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3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玄策踢了他一脚:”狗犊子,怎么说话的,要超额完成任务才对。足球你懂吧,帽子戏法听过没?不懂足球,那麻将懂吧,大四喜知道滴干活?”
  王玄策王师兄不愧是火车头一般的伟大存在,出口就是典故,污到不行。
  所谓帽子戏法,就是一场比赛进三个球,又叫小三元,放在床笫之间,那自然是要陆羽梅开二度后,再奋起余勇锦上添花咯。
  至于大四喜,那就更霸道了,一夜四次,啧啧。
  “师兄,这玩意儿也是次数越多效果越好?”陆羽小声问。
  王玄策点了点头。

  “那咱必须的先来个帽子戏法再整个大四喜呀,当小爷七郎的诨号是浪得虚名?”陆羽嘿嘿笑道。
  “陆羽同志,你果然是组织和国家的好同志,师兄支持你。”
  王玄策拍了拍陆羽的肩膀,就如一个革命老同志在鼓励一个刚加入组织的小年轻。
  晚上八点。
  大红的被褥,上面绣着鸳鸯,刻意用了暖色灯光,房间内氛围古怪。
  是有人想来闹洞房的,顾惜朝和刘大彪等人,被王玄策的天字号走狗纳兰元述一顿老拳给打跑了。

  状元爷和纳兰元述都都守在婚房外面,纳兰元述缩在墙角的阴影中,眼神冰寒,大概离婚房五十米外,一个能保证陆羽安全,又不至于偷听到什么不该听见声音的、恰到好处距离。
  王玄策偷偷摸摸去瞅了一圈,接着骂骂咧咧地回来了。
  “状元爷,开始没?”
  “开始个屁呀。两个人,一个在练字,一个在看书。阿瞒这狗犊子,不会没研究我给他的碟,不知道怎么提枪上马吧?”王玄策破口大骂。
  纳兰元述恭恭敬敬递了一支烟给王玄策,帮他点上了,接着说道:“状元爷,你怎么比陆少还急呀,好事不在忙上。”
  “你大爷,老子不知道,还要你这傻货教我?”

  王玄策踢了自己的狗腿子一脚:“在这里看着,老子出去一趟。不许去偷看。要不戳爆你的眼珠子。”
  纳兰元述点了点头。
  性情淡薄冷傲如他,怎可能干得出偷听的事情。
  别墅外围,又是另一帮人在看着了,张小花等人。

  王玄策走了过去,众人知道他的身份,是陆羽陆少主的师兄,连忙叫道:“状元爷。”
  王玄策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用见礼了,看着一处阴影,没好气道:“叶青竹,以前明明有机会,你非要刺激那小子,让他觉得拿下你叶青竹是地狱难度,现在那小子要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了,你又跑到这里来守着,几个意思呀?”
  众人吓了一跳,不知到状元爷在跟谁说话。
  阴影中,却缓步走出一个身影。
  如水月华下,荆钗布裙不着粉黛,脸色还带着一些病态的苍白,却已经足够倾城倾国。
  不似凡间女子。
  而似天上的仙子,月宫的神女,亦或画卷里走出来的狐媚儿。

  众人皆是骇然。
  他们可一直在这里守着,竟是没发现身边几米处,藏着这么一位大美人儿。
  “你别误会。这毕竟是陈老神仙苦心孤诣三年的一场布局,今晚最为关键,不能出差错。我好歹算是天机宫半个门人,尽点义务来看着罢了。”叶青竹淡声说道。
  “口是心非的傻婆娘。”王玄策白了她一眼。

  “你再说一句试试?”
  叶青竹凤眼一眯,直接摸出了一根针。
  “别,咱俩儿没仇。要不我劝劝我那师弟,让你做个小的?干脆你也一起进去得了,这叫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双飞你懂吧?”王玄策嘿嘿一笑。
  然后王玄策就飞了起来。

  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以死蛤蟆一样的姿势趴在地上,华丽丽的扑街。
  王玄策倒吸凉气,好一会儿都没爬起来。
  他这人武力值虽然不行,但逃命的功夫一等一的好,能抗揍,也就是防御值高。
  这么抗揍都被打得这么惨,由此可见叶青竹是真动了怒火。
  “滚回去吧。今晚我会在外面守着。叮嘱那狗犊子小心一点,黄养神还在,我比他伤得重都快痊愈了,他虽然年老体弱,但毕竟是化劲圆满的大宗师,想必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叶青竹冷声道。
  王玄策爬了起来,吐了口嘴里的草屑,不敢再多嘴,要不这也不知道是吃醋还是吃味的婆娘,能直接杀了他。
  当然,王状元口头气势可是不会弱的:“叶青竹,别以为老子打不过你,我是好男不跟女斗。”
  然后不等叶青竹再给他一脚,捂着还老疼的屁股就跑掉了。
  静谧如水的月华下,叶青竹又缩在了阴影中,悠悠吐了口浊气。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若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狗屁。
  她叶青竹不信这个。
  她是叶青竹,立志打败世界上所有男人的叶青竹。
  一栋极为偏僻的别墅。
  大厅里,坐着三个陆羽绝对不会陌生的人。
  苏少商,陈琅琊,以及——变成独眼龙的罗少卿。
  罗少卿这个人,信奉一句话,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是他主动联系的陈琅琊。
  “苏少商,陆羽那贱货这几天忙着结婚,瞻前不顾后,是我们动手的最好时机。你现在不动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陈琅琊看着苏少商,眼里俱是冰寒。
  “这……”苏少商脸露为难。
  知道陈琅琊说得是什么,是要让他对老太爷下手。
  老太爷死了,陆羽在苏氏的一切,自然就化作镜花水月一场空。
  但毕竟是他的父亲。
  生他,养他。
  要他噬父,他再阴险狠毒,也不怎么下得了那个决心。

  “苏少商,你仔细想想吧,想想夏晚秋那个女人是怎么嘲讽奚落你的,陆羽这贱人又是怎么羞辱你的,怎么把原本属于你的一切,一件一件夺过去的。难道你以后就打算这么苟且偷生过一辈子么?”陈琅琊冷笑道。
  苏少商听着这些刺耳的话语,死死捏着拳头,咬了咬牙,说道:“你放心,三天之内,我一定动手!”
  他说完便拂袖而去。
  陈琅琊阴冷一笑:“小登科?姓陆的,你给我等着,叫你瞧不起我。这次我一定把你打落尘埃,让你尝尝从拥有一切到一无所有会是什么滋味。”
  瞎了一只眼睛的罗少卿淡声道:“陈少,你觉得这姓苏的会动手么?”
  “怎么不会?这条老狗,我太了解他了。一个连自己女儿都能卖的货色,又有什么做不出来的?”陈琅琊冷笑。
  反过来看着罗少卿:“倒是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黄老先生已经安置好了,等我跟黄老先生都养好伤,就是那姓陆的死期。”罗少卿冷声道。

  “很好。”陈琅琊点了点头,“只要你能杀了那姓陆的,我答应你,一定求求我叔叔,让他指点你一招半式,指不定你罗少卿就鲤鱼跃龙门,成为化劲宗师了。”
  罗少卿笑了笑,笑得极为谦卑:“荣幸之至。”
  天下第一人陈青帝的指点,那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缘。
  大红装点的婚房内。

  陆羽装模作样,铺着一章宣纸在练字,苏倾城则捧着一本诗经在读,读到了“既见君子、云胡不喜”那一篇。
  陆羽写得是苏大学士的那一首《水调歌头》,大江东去那一首。
  写到“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灰”那一句,他把毛笔一扔,骂道:“妈拉个巴子,今儿小爷结婚呀,还‘樯橹’个屁!”
  苏倾城吓了一跳,手都哆嗦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