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9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杠两豆”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瞟了一眼,“嗤笑”道:“拿这些没用,我们反正在这儿是第一次处罚你们,我们是交警,他们是巡警。”说着,他语气一冷,“赶快交钱,不要影响交通,否则罚款再翻一倍。”
  “你们丨警丨察也太不讲理了,刚才你说‘这是手段,不是目的’,要我看纯粹是目的,就是为了罚款。”中年女子挥动着握有小票的手臂,冲着四周大声道,“大伙评评理,现在满大街汽车乱停,不论是人行道,还是行车道,不但行人不便,我们停车根本也不方便。你们只要一收到罚款拔腿就走,根本不纠正车辆按序停放,整个交通状况没有任何改变。更可气的是,一会交警,一会巡警的,来回轮班的罚。要我看,现在这种交通状况,就是你们故意造成的,目的就是为了罚钱,就是……”

  不等女人说完,“一杠两豆”打断了她:“你要再无理取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女人并不示弱:“你要怎样?难道还要打人不成?我倒要问问,许源县丨警丨察到底是人民卫士,还是人民祸害?”
  “一杠两豆”怒声道:“好啊,你竟敢诬蔑人民丨警丨察。”说完,他侧了侧身,对着胸前对讲机喊起了话,“有人抗拒执法,有人抗拒执法。地点……”
  正这时,一名二十岁左右女孩挤起人群,对着女人急道:“妈,你怎么在这儿?又是因为交罚款呀?赶快交了算了。”说着,女孩从包中就要掏钱。

  “不行,我必须得说说这个理儿。”中年女子很固执,阻止了女孩,“我还就不信了。”
  “妈,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要不这样。”说着,女孩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把手机放到耳旁。
  “一杠两豆”对于女孩儿的做法不屑一顾:“怎么?要叫帮手,那好啊。”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他身旁的另两名丨警丨察,也跟着大笑不止。
  就在“一杠两豆”笑声刚刚停下的时候,女孩儿已经对着手机说了几句话,把手机伸到了“一杠两豆”面前:“让你接电话。”
  “我?”“一杠两豆”很疑惑,但还是伸手接过手机,嗡声嗡嗡气的道,“谁?他*妈……”忽然,他的舌头就像被烟头烫了一样,猛吸一口气,不停的点着头:“魏……是,是,好,好……我不费话,马上办,好的,好的。”
  挂断电话,“一杠两豆”满脸堆上笑容,双手把手机递给女孩:“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们是魏……”
  女孩根本就没给对方好脸色,接过手机,眉毛挑了挑:“还罚吗?”
  “一杠两豆”赔笑点着头:“不敢,不敢,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

  “少套近乎,这事没完。”中年女人打断了丨警丨察的话,对着女孩道,“走,上车。”说完,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散开,散开。”“一杠两豆”见两个女子上了车,马上驱赶着围观的人群,“给车让道。”
  小轿车“嗡”的一声响动,开走了。
  看了三名丨警丨察一眼,楚天齐迈动脚步,继续向前走去。
  晚上八点多,楚天齐正在本上记录着私访内容,手机却响了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他按下了接听键:“老同学,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局长大人,我哪敢指示您呀,只是问候一下,套套近乎罢了。同时我也奇怪,这周都快过完了,你怎么还不上任?这谱也太大了吧?”
  楚天齐回答:“干部二处的王处长让我等着呢,她说上任的时候会电话通知我,我准备明天再问问她。”说着,他话题一转,“不过我已经开始熟悉情况了。”

  “你在许源县,在微服私访,你星期一就到县城了,对不对?”女孩笃定的说。
  楚天齐一楞:“你见到我了?”
  女孩反问:“你是不是还特意化妆了一下,比如戴个默镜或是帽子什么的?”
  楚天齐忙道:“你什么时候见我了?在哪见的?”

  “咯咯咯,兵不厌诈,我哪能见到你?我从那天到市里后就没回去,这几天一直在培训,明天起早才回去。”女孩笑声爽朗,“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我推测出来的。 你想啊,到现在还没上任,你能闲的住?你自然要提前到县里看看,而且肯定是星期一报到以后就去。为了出行方便,尤其是为了下一步工作方便,你出门时自然要‘武装’一下,以免提前现出真容。其实就这么简单。”
  “不服不行,姜还是老的辣。”说到这里,楚天齐又补充道,“我是说你从警的资历比我老。”
  “大局长太客气了,其实你才厉害。你以前可是连一天丨警丨察都没当过,但有些专业知识你却说的头头是道,真的让人刮目相看。”女孩笑着道,“对了,大局长,私访有收获吗?有什么感触?”
  楚天齐长嘘了口气:“看到了好多,感触也颇多,总体感受就是一个字——乱。先不说别的方面,但说对丨警丨察的印象吧。这几天看到了一些事情,感觉许源县丨警丨察不是在维护社会稳定,不是在保障一方安宁,而是处处都在以罚款为目的。真应了老百姓那句讽刺的话——有条件要罚,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罚。”

  “大局长,要以平常心看待,要稳扎稳打,一步步的来。遇事要三思,要分清轻重缓急,要谨慎行*事,不要操之过急。肯定有好多人惦记着你这个位置,也会有人惦记你这个人的。”说到这里,女孩“咯咯”一笑,“我这是关老爷门前耍大刀——班门弄斧,让你见笑了,仅供参考。不说了,敬候大局长早日上任,再见。”
  “再见。”楚天齐话音更落,对方已经挂断了手机。
  手机发出“嘀嘀”两声响动,原来是电量严重不足了。楚天齐关掉手机,连接好充电器,插到插座上开始充电。
  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周仝,是楚天齐省委党校的同学。自从两年前在省委党校毕业,二人一直没有见面,只是偶尔通通电话。
  上周六的时候,楚天齐想要拜访市局副局长周子凯,结果周子凯出差了。不多时,周仝就联系了楚天齐,她自然是从叔叔周子凯那里得到的消息。将近下午一点的时候,周仝到了市里,两人一起到外面吃了午饭。在吃饭时,两人聊了很多,但都说的是党校学习时的趣事,几乎没有涉及工作上的内容。临分手时,周仝把一些资料给了楚天齐,让楚天齐参考一下。
  于是在上周末剩下的时间里,楚天齐就重点看了周仝提供的这些资料。这些资料都是一些基础资料,包括县局整个机构设置,县局领导班子构成,各部门负责人情况。还包括整个辖区的警力设置,以及辖区一些主要的治安重点等,当然还有县局近两年多的大事记。这些资料都是一些客观的东西,没有任何人为的评价。楚天齐明白,这只是周仝让自己提前熟悉一下情况,做到一个初步的知己知彼,而不想用她的思维影响自己的判断。

  日期:2017-02-2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