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30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依依接到了陆羽借钱的电话,颇有些哭笑不得,说道:“你大爷的,借你大爷的,才一百桌而已,算我的。”

  陆羽咋舌,“江大小姐,咱把话说清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都要结婚的人了,可不敢跟你这种大龄未婚女青年不清不楚。”
  江依依没好气道:“去你的,本小姐最近赚大发了,发发好心分点给你这狗犊子行不?”
  陆羽试探着问:“赚了多少?”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相对的。
  有人的楼塌了,自然就有人的楼起来。
  吴天南死了,留下偌大一份家业,总得有人去夺。
  占尽先机的李景略和江依依,自然是拿了大头,不用想都赚得盆盘钵满。
  这些东西,陆羽肯定眼红。

  钱谁不喜欢,只是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他层次还没到,一点根基底蕴都无,能这么快在江海站稳脚跟打开局面,有一大半靠得都是运气。
  还不至于自我膨胀要去跟李景略和江依依讲条件的地步。他哪有那么傻。
  总而言之——因为吴天南的死,江依依前期在陆羽身上的投资,算是一次性收回来了。而李景略也彻底免除了后顾之忧,还狠狠赚了一笔,对陆羽的态度自然变得亲切有家,颇有把他当头号心腹培养的架势。
  陆羽当然没傻到跟李景略掏心掏肺,但也没有故作清高,该求的东西,也是要求的——譬如求李景略做他的证婚人。
  大人物嘛。
  你不求他,他就会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你不尊重他。
  这中间有个度,陆羽把握的很准。
  江依依笑道:“说出来怕把你吓住。行了,到时候本小姐给你备一份大礼。吓死你这狗犊子。”
  陆羽乐呵呵点点头:“中。”

  婚礼当天。
  苏倾城回了苏家老宅,赵有容跟着,陆羽把别墅霸占了,就当是大本营和婚房了,早晨九点,天公作美,艳阳天。
  陆羽修身礼服,皮鞋铮亮,英气逼人,身后跟着几十号弟兄。
  刀疤哥张小花率领的刘三爷系,一水儿黑色皮夹克,眼神凶悍,就差没拿着砍刀了,要不让人见着,铁定会以为这是去茬架砍人的。
  以德服人的倾城集团第二型男刘大彪和叶天龙率领着司机处和保安处的兄弟,没有旁边道上兄弟那么浮夸,但也是西装革履,一水儿黑色墨镜,气势不比旁边的道上弟兄差多少。
  顾惜朝同样西装革履,跟在陆羽右边,这大帅逼长得这么帅,不当伴郎都说不过去。
  本来伴郎这个角色,王玄策是主动请缨的,说老子长这么帅,阿瞒你丫不选我是瞎了眼。
  陆羽直接就一白眼过去,让他自己体会。
  连纳兰元述这王玄策天字号狗腿子都结巴道:“状元爷,你当这伴郎……真不合适。”
  由此可见,王玄策的帅气,在这个婚礼上是多么的不得人心、让人无法欣赏。
  纳兰元述站在陆羽身后偏左手的位置,好像他的影子。

  他的使命只有一个,保护陆羽的安全。
  王玄策当伴郎的提议被众人否决,倒是没有撂挑子不干了,还是穿着一个明显大两号的西服,汉奸头梳理的油光水滑,难得刮了胡子刷了牙,招呼整饬人马,算是充当一个狗头军师角色。
  已经伤愈出院的武媚娘胸前带着一朵大红花,盘旋在半空,可惜的是吕奉先没康复,要不再加上它跟着,那就鹰犬齐活儿了。
  这么大阵仗,当然不是去打仗,而是去——抢亲。
  “妈拉个巴子,哥几个都听好了,待会儿要有人敢拦着,千万别心慈手软,这抢亲,要旨就在一个快字诀上面,快刀斩乱麻,对面都是一帮娘们儿,跟她们讲道理,没开始咱就先输了一半,到时候听我招呼,咱直接冲上去,让陆羽抢着人就跑!”
  王玄策叉着腰,像是开誓师大会一样,慷慨激昂,指点江山。

  “中!”
  “状元爷,我们听你的!”
  众人嘿嘿笑着,应和声此起彼伏。
  “妈拉个巴子,那就出发!”王玄策挥了挥手。
  陆羽为首,一帮人浩浩汤汤、气焰滔天。
  一个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车队,缓慢行驶在国宾大道上,气势如虎。
  基本上算是名车展览会。
  宾利,法拉利,加长林肯,迈巴赫,最不济也是宝马奔驰。

  一条长龙。
  奔往苏家老宅。
  在权贵满地走的江海,都算是顶尖浮夸。
  到了地方,对面果然准备充分,大门口就站着十多个小破孩儿,都是苏家的第四代,围着陆羽姑父姑父叫着要红包。
  陆羽乐呵呵的一个个发了红包,然后才进入大门,第一关没有丝毫难度。
  到了苏倾城的房间门口,就为难了。
  女人,许多女人,基本上都是倾城集团的那些个女高管们,将大门堵得严严实实,好一个娘子军团。
  赵有容做着伴娘装扮,英气十足,叉着腰杆指着陆羽,好似古代统军的女将军,冷声道:“呔,兀那小贼,此山为我开,此树为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身后跟着几十个弟兄,陆羽还是被这娘子军团给吓住了。
  看来这媳妇儿,还真不是那么好娶的。
  陆羽同志,革命尚未成功,你还得努力哇。
  陆羽带着一帮弟兄跟娘子军团对峙。

  本来以王玄策的意思,来了就不能跟这群娘们儿墨迹,跟女人讲道理能讲的明白哟。
  可真到了,看着这群或娇俏或清丽或妖娆妩媚的姑娘们,一群大老爷们儿就嘿嘿干笑着,下不去手了,对于王玄策的发号施令视而不见。
  这都能下得去手,那不是注定孤独一生么。
  王玄策气得,破口大骂,上前强行讲道理,被赵有容这现代版穆桂英给一脚踹在屁股上,屁股尿流就滚回来了。

  他的天字号走狗纳兰元述难得没有冷着脸,咧着嘴直乐呵,王玄策肯定气得不行,一棒槌就敲在纳兰元述脑袋上,破口大骂:“直娘贼,没看到老子被欺负了,呔,派你上去,把那女将给我拿下!”
  纳兰元述被打了眉头都没皱一下,也没上场拿下对方女将的想法,还是咧着嘴傻乐呵。
  气得王玄策跺了跺脚,说道:“阿瞒,师兄我尽力了,这部队没法带了。妈拉个巴子,怎么滴就全叛变了,对方玩儿美人计啊。”
  一种莺莺燕燕笑得人仰马翻、百鸟争鸣。
  陆羽按了眉心,挥了挥手:“徒弟,你上!”
  “好的。”顾惜朝点点头,走到赵有容面前,两人握了握手,然后顾惜朝就站到了赵有容身后,对着陆羽等人虎视眈眈。
  “什么鬼——”
  陆羽这一刻觉得自己是寂寞的。
  他的好徒弟,这是投敌了?
  “小贼,今儿你可不是我师父。我可是倾城的娘家人,要想从这里过,嘿嘿,想得美,知道为什么她们会在门口堵着你们么,因为我叛变通敌了呀。你们抢亲的三套方案,这边可全都知道了。”顾惜朝哈哈大笑道。
  “贱人。”
  陆羽无语。

  得勒,状元爷悲壮败北,伴郎徒弟可耻通敌,看着身后在那些姑娘的媚眼下泛起花痴就差掉口水的兄弟们,他更加寂寞。
  只有靠自己了。
  “赵大姐,我要怎么才能进去?”陆羽腆着脸。
  “说了呀,留下买路财。”赵有容仰起脖子。
  “好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