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647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只要了五个人,青衣他们这些天师我一个没要,他们根本不适合这种近战,这就是上去卖肉去了,搞不好就得挂了,天师搀和上去,简直就是大材小用,
  至于伊诗婷和周敬……
  这俩,上去是送菜,
  其实,真正能和我并肩冲锋的,真的很少,
  只有六个人……

  去面对数百精壮的雪人,
  我头皮有点发麻,被我点了名的张金牙吓得头发都炸了,一个劲儿说他不行,后来被胖子硬是给拽上来的,
  我们六个的卸下了马上的所有负重,就带了刀,六匹马齐头并进,缓缓走到了最前面,
  看着密林里的雪人,我是打心眼儿里有点发颤,咬了咬牙,然后我们六个人同时“哐”的一下拔出了刀,非常有默契,二话不说,一转身将刀狠狠刺进了马的臀部,
  唏律律,
  风雪在吼,马长嘶,
  胯下的马犹如发疯一样朝前冲了出去,我就是要让它疯狂起来,因为,它疯狂了,才能冲的更猛,
  不光它要疯狂,连我自己,也要疯狂,
  只有疯狂,或许才能冲出生路,活下来,
  我高举长刀,直指密林中的雪人,大吼道:“冲锋,,”
  骑马,我完全OK,这东西其实没什么可学的,我们的马都是次仁老爹调教好的,不是那种人一上去就尥蹶子的货色,只要不害怕它,使劲儿踢打着,别让它认定你就是好欺负的主儿,它就会听你的,缰绳往什么地方拉,它就得往什么地方跑,只要不是胆子特别小的货色,基本上上马就能跑,
  但是,马战,就又是一回事了,骑马反而次要了,注意力已经不能集中在驾驭骏马上了,更多的要集中在……战斗上,

  这对于一个在马背上待了没几天的生瓜蛋子来说,真的太难了,我驾驭马就很费劲了,再去分神战斗,简直和一心两用没区别,
  一直以来,我都以步战临敌,这马战还是头一回尝试,
  当我胯下的骏马被我刺破臀部后,受了痛的它就跟利箭一样迎着风雪朝前狂飙了出去,所过之处,热气腾腾的马血飘洒了一路,骑在它背上的我差点就被甩下去,
  骑过马的人都应该知道,当马狂飙起来的时候,人是不可能安安稳稳坐在马鞍上的,得弓着身子站在马镫上,要不然,大屁股黏在马鞍上,就算闪不了腰,人的整体的协调性也会大大下降,极容易被甩下去,
  这种姿势就决定当马在受了惊,发起疯狂冲锋的时候,和平时骑马疾驰是两个概念,马背上的人要维持平衡就更加困难了,
  就拿现在的我来说,我弓着身子站在马镫上,能感觉到马鞍在来回晃动,平衡性非常不好,最开始的时候要不是我腰部及时发力,撑住了自己的身子,我早就被甩下去了,但是,为了保持马的加速不减,我双腿仍旧得死死夹着马肚子,脚挑着马镫不断用沉重的金属马镫抽打马肚子,驱赶着马发疯一样的往前扑,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要维持平衡,不被骏马甩下去就已经很艰难了,但是为了面临随之而来的厮杀,我的双手还得腾出来,撒开缰绳,握刀去拼杀,
  也就是说,马战之时,我的双手要去战斗,我的双腿还要夹住马肚子防止坠地,双脚更要不断踢打催促马向前冲锋,综合这一切,对于人体的协调性和平衡性考验十足,,

  总而言之,骑马容易,马战难,
  也难怪在几千年的历史上,汉人的骑军一直都难以和游牧民族的骑兵对抗,这马战,真的是一门功夫活儿,我们这些生瓜蛋子乍一提刀上马发起冲锋,一个个被马颠簸的前仰后翻,没掉下去已是万幸,
  眨眼,我们已冲出将近百米,,
  在这个过程中,我终于是找到了一些窍门,也开始渐渐熟悉这种马上作战的环境了,
  在马上,我的双腿得发力,但上身的却不能紧绷,

  双腿发力,是为了把自己钳制在马背上,不至于掉下去,但是上身,却得处于绝对的放松,任由自己的身体跟着骏马的狂奔起伏摆动,
  用文绉绉的话来说,就是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当我撒开缰绳,整个人的重量全都压在马镫上的时候,如果我腰部绷得笔直,那我就是架在马身上的一截木头桩子,马每一次甩动,我的腰部都要承受巨大的压力,简直是和马拗着干,久而久之,人疲惫不说,被甩下去也很正常,但是如果我完全放松,跟着骏马摇摆的话,那我就是飘扬在马背上的彩带,自身不承受任何压力了,自然也牢靠的多,
  找到了这个窍门,我终于轻松了许多,用眼角的余光看胖子他们,显然经过了最开始的颠婆以后,他们也渐渐找到了窍门,最起码,能维持平衡了,

  我们六人六骑,跃马扬刀,犹如撕裂长空的闪电,以一种头也不回的姿态径直朝着陡坡冲杀了上去,
  风雪疾,抽打在我的脸上,生疼,
  战马狂,不断打着响鼻,我甚至能看到胯下的马因为受了疼眼睛里都开始充血了,明明是在冰天雪地之中,但是脖颈上的汗水却在噌噌往下流,不过不等落地就被冻结在了脖子上,犹如吊坠似得,
  杀上陡坡以后,对于那些雪人的面容我也看的愈发清楚了,它们并排站在密林的边缘,手里拎着“木棒”,“哼哧哼哧”喘着粗气,口鼻之间都在喷吐白雾,因为它们数量太多了,集中在那密林里,所以从我这个方向看,密林里就跟着火了一样,白雾滚滚的,整片天地之间仿佛就剩下了它们沉重的呼吸声,给人的压力极大,
  近了……
  更近了……
  十米……
  九米……
  我一直都在默默估计着我们双方之间的距离,精神在这个过程中已经紧绷到了一个极限,

  终于,我胯下的马冲上了陡坡,
  这一刻,我心中所有杂念尽去,也顾不上去看林青他们的情况,更不知道我是不是第一个冲上来的,此时,我的眼睛里就剩下了挡在我正前方的一个雪人,
  唏律律,
  战马凄厉的长嘶,在冲进密林之前的最后瞬间,忽然人立而起,后腿发力,竟腾跃了起来,然后瞄准挡在最前面的那个雪人就用它宽阔的前肢撞了上去,
  那雪人也剽悍的很,身高七尺以上,我骑着战马冲上去以后,非但不退,竟然用自己的胸膛顶了上来,
  它身材真的是太高大了,站在那儿都快和我骑在马上高度差不多了,所以这一撞,真没有给它造成太大的伤害,就是在它结实的胸膛顶了一下,将它撞退了一些,
  “杀,,”
  我一声大吼,浑身杀气爆涌,刀锋之上当即喷吐出长达一米的实质化杀气,方才撞击的瞬间,我骑在马上也是一个趔趄,被撞得身子后仰了一样,然后等战马落地的时候,我的身子又情不自禁的跟着俯冲了一下,就是这一仰一俯的功夫,我已经借了马力,顺势就将手里的百辟刀送了出去,趁着那雪人后退的功夫,直接一刀砍在它脑门上,
  日期:2016-11-04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