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3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德朝徐克华那边看了看,见他们没人注意这边,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梁书记,这回的事,恐怕有点麻烦!”
  “什么意思?你不是说,那几个行人只是受了点惊吓吗?”梁健皱眉问。
  明德苦下脸来,道:“他们是没是,但是他们是故意去拦徐部长的车的!这几个人是娄山村的人!”
  明德的话,犹如晴天里的一声旱雷,桄榔一声,将梁健给惊得愣了神。好一会,才回过神,怒火压抑不住地从心底里冒出来,要不是顾忌着不远处的徐克华等人,梁健恐怕就要破口大骂了!
  梁健问明德:“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拦徐克华的车吗?”
  “上次娄山煤矿医药费的事情,您还记得吗?”明德问道。梁健豁然想起,前几天娄江源似乎跟自己提过,上次娄山煤矿的人和娄山村的人打架,约定好该娄山煤矿承担的医疗费,他们只承担了一半,另一半赖掉了。前段时间,娄山村的人还来上丨访丨了。当时,梁健因为秘书长一职的事情,也是无心顾及,再说,经过上次打架的事情后,梁健对娄山村的这摊子烂事,也实在是有些厌烦,就没去管这件事。没想到,这帮子人,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去拦了徐克华的车。可是……

  梁健忽然心中一动,沉声问明德:“徐部长的车单独走的。他们为什么不拦前面闫部长他们的车,为什么单独拦徐部长的车?而且,他们怎么认出徐部长的车的?”
  “这……”明德支吾着,不敢回答。
  其实,答案两人心里都明白,只是都不想挑明。
  梁健哼了一声,道:“去查。查不出来,你就自己去跟徐部长解释吧!”
  明德闷闷地点头,准备要走,又被梁健叫住。梁健盯着他,问:“我让小沈通知你派车跟着,你为什么没派车?”
  梁健之所以这么问明德,倒也不是怀疑他,只不过自他听到徐克华出车祸开始,就一直有股气憋在心里,而明德确实没派车,这气就自然出到了明德头上。

  但这话听在明德耳中,却是一种不信任的体现。明德心中顿时感觉委屈,想自从梁健到这里,他一直尽忠尽责地在给他办事,没想到真心却换不来真心。明德愈想愈委屈。
  等着他回答的梁健,见他不说话,愈发生气,哼声责问:“怎么不回答?”
  明德低着头,闷声接话:“车我派了,但徐部长不让跟着,就只好回来了。”
  其实这个情况不难想到,但是梁健一惊之下,就只顾着生气,根本没往这里想。听完明德的话,梁健略微冷静之后,当即就意识到,刚才自己的问题多少有些伤人心,想解释一句,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摆摆手,让明德走了。

  往徐克华那边走的时候,梁健边走边想,真相要不要告诉徐克华。
  梁健还没想好,广豫元忽然走上来,站在了梁健的面前。
  “我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最好让明局长好好查一查!”广豫元压低了声音说的,徐克华一心惦记着抢救室的动静,应该是没听到。
  梁健看了他一眼,心里下定了决心。没接广豫元的话,越过他,走到了徐克华身边,低头道歉:“徐部长,对不起,今天这场意外,都怪我!”
  跟过来的广豫元听到这话,面色猛地沉了下来。徐克华皱起眉头,抿着嘴,面色变了又变,最终道:“你把话说清楚。”
  梁健将那几个人的身份,和他们猜测那几个人为什么要去拦徐克华的车的原因简单说了一遍,然后沉默,等着徐克华发话。

  徐克华却对娄山村三个字起了兴趣,问梁健:“这娄山村是不是就是上次你来太和上任的时候,把你的车抬走了的那个娄山村。
  梁健点头。
  “你头低成这样干嘛!抬起头来!”徐克华忽然提高了声音喝道。梁健忙抬起头来,徐克华继续说道:“事情已经出了,怪谁都已经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现在最主要的是,弄清楚,这些人怎么就能这么准备的拦下我的车。还有上一次你到太和市上任,像那样的场面,可不是临时起意就能做出来的!”
  徐克华的话,一下子就点到了关键。梁健回答:“这次的事情,我已经让明德同志去查了。”
  徐克华还想说话,这时,抢救室的灯灭了,门开了。徐克华到了嘴边的话顿时收了回去,忙往抢救室门口跑了过去。
  “医生,人怎么样?”徐克华脸上的担心很真切。

  医生摘下口罩,吐了口气,带着疲惫回答:“手术很成功,只要他能在24个小时内醒过来,就没什么大碍了。”
  大家都松了口气。梁健和徐克华他们将满头纱布的小许推回病房。刚到病房,娄江源还有其他人都来了。
  娄江源和其余几个常委依次走进了病房,其余一些小领导都被留在了病房外面。
  没超过五分钟,除了广豫元,其他人都被赶出了病房,包括梁健。一出病房,余有为和另外几个常委,都匆匆走了。梁健和娄江源二人,并排着,一边走,一边说话。
  梁健问娄江源:“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慢?”
  娄江源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
  梁健疑惑地看向娄江源,只听他说:“之前那五十万出问题了。”

  五十万?梁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顿时,心微微一沉,问:“出什么问题?”
  “有人跟省里举报了,说是叶海利用职务之便,以莫须有的名义向企业收取不合法的款项,并且……”娄江源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梁健心里已有些明悟,但还是问到:“并且什么?”
  娄江源看了他一眼,目光里透出些为难。梁健更加确定心中的猜测,苦笑了一下,道:“是不是有人举报说是我指使叶海这么做的?”
  娄江源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又立即说道:“我们都清楚,叶海和你都是清白的,但是省里面有些人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个把柄,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叶海已经被带走了。”

  梁健顿时惊住。愣愣地看着娄江源,这才多大会功夫,就出了这么多事。
  “你最好做好准备,我觉得省里可能也会把你叫去问话。”娄江源说道。梁健却想得不是自己,如果叶海被带走,那么刘韬估计也得危险。想到此处,梁健立即就掏出手机准备给刘韬打电话。
  “你打给谁?”娄江源问。
  梁健一边回答,一边找到了刘韬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听着传来的关机提示声,梁健的心一截一截地凉下去。
  梁健转头问娄江源:“叶海是省里的人直接来带走的,还是禾常青的人?”

  娄江源苦笑一下:“要是禾常青,肯定不会不知会一声直接带人的。要不是当时我的秘书正好看到那辆车,我恐怕也不会这么快知道这件事情。”
  梁健的心已经凉到极点,“刘韬的电话关机了,很可能也被带走了。你想办法,确认一下。我想办法去打听一下消息,看能不能打听到叶海他们被带到哪里去了。”
  娄江源点头。
  两人分头行动,娄江源去找刘韬,确认她是安全还是已经被带走。而梁健,他在门口给倪秀云打了个电话后,来回走了三分钟后,一咬牙,返身上楼,回到了秘书小许的病房门外。正要敲门,门开了,广豫元走了出来。一看到他,吓了一跳,问:“梁书记,你怎么还在这?”
  日期:2016-04-19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