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22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认识状元爷得有十年了,状元爷声名鹊起的时候,还没有拜入陈老神仙名下,已经学了一身寻龙点穴的手艺。那时候我初出茅庐,还是个愣头青,功夫也没有大成,就是会一些粗人的把式。跟状元爷还不是一伙儿,而是跟了另外一个北派的摸金校尉。”

  “那次是跟状元爷合伙挖一个清朝的二品大员墓。我这种粗人那都是直接下墓的,里面有一尊青铜器,价值连城,我毛手毛脚给弄坏了,跟着来的大主顾气得不行,为了挖这尊墓,他可是将这一片地全买下来围起来的,前期投入就好几千万,当即就叫人把我给绑了,要杀了我卸心头之恨,我原本跟着的那个头儿直接就抛弃了我,还主动请缨要亲自动手杀我。”
  纳兰元述沉声说着,眼里隐有寒芒。
  “后来呢?”
  “是跟我没什么交情的状元爷救了我一命。他把自己家传一串佛珠给了那个大主顾,还亲自跪下来帮我赔罪。陆少,男儿膝下有黄金呀,更别说他还是圈内名声一等一煊赫的状元郎。我没读过多少书,小时候喜欢听天桥底下的先生说书,就记住了一句话,君以国士之礼待我,我以国士报之。”
  “状元爷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这身功夫,也是这么些年,跟着状元爷走南闯北,他求人跪着让人教我的。状元爷待我,那就是再造之恩,别说给他打骂几句了,状元爷就是要我的命,皱一下眉头,我就对不起我那世代守卫九龙门的先祖。”

  陆羽沉默一阵。
  这就是传说中的——先秦义士之风吧。
  这种男人之间,最纯粹的承诺和守护,是多么动人的一抹风景,世间难得。
  陆羽一大早就起来了,大概早晨七点过的样子,到了客厅,发现苏倾城也起了,正在插花,各色叫不出名字的花儿,妖怡夺目,煞为好看。

  苏倾城细心摆弄着,身上酝酿出来的贤妻良母气质极为动人。
  陆羽对于自己母亲的印象——曾经是一个名动京华的旦角儿,嫁了人之后,就开始安静持家、相夫教子,大抵应该就是苏倾城现在的模样吧。
  当然,现在的苏倾城,相夫是相夫了,这教子的话,还得他们成婚后多多努力了哇。
  陆羽想到这里,正色道:“媳妇儿,还磨蹭什么呀,走吧!”

  “干嘛?”苏倾城明知故问。
  “你说干嘛,你就装吧!”陆羽狂翻白眼。
  “不知道。”苏倾城继续插花,细心摆弄着马蹄莲纤细的花茎,将它们收拾进红泥花盆的范围内。只是青丝掩盖着一半、微微露出来的、晶莹如玉的耳垂微微泛红。
  “装模作样。”
  陆羽拿起手中托了好大关系、才用身份证补办的户口本,“当然是去——嘿嘿嘿,你懂得。”
  “就你猴急!”

  苏倾城看了看表,现在才七点二十,人家上午民政局都还没开始上班吧。
  这狗犊子,难不成自己还能跑了不成?
  想到这里,她有自顾自笑了起来。
  陆羽见她笑,自己也跟着笑,憨厚得像一头野猪。

  然而讲道理,但凡水灵白菜,到最后都是被野猪拱的嘛。
  “受不了你了,在这里等着,我去梳洗打扮一下。”苏倾城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从一本诗经里面拿出夹着的户口本,苏倾城坐在镜子前,给自己补着妆,心里无可避免地忐忑了。
  都有打退堂鼓的打算了。
  偷偷隙开门缝,看到陆羽在大厅里来回踱步,跟一热锅上的蚂蚁似得,她扑哧一笑,又关上门坐了下来,觉得今天这眉毛似乎描得不好,这唇彩也不够妙——好吧,诸般借口,就是要让他着急着急才好。
  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将自己交到一个男人手里,那当然得傲娇傲娇、矜持矜持了。
  她在这里故意拖延时间,陆羽就急的不行了,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烟抽了一根又一根。

  刚出院没多久、起床晨练散步的赵有容回来了,见了他,疑惑道:“姓陆的,你丫抽哪门子风呀,大清早的在客厅里跳什么大神?”
  陆羽咧嘴一笑:“赵大姐,早上好呀。您今儿可真漂亮。”
  赵有容蒙圈了。
  这狗犊子今儿没吃错药吧,啥时候小嘴这么甜说话这么好听啦?
  “看着我干嘛,小爷今儿心情好。就是好呀就是好,心里住着个红太阳。”陆羽小表情那个嘚瑟,要上天的节奏。
  “陆羽,我帮你打电话吧,精神病医院的电话我先去查查。”赵有容无奈道。
  “去你的,你丫才精神病。”陆羽白了她一眼。
  “那我打癫痫医院的?”赵有容试探着问。
  “滚。我是高兴呀。”
  “什么事儿这么高兴?”赵有容狐疑道。
  买彩票中五百万了?
  “人生小登科呀,我要跟倾城去扯证了!”陆羽正色道。
  “这么快?”赵有容吓了一跳。
  正在此时,苏倾城终于出来了,陆羽拿着她就往门外跑。边回头跟赵有容说道:“赵大姐,明天锦江饭店,小爷包了。记得早点来捧场,我们的婚礼!”
  “知道啦。”赵有容没好气白了他一眼。
  瞧把这狗犊子的嘚瑟的,她要是苏倾城,今儿还真就不去了,看能把他急死不。
  看着两人牵着手消息在门后,她心里倒是荡起了不少涟漪。
  这狗犊子,跟倾城,这算是修成正果了么?
  这两人一路走来,她算是亲眼见证的,跌跌撞撞、曲曲折折,当真算是不容易。
  现在,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吧?
  她心里当然是祝福居多的,但还是有些很古怪的想法在里面。
  如果——如果先遇到这狗犊子的是她赵大小姐,那又会是怎么样的呢?
  他会喜欢自己么,自己又会爱上他么?

  想到这里,赵有容摇摇头,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这么顶奇怪的想法。
  她想了想,拔出去一个号码,不一会就通了:“鬼丫头,跑到哪一站了?”
  “有容姐,我在布达拉宫啦。我转过了经纶桶,也看到那个仓央嘉措的画像了,那首诗骗人的,我觉得他一点都不帅,还有没七郎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帅!”
  里面出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自然是唐萌萌。
  “傻丫头,花香自然做不得准的呀。”
  “有容姐,你帮我问问七郎,他是不是没有想我了呀。”唐萌萌突然说道。
  “这个……他有没有想你你又不会知道的。”赵有容无语道。

  “不是的,我能感觉到的。刚开始那几天,我天天都能梦到他,现在要隔两三天才会梦到他的样子了。有容姐,我好怕,他会不会忘记我啦?”唐萌萌问道。
  “傻丫头,那不是他在想你,而是你在想他。”赵有容叹了口气,“萌萌,别开口闭口你的七郎了,他要结婚了。听姐姐的,那狗犊子有什么好的,你念着他干嘛,天底下男人那么多,比他好的多了去。”
  “哦,有容姐,我有点事情,不跟你讲了。”
  虽然早就知道陆羽跟苏倾城早晚都要结婚,但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唐萌萌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布达拉宫面前,带着鸭舌帽、挎着单反相机的唐萌萌放下了电话,悠悠吐了口气。
  “小姑娘,年纪轻轻,怎么也学别人叹气?”
  正在此时,一个老态龙钟的藏僧开口问道。
  “老伯伯,你是谁呀?”唐萌萌问道。
  “一个朝圣者。”老僧笑了笑,面容清矍,身体无比瘦削,只剩下皮包骨那种,似乎随时都要被风吹倒,唯有眼神明亮、干净的让人心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