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09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看着有几个人已经把现金给了“傻子”,准备“瓜分”“傻子”的“特等奖”,眼看着那几人玩的“双簧”就将大功告成。楚天齐意识到该出手了,他缓缓抬起头,攥紧了双拳。
  忽然,“傻子”神情正常了,他惊愕了一下,扔下别人塞在手里的纸币,大声喊着“停车,停车”。
  “吱”,急刹车声响起,紧接着汽车停在路边,车门打开。
  “傻子”回头喊了声“扯乎”,当先跳下汽车,小矮个四人也对望一眼,冲了下去。只留下“特等奖五万”的拉环,和那个已经打开的易拉罐。
  “傻子的东西。”不知谁喊了一声。
  有人做了应答:“傻子?傻吗?”
  众人目光“刷”的一下,都投向了那个应答之人。
  玩“易拉罐”骗局的人中途下车了,参与“换购”“傻子”特等奖的人们才明白差点上当,都红着脸不再说话。而其他的旁观者开始讨论这个骗局,有讲解这骗局程序的,有讲述曾经受骗经历的,有传授防骗秘诀的,最后都集中关注到骗子忽然收手上。
  对于到手的钱财,骗子能再“吐”出来,确实不易,也充满蹊跷。人们不明白为什么,又开始进行各种推测,有说骗子良心发现的,有说骗子有紧急事情的,也有说骗子嗅到了危险信息。
  对于“良心发现”一说,楚天齐可不相信,他不相信这些已经多次得手的骗子心会那么软,会不经历重大打击而浪子回头。他更认同骗子嗅到了危险信息一说,可能就是从自己身上嗅到的。
  楚天齐自信,以自己的身手、以自己新学的手段,如果不是故意留出手段,应该不会被发现身份,更不会暴露功夫的。可这次骗子突然撤退,就是在自己抬头看他们之后,按说自己并没有要故意展露什么,对方应该不会识得自己的身份。
  难道是这些人以前见过自己,见过自己施展功夫?可自己怎么觉得他们这么陌生?当然,那个傻子脸上糊的太脏,楚天齐没能看到对方的庐山真面目。

  可能是自己太敏感,也许他们的撤退本身和自己无关,是自己想多了。楚天齐在给出这个解释后,靠在车上闭目养神起来。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班车停靠在许源县汽车站。
  走下汽车,一股暖烘烘的气息迎面而来,似乎这里的温度要比定野市区里还高一些。随着人流走出车站,楚天齐辨别一下方向,向县城中心区域走去。
  在两年前,楚天齐到过许源县,但那次只在县城派出所待了几个小时,半夜又赶到了县城边上的火车站,并没有注意到县城的样子。

  以后自己就要在这里工作,而且这些大街小巷都是工作涉及区域,所以楚天齐要特意留心一下。
  一出车站,他就发现了县城一个特点——乱。车辆和商贩随意停靠、占道,让本不宽阔的道路又窄了不少。再加上过往车辆走走停停,行人也是不时站在路中间说话、交谈,可以通行的空地更加有限。
  正要继续观察一下,左前方路边出现了“党校招待所”字样,楚天齐走了进去。招待所规模和玉赤县党校招待所差不多,房间设施也几乎一样,但价位还是高了有三成。他明白,就这样设施的招待所,在县城应该算是中低端的了,再到其它家的话价格肯定会更高,于是他拿出证件登记,住了下来。
  连着坐车,这几天休息也很不好,楚天齐住下后,没有出去走访,而是简单吃过晚饭后,就早早上床休息了。
  从第二天开始,楚天齐起床洗漱完毕后,就早早出去了,直到天黑的时候才回到招待所。白天出去的时候,他除了吃饭时间外,其它时候都在走路、观察或是简单交谈。当然,就是吃饭的时候,他也在不时倾听着食客们的大声讲话。尤其涉及治安的事情,他会格外留心。

  楚天齐出去的时候,一般是哪里人多就去哪里。许源县县城面积不大,和玉赤县不相上下,但人口密度明显要高于玉赤县城,尤其外来人口颇多。许源县离何阳市不到一百公里,是何阳一些药企的种植基地,这些药企在许源县城也多设有办事处或分公司。为此,许源县专门辟出县城南端一块空地,建设了一个类似“何阳药都”的大市场。
  许源县还出产一种玉石,人们称之为“许愿石”,许源县的来历就和这石头有关系。只不过由于早年间的失误,才把“许愿”二字,变成了“许源”。
  这些外来人口中,好多都是玉石经销商人,也有一部分是药材商贩。这些商人来自天南地北,口音也是南腔北调。正是由于这些商人的到来,也带动了当地住宿和餐饮行业发展,适当提高了消费费用,但住宿、餐饮行业的设备、设施却很一般。
  面对着这么多的外来人口,面对着这么大的商机,城市建设和管理实在不敢恭维。整个县城建设规划非常零乱,风格很不统一,城区主要通道承载力有限。同时,相关部门不做为,导致到处都是车场,也到处都是行人通道。

  从星期二开始调研,到现在已经是三天了。三天中,楚天齐掌握了好多一手材料,但似乎又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有些材料也很难串在一起。在这三天中,定野市委组织部没有打来任何电话,他也没有进行询问。眼看着又到周末了,他计划明天上午给组织部干部二处王处长打电话,打听一下自己上任的事。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楚天齐溜溜达达走在大街上,准备返回党校招待所。正走着,就见前面围了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声音很大。楚天齐走上前去,凭着高人一头的身材,看到了人群里面的情形。
  人群中间停着一辆小轿车,轿车旁边有两拨人正在理论。其中一方穿着丨警丨察制服,共有三个男人。另一方身着便服,是一名女性中年人。现在那名便服中年女子正和丨警丨察理论着,旁边的人们在小声点评着。
  中年女子是晋北口音,语句中满是怨气:“丨警丨察同志,全国各地我们走遍了,就没见过你们这种收费的。这哪是收费?这分明就是抢劫。”
  答话丨警丨察肩上扛着一杠两豆,身形魁梧,声音嗡声嗡气的:“没见过?那是你孤陋寡闻、大惊小怪。你们现在随意停车,已经违反了相关规定,理应接受教育,并支付罚款。罚款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希望你能理解。”
  “理解?怎么理解?这几天只要一上街,就要交罚款,每天还不止交了一次。就拿在这儿停车来说,在你们来之前,已经有丨警丨察罚过款,你们已经是第三拨了。”说着,中年女子从包里拿出一沓巴掌大的小票,递向“一杠两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