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0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指着被告席上的我,说你是陆左,那么他又是谁?
  陆左耸了耸肩膀,说你觉得呢?
  法官有点儿恼怒了,看向了公诉方的王清华,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谁能够告诉我……
  结果公诉方的代表王清华也是一脸懵逼。
  好嘛,我原本担心自己代替陆左的事情被揭穿之后,会造成很恐怖的后果,然而没想到陆左这么一站出来,整个法庭,从上到下,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只有一个表情。

  懵逼!
  混乱持续了好一会儿,王清华方才开口说道:“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嫌疑人在搞什么鬼,但是凭借着这阴谋诡计,想要扰乱法庭,就是重罪,我建议……”
  他还待说,陆左却举起了手来。
  此时此刻的他,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够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就连王清华都下意识地打住了话语。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陆左看着主席台上的法官,慢条斯理地说道:“审判长,您既然能够成为这个特别法庭的法官,应该对江湖事务十分了解和清楚,那么就应该能够知晓,在这江湖上,易容术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有人可以通过改变骨骼和肌肉易容,有人通过道术、巫术和药剂,还有人通过人皮面具……”
  法官点头,说这个自然知道。
  陆左指着我,说这就是公诉方抓到的陆左,从落到宗教局的手中,一直到庭审现场,我想问一下公诉方,你们可曾有发现过他脱离你们掌控的情况?
  这句话却是问王清华的。
  而王清华则给这个问题问得一脸难受,就好像活活吞了一只蟑螂。

  然而最终他为了自己的声誉,还是开口说道:“没有。”
  陆左笑了,说也就说,这个假的陆左在你们手中,经过你们不断的审讯和盘问,最终呈现到了审判长您的面前,都没有被发现是个冒牌货,那么刚才公诉人提供的那一大堆的证据和笔录,又怎么能够证明凶手是我,而不是别人用来诬陷我的卑劣伎俩呢?
  啊?
  陆左的话语真的是一语惊醒了众人。
  的确,如果说之前的时候,公诉方呈现出来的种种证据简直就是铁证如山的话,经过这一次的错误佐证,那么所有的证据都丧失了公信力。
  连落在了宗教局手中的陆左都是假的,那么他们这一大堆的证据,可不都是狗屁么?

  只不过……
  王清华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指着陆左说道:“你凭什么说我们手中的陆左是冒牌货?说不定你是假的呢?”
  听到这话儿,陆左笑了起来。
  他打了一个响指,说阿言,你可以回来了。
  啪。
  这个响指打得无比的帅……

  就在陆左打响了手指的一瞬间,我便已经将那易容蛊给挤了出来。
  这玩意不管如何,都是蛊虫,而聚血蛊对它们有着绝对的统治力,所以并不存在不听从我意思的情况出现,而法庭上下,瞧见露出了真容的我时,哗然声大昨,就连法官都不淡定地霍然站立了起来。
  什么情况?
  而就在众人都一脸诧异的时候,王清华则站了起来,大声说道:“这不可能。”

  法官看向了他,说公诉人,到底怎么回事,这人是谁?
  王清华说道:“审判长阁下,这人是陆左的堂弟陆言,不过不可能啊,两天前的时候,我还在新民监狱里面见到过他,那个时候,他跟萧克明在一起,过来看陆左……难道,他们是在那个时候掉了包?”
  陆左笑了,说王清华同志,当时一个人在里面,全副镣铐锁着,另外一个人在防弹玻璃的外面,有你在监管,如何换的,请你讲明。
  啊?

  王清华愣住了,说也许、可能……
  他支支吾吾,到底还是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来。
  事实上,如果没有大虚空术,我与陆左之间的掉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正是这大虚空术,让一切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
  陆左笑了,说你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
  听到这话儿,王清华心中浮现出了几分希望,说到底为什么呢?
  陆左冷笑,说因为你那天看到的陆言,其实就是我……
  呃?
  好吧,当听到陆左说出这样的话语来时,我就知道他开启了忽悠模式,而经过这变故的王清华顿时就愣住了,节奏大乱,甚至开始怀疑其人生来。
  趁着这个时候,陆左毫不犹豫地补刀,说王清华同志,你连一个人都弄不明白,脑子完全就是一片混沌,难怪别人一诬陷我,给出一些乱七八糟的证据,你就轻而易举地信了,然后开始满世界的抓捕我,可以啊你?
  瞧见法官以及周遭众人狐疑的表情,王清华知道自己处于绝对的下风了,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就算我们抓错了人,也不代表大凉山一案不是你犯的。”
  陆左冷笑,说好一个流氓逻辑,那么我想问你,过两天我改头换面,变成你的模样,去街上杀两个人,是不是也就代表着,杀人的凶手就是你?

  王清华说怎么可能,我可是宗教局的工作人员。
  屁!
  陆左勃然大怒,说你的意思是说宗教局的工作人员,就不可能犯案子?那么我告诉你,几年前我就升了巡视员的职称,从级别上来说,我可比你这个舔屁眼爬上来的家伙高。
  王清华的脸色一下子就涨得通红,说你说什么,你怎么能骂人呢?
  陆左说我特么的被你这龟孙子冤枉了几年,别说骂你,打你都是轻的……
  王清华喘着气,突然间找到了另外一个思路,说你若是心里没鬼,当初为什么不选择留下来,以证清白,而是选择私自逃离呢?
  听到这话儿,周遭众人顿时就严肃了起来。

  王清华的这个说法,的确讲到了点子上。
  心里没鬼,怎么会跑?
  然而陆左这个时候却是冷然一笑,说在座的各位,若是没有失意的话,应该会记得一件事情,当时的我是受了伤的,极其严重的内伤,至于受伤的原因,各位有的清楚,有的不清楚,但是如果你们选择遗忘,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当初如果我选择留下,一点儿反抗能力都没有的情况下,王清华,你认为你会怎么处理我?
  王清华被将了一军,犹豫地说道:“我们肯定会秉公执法,用证据来说话……”

  哈、哈、哈……
  陆左大笑起来,说你别磕磕巴巴了,你当时的处理办法,跟现在又有何区别?无外乎就是拿到别人特地留给你的那一堆证据,然后把我拿下了事而已,所以我若是不走,现在坟头草都长了几尺高——那么我问你,当初如果你是我,你为何不走呢?
  王清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成了猪肝色。
  陆左却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一字一句地对法官说道:“审判长阁下,对于刚才公诉人的疑问,我的回答是——我不相信他,所以选择离开。”
  而这个时候,我却举起了手来,开口说道:“审判长阁下,我请求发言。”
  法官看向了我,皱了一下眉头,说你说。
  日期:2016-08-2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