爆裂声忽然在峡谷里响起,
  这声爆裂声来的格外的清晰,刺破了风雪呼啸,掩盖了雪人怒吼,一下子碾压了一切,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了这一声爆裂声,
  “什么声音,”
  我身子一下子崩了个笔直,瞪大眼睛嘀咕了一句,
  海瑟薇没回答,但我能感觉得到,她的身体绷得很紧很紧,显然也很紧张,

  我们两个几乎是竖起耳朵再听,
  爆裂声再没有出现,
  但是,峡谷里却回荡起了“轰隆隆”的响动,声音的来源……好像是在我们头顶,
  “shit,雪崩,”
  海瑟薇当时就惊叫一声:“这头该死的‘大猩猩’,在这人迹罕至的雪山大呼小叫,引来了雪崩,,,”
  我虽然在海瑟薇的后面,但我仍然能看清,她侧脸的肌肉在抽搐,整个人更是不可抑制的在颤抖着,

  她在害怕,
  我又何尝不怕,
  遇到雪崩,十有九死,,而且还是最惨烈的死法活埋,
  在窒息与寒冷中死去,身体被彻底冷冻,变成一具标本,冰封在雪山之中,数千年后假若有人恰好来到我们死亡的地方,可以直接瞻仰我们的遗容,然后把我们带出去像只猴子一样世界各地展览……
  这种死法,谁不怕,

  眼下怎么办,
  我心思急转,
  往回走,肯定不可能了,回去不说要和那畜生迎头对冲,而且关键的是没地方可以藏身,
  那么……只能往前冲了,
  但愿我们在被活埋的时候,能找到锁龙窟吧,
  想及此处,我一发狠,咬了咬牙,扭头直接用百辟刀刺进了马的臀部,心里默默叹息着对不起了马儿,只能牺牲你了,燃烧你的生命,努力的往前跑吧,
  能跑多快跑多快,,

  情急之下,我下刀是非常狠的,这一刀,百辟刀的刀刃足足有三四十公分刺进了骏马的臀部,当时黑浓的马血就顺着百辟刀的血槽涌了出来,犹如放箭一样,一道血箭当时就飙在了我的脸上,
  血,并不热,
  事实上,当马血喷射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寒风中冷却了,
  唏律律,
  胯下骏马长嘶,在血液喷溅中犹如一道闪电,刺破寒风,直接朝前冲去,
  这时候,我们的头顶上已经开始落下一些拳头大小的积雪块了,“啪嗒啪嗒”就往我和海瑟薇的身上掉,这雪块砸上来倒是不疼,很松软,落在我们身上就碎了,犹如一朵朵盛开的冰花,

  染血的骏马,盛开的冰花……
  这一切,落在我眼里简直就是末日,
  这些小雪块应该是从旁边的祁连山低处滚落下来的,低处的雪层开始松动了,这说明,在高处肯定发生了大雪崩,真正的灾难,已经笼罩在了我们头顶上,
  从始至终,海瑟薇没说一句话,就在默默驾驭自己胯下的骏马,她也知道,我做出的选择是正确的,
  风驰电掣中,冰封峡谷里愈发的不平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