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648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咔嚓,
  我清晰的听到我的长刀劈开它颅骨时爆出的骨裂声,当时一股还冒着热气儿、腥臭的黑血就喷在了我脸上,我这一刀也直接劈掉了它半个脑袋,眼睁睁的看着它庞大的身躯犹如山崩般倒下,
  下一刻,我已经被战马驮着冲进了密林,
  不进来不知道,一进来吓一跳,
  密林里的雪太厚了,战马一进来,立马半条腿就被埋了,
  若是放在正常情况,战马冲进这种地方,就跟陷入了淤泥里一样,怕是说什么都是不肯跑了,但是现在,这战马屁股上被我刺了一刀,吃了疼,已经发疯了,钻进了雪窝里还在往前冲,踩着刚刚被我砍翻的那个雪人的尸体就迎上了下一个,
  这时候,我还没有调整好的自己的姿势,就已经看到第二个双眼猩红,已经的对着我高高举起“木棒”的雪人了,心中是叫苦不迭,这战马发了疯我没法控制,它的动作太快了,不断往敌人窝里冲,我基本上是应接不暇了,,

  可没招,还得上,
  总不能眼睁睁的被那雪人敲一棒子吧,那玩意说是木棒,其实就他妈的是一颗掰掉了树冠和树根的树,被砸一下子,以雪人的力量,我只怕当时就得挂掉,
  所以,我也顾不上调整自己,完成蓄力了,左手拽着缰绳,整个人身子右倾,右手抡起百辟刀就朝着那雪人猛砍了过去,
  这一刀,因为距离颇远,那雪人手里的“木棒”能够得着我,我手里的百辟刀却有些够不着它,所以,我全靠从刀锋上喷吐出来的实质化杀气伤敌,也全胜在了杀气无坚不摧,在交锋瞬间,只听“喀拉”一声,直接将那雪人手里的木棒斩为两截,杀气的锋芒处更是直接掠过了对方的喉咙,
  噗,
  当时,那雪人的喉咙间就喷出了黑红的血色,染红了四周的白雪,触目惊心,那雪人发出绝望的嘶吼,捂着脖子趴下了,

  顾不得看那雪人的最后下场,我已被战马带着冲向了下一个敌人……
  速度太快,所有的交锋都是一个照面,
  一个照面,就要决死,,
  个中凶险,难以言表,
  这马上厮杀,终究与步战不同,步战认死了一个敌人,那就是不死不休,但是在这马上我如果不能一击致死的话,根本没工夫回头的,被战马拖着一路所过之处,我击伤好几个雪人,都没有机会掉头去结果掉对方,渐渐的,我也总结出来了,也就不过分在乎蓄力了,左右挥刀,逮着机会就闪电般的出刀,弄没弄死不重要,砍翻一个算一个,

  密林之中,人吼马蹄,惨叫声,喊杀声,咆哮声……不绝于耳,
  我不知道我们这六个人到底造成了多少有效杀伤,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倒在冲锋路上,在这种张扬着热血、将所有凶险都凝聚在片刻交锋中的厮杀里,一切都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但有一点我很肯定我们刺马的那一刀,刺对了,战马发疯,?头并进,别看我们只有六人六骑,但却是一记铁拳,将密林里的雪人砸的一片混乱,
  我身上的棉大氅基本上已经被血染透了,在寒冷的环境里又被冻硬,就连我自己都能闻到我自己的身上惨烈的血腥味,
  不知道拼杀了多久,反正,我挥刀的胳膊渐渐开始发酸了,胯下战马的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我知道,这匹马的血是被放的差不多了,基本上完蛋了,

  抬头看了看,前方,仍旧不知道有多少雪人,
  我心里泛起了一股子绝望,因为脱力,我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只能看清那些雪人猩红的眼睛,和因为愤怒、口鼻之间喷吐出的浓郁白雾,
  它们约莫是想把我撕碎的吧,
  我心里默默想着,握紧了手中刀,疯狂踢打着马肚子,准备驱赶着这匹马燃烧自己最后的生命伴我再一次发起冲锋,冲向我们的末路,
  握刀,再握刀,
  向前,再向前,
  这是一个武人的宿命,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谁知,就在此时,那些原本盯着我的雪人竟然一下子转移的视线,猩红的眼睛掠过我朝我身后看去,嘴里发出了“呜呜”古怪声音,那双充斥着残暴的眼睛竟然有些躲闪,
  它们……似乎在……恐惧,
  雪人忽然表现出来的奇怪状态搞得我都有点走神了,
  什么情况,
  不过,它们不动,我自然不能扑上去找死,

  一番激战,我胯下战马的冲击力已经很弱了,速度越来越慢,基本把我团团围住了,现在的我,就是陷在了淤泥里面,
  我胯下的战马嘴角已经挂上白沫了,失血过多,体能、耐力都已经到了一个尽头,哪里能从挡在我前面那一大片雪人眼皮子底下闯过去,对付这些强悍蛮横的有点变态的东西,没有战马,贴身肉搏我根本不可能是这些雪人的对手,
  所以,我已料定,再战必亡,
  冲不出多远,我就得落马,然后很快被这群凶残的东西给我撕成碎片,
  如今,这些雪人不动了,我更不可能动,当下提缰勒马,伫立在密林之中,与四周的雪人保持了三十多米的距离,
  胯下战马不安的在原地来回走动,前蹄刨着早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积雪,那泼洒的四处都是血液到现在还没有冷却,冒着一股股的白气,就跟架在开水锅上的蒸笼一样,给人一种热气腾腾的感觉,四周景象惨烈,犹如修罗地狱,
  我狠狠抹了把脸上的血,努力的睁大眼睛,四下捕捉胖子他们几个的身影,
  万幸,无人阵亡,

  只不过胖子好像受了伤,似乎一条胳膊无力的耷拉着,看样子是脱臼了,
  张金牙也很狼狈,
  林青和陈煜那边两人相互配合,倒是损伤不大,略微有些轻伤,
  最让我震撼的,还是扎西,

  这个傻子的战马已经死了,不过他一身蛮力很惊人,丢了马刀,下了战马,一双手仍旧能与那些雪人角力,格桑说的不错,他真的有力毙雪人的能力,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我右手边朝南方向约莫四五十米的地方,脚底下踩着十几具雪人的尸体,几乎是站在尸山血海里的,身上的袍子也被他从斜襟处拉开了,上半身暴露在冰天雪地中,几乎浑身是血,腰间更是挂着十多颗雪人的脑袋,这好像是一部分藏民的习俗,也是从古时候就传下来的,当年吐蕃国军队崇尚武勋,以人头论功行赏,在战斗中吐蕃勇士会将敌人的首级砍下来挂在腰上,战后拿人头领赏,更有一些战功彪炳的剽悍之士,因为杀敌众多,人头太多,带不走,就割下鼻子,串成一串,跟戴项链似得带在自己脖子上拿回去邀功,毕竟一颗人头就就一只鼻子,也能代表,这样的习俗,虽然野蛮,但是不得不承认,在那种环境下熏陶出来的勇士,相当凶残,这种习俗,就是在现在的一些藏民中仍然有传承,我没想到的是,扎西竟然也传承了这种狂野残暴的战斗方式,

  别说,他就那么往尸山血海里一站,腰上绑着一圈雪人头颅,我还真被他的模样镇住了,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个傻子的话,怕是我也会恐惧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