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痦子男”就觉得喉头再次一紧,火辣辣的疼,想要说话不得,只有尽量的点着头。当然,他仰面躺在地上,想要点头也很困难。但他的动作和喉部发出的嘶哑声响,表明他听明白了对方意思,也表示要遵守对方“不喊叫”的要求。
  虽然“痦子男”不再喊叫,但还是忍不住疑问:“你怎么没……事?”
  “奇怪是吧?”说着,楚天齐走到床前,用手一拽被子,被子上的三个破洞清晰可见,还湿漉漉的。被子掀开,一只带有破洞的塑料饮水桶露了出来。
  “痦子男”明白了,对方早有准备,显然提前知道自己的行动,但他还是奇怪的问:“你怎么知道我要来?又怎么能够防住我的‘极品薰香’?”
  “就你那药也太小儿科了。”说着,楚天齐用手一指窗户位置。
  “痦子男”顺着对方手指方向看去,只见窗户上那两个窗扇都开着一个三十度左右的角,自然能够破了“薰香”的威力。
  此时,楚天齐已经走过去,关上了那两扇窗户,他可不愿意被别人听去一会儿的对话。他坐到椅子上继续说:“你今天已经来过三次了,对不对?”
  “对,对。”“痦子男”忙不迭的答着,“你,你怎么知道?”

  楚天齐轻蔑一笑:“别着急,我会一一的告诉你。今天下午,从医药城开始,你和你的同伙就跟着我,一直跟到这里,但你们在大堂坐一会儿就走了。大约十点钟的时候,你又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个人,你们在门口说了几句暗语才离去。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其实你们说的什么我完全清楚。你们说了‘不是个正点’,意思就是我是个扎手之人。也说了‘青子’,就是要用刀对付我。还说‘汉壸’,分明是要给我用药,自然就是薰香、谜昏药之类了。我说的对不对?”

  “痦子男”很惊愕:“对,对,你怎么……”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楚天齐不屑的说,“你的小伎俩还能逃过我的火眼金睛?老实交待,谁指使你来的?”他说的很笃定,也暗暗庆幸,庆幸自己及时躲到床下,也庆幸首都三个月的学习,更庆幸手中带着学习时记的笔记。
  当时楚天齐听到他们的黑话远不止这些,他也一时分不太清。于是等他们走后,凭着记忆,拿出笔记本一一对照了一番,才确认了对方的行动。他自始至终也没听到对方黑话中有“条子”或“雷子”这样的用语,不确定对方是否知晓自己的新身份。
  “痦子男”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没人指使我,是我自己来的。”
  “你自己来的?你认识我吗?咱俩有什么怨仇吗?”楚天齐反问。
  “痦子男”回答:“不认识,也没什么怨仇,我就是想图你的钱财。”
  “钱财?我有什么钱财?少拿这些搪塞我。小子,休想蒙混过关,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着,楚天齐眼中射*出两道精光。

  “你,你想怎样?你敢杀了我?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不想当官啦?”尽管有些惊慌,但“痦子男”还是很嘴硬。
  楚天齐一楞,不知道这家伙知道自己多少,便说道:“好小子,你还知道不少。我当然不会杀你,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痦子男”一咬牙:“好啊,你有什么办法就使出来吧。”
  “小子,别嘴硬,我不信你不说。”楚天齐轻蔑一笑,绕着对方轻轻踱着步,“你现在手脚无力,对不对?你再运气试一试,看看有什么反应。”
  “痦子男”不信邪,偷偷一运气,腹部就传来一阵绞痛,忍不住“啊”了一声。当然,他的“啊”声还没出口,已经被对方锁住了喉头。

  楚天齐右手锁在对方喉头处,森冷着道:“小子,告诉你不要喊叫,否则有你好看。”说完,移开了右手。
  “痦子男”自然不甘乖乖就范,又试着开始用气,顿觉腹部又是一阵绞痛,而且越运气越疼的厉害,他只好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乖乖躺在那里。他刚才尽管疼的难受,却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但额头上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楚天齐一直冷冷看着对方的举动,只要对方不出声,他就不准备阻止。终于,对方停了下来,投来了恶毒的目光。
  “你对我怎么啦?”“痦子男”语气疲倦的问。
  “没怎么,只不过是给你吃了一小粒糖丸而已。”楚天齐说的轻描淡写,“吃了糖丸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你一运气或是一动歪心眼,就会小腹疼痛。当然了,你还必须定期吃一粒这样的药丸,否则,疼痛会越来越厉害,你就会深切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痦子男”脸色变的非常难看,额头上的汗珠也有豆粒大小。有的汗珠已经在慢慢的向下滚落,滚落到他的腮旁,滚落到他的衣领中。他内心惊慌不已,但还是强自镇静的说:“你想怎样?”

  楚天齐摆摆手:“我并不想怎样?只要你老实交待,只要你听我的话。”
  “痦子男”略一思考,长嘘了口气:“你问吧。”
  楚天齐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谁指使你来的?为什么要你来?”
  “痦子男”望着对方,开始讲说起来:“我姓赵,家中排行老六,江湖人称‘痦子赵六’。我这次来是……”
  “痦子赵六”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但楚天齐却毫无睡意,躺在那里想着事情。他现在躺在靠门口的那张床*上,另一张床*上是那个湿的带有破洞的被子,还有破碎的饮水机桶。床头茶几上放着三百元钱,那是楚天齐让对方留下用以赔偿损失的,这三百元足够了。他可不愿为对方的错误买单,他自己还是个穷鬼呢。

  楚天齐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听自己的话,会不会按自己的要求去做。尽管他后来和“痦子男”说,给对方吃的是“断魂丹”,对方当时也很害怕,可不敢保证对方翻过闷来。他自己心里可清楚,对方之所以运气就腹痛,是因为自己轻拂了对方的一处穴位,两周后那种痛感就会彻底消失。至于所谓的“断魂丹”,其实不过是一粒维生素C罢了,只是为了增加神秘感,而让对方害怕并听命而已。
  看看窗帘已经发白,应该是天亮了,楚天齐拿起床头柜上手表一看,才一点多。他很纳闷,仔细一看,原来是停电了。于是,他又去找手机,这才发现手机正在充电。从昨天和周仝通完话后,就一直在充电,肯定已经充满了。他赶忙爬进来,跳到地上,从插座上取下手机,按下了开机键。
  还没等看清手机上面时间显示,一个号码从屏幕上跳出来。手机号码很陌生,好像是定野市范围号码。楚天齐略微迟疑,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一通,里面立刻传出一个焦急的声音:“主任,您是在许源县吗?是住在党校招待所吗?您没事吗?”
  听到对方一系列的问话,楚天齐很是狐疑,但还是回道:“我在许源县党校招待所,我很好,什么事也没有。你在……”

  日期:2017-02-25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