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5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范思哲
  “石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管工强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您的意思应该是说魏董事长的手包没有找到而以往的砸车盗窃案中,被盗的公文包手包虽然里面的贵重财物没有了,但是公文包和手包大多数都能找回来吧?”
  管工强这一句话刚一出口,专案组的其他成员也都反应了过来。不错啊,五二七盗窃案发生之后,魏思华董事长的丢失的手包一直没有找到。在以往砸车盗窃案当中,小偷如果偷窃了车里的手包或者公文包之后,一般都是把里面的现金手机等贵重物品拿走,然后把公务包手包扔进附近的垃圾桶里。一边清扫卫生的清洁工在倾倒垃圾时会发现这种被丢弃的公文包或者手包,再根据公文包里的名片或者证件,一般都能找到失主。

  所以当枫林市警方接到魏思华的报案,说发现自己的车窗玻璃被砸手包丢失,其他财物追回来追不回来都不要紧,最紧要的是一定要把他手包里放的那枚银戒指给找回来时候,枫林市警方就结合市环卫部门,以环卫工人为主体结合片区民警,利用庞大的人力开始以枫林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中心,对全市范围内的垃圾桶垃圾箱以及那些犄角旮旯的方便丢弃废物的偏僻地点进行拉网式的搜索,结果却没有找到魏思华董事长的手包,也没有接到任何人的电话或者报警,说捡到了魏思华董事长的手包。

  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件事情确实很奇怪。因为以往发生的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案件,虽然也有一些失主的手包或者公文包没有找到,主要原因还是在于警方并没有发动那么大的人力在全市进行拉网式搜索。像五二七盗窃案这样加上丨警丨察和环卫工人近两万人在全市范围内拉网式搜索却仍然找不到被犯罪嫌人丢弃的手包的,确实比较罕见。
  “呵呵。不错,我所说的就是这一点!”石东明赞许地冲管工强点了点头,“不仅仅是咱们枫林市的砸车盗窃案。就是发生在西莞地区的砸车盗窃案也都是这个特点,一般来说窃贼对包内证件银行卡等物品都不感兴趣。只会都是只取走包内的贵重财物,然后把包丢在垃圾箱或者其他比较偏僻的地点。这样当包被其他人发现之后,基本上都能够联系上失主。”
  “但是我们再看五二七盗窃案,为什么魏思华董事长被盗的手包就找不回来呢?尤其是在我们警方动用了如此庞大的人力和精力之后,依旧没有发现魏董事长失窃的手包,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我个人的判断是,盗窃走魏董事长手包的犯罪嫌疑人并没有把魏董事长的手包给丢弃了,魏董事长的手包很可能还留在犯罪嫌疑人手里。”
  “那么。犯罪嫌疑人为什么没有像其他窃贼那样,只是拿走手包里的贵重物品,把手包给丢弃呢?”石东明目光灼灼地看着大家。
  “很简单,因为魏思华董事长这个手包本身也是一件奢饰品,所以犯罪嫌疑人才舍不得丢弃。”包飞扬听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我刚才看见卷宗中有提到,魏思华董事长丢失的手包是牌子的。咱们国内一般称为范思哲,是顶级的国际奢饰品品牌,单单是这一个手包。恐怕就要价值数万元以上。”

  “数万元?”
  会议室内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也不怪这些专案组成员没有见识,在一九九八年,他们这些在市丨警丨察局工作的刑警们在整个枫林市来说。收入还属于比较高的,但是每月工资连奖金下来,也没有超过一千元。现在包飞扬包局长说魏思华董事长的一个手包就价值数万元以上,纵然他们已经知道魏思华是加拿大华人首富,身家以亿万美金来计算,但是听到这个数字,也忍不住直咂摸舌头。对于他们来说,魏思华坐的专车一辆价值上百万元,他们还能接受。但是一个手里提着的小包相当于他们好几年的工资,实在是有点接受不了。

  “我知道魏董事长这个手包值钱。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值钱。”雷丁昘伸手挠了挠头,“咱们国内卖的什么皮尔卡丹、花花公子这些国际名牌的手包七八百元一两千元。我都觉得贵的离谱。本来以为魏董事长这个什么范思哲的手包应该和皮尔卡丹、花花公子这些国外名牌差不多,贵也贵不了多少,却没有想到简直是天差地别啊!”
  “是啊,这个范思哲我虽然以前也听谁提到过,但是真没有想到会这么贵!”姜方昌一边摇头一边感叹,“一个包就够咱们干好几年的,怪不得那个犯罪嫌疑人舍不得把那个手包丢掉啊!”
  “那么,问题就又来了。”石东明笑眯眯地咀嚼着泡泡糖,“请问当在座的同志们第一次听到魏思华董事长说他的手包是的时候,谁知道这个牌子的中文译名是范思哲?谁又知道范思哲是一个国际顶级奢饰品牌子?当然,局长您除外,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早就知道范思哲这个牌子吧?”
  包飞扬呵呵一笑,说道:“我姐姐在粤海市开公司,跟国外很多公司都有来往,所以我从她那边听到不少国外的品牌。”
  有个姐姐真好,什么都可以往姐姐身上推。这样自己就不用说,上一辈子的时候,自己就经常用范思哲这个品牌的奢饰品了。

  “除了包局长之外,其他人谁之前还知道范思哲这个牌子的?”石东明继续问道。
  “我知道。”林千秋举起了手,“我有一个同学在米国领事馆当翻译,他在我跟前提过几次范思哲的牌子。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范思哲的英文名字就是魏董事长所说的。”
  会议室内上一片大笑。
  “有句老话说的好,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在场的同志们可都是副省级省会城市丨警丨察局的干警,别的不说,至少在咱们枫林市来说,无论是收入水平还是个人见识,都应该属于中等偏上的层次吧?”石东明嚼着泡泡糖,慢条斯理地看着专案组的成员,“你们没有穿过用过的名牌可能有很多,但是你们至少听过这其中的绝大多数牌子,对吧?可是现在呢,连你们中的大多数人连听都没有听过范思哲这个牌子。这正跟我之前所做的调查是一直的,范思哲这种国际大牌奢饰品在国内认知度还非常之低。”

  “我们再具体到五二七盗窃案上,咱们专案组花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最后都没有寻找到魏董事长的手包,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犯罪嫌疑人没有像以往那些砸车窗盗窃财物的案犯那样把盗取过财物的空手包给丢弃掉,从这一点上判断,这个犯罪嫌疑人有相当大的可能了解到魏董事长这只范思哲手包的价值。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连你们这些在枫林市属于精英人士的都不了解甚至都没名字都没有听说过的范思哲手包,五二七盗窃案的犯罪嫌人没有把这个手包却知道这个牌子,了解到它的价值不菲,这又说明了什么?”

  会议室内一边寂静,大家都全神贯注地听石东明的分析。
  说到这里,石东明又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资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