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4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他到五二七专案的犯罪现场去查看。发现现场的一切特征都和西莞市那边提供的用弹弓破坏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犯罪案件的特征相同,而和枫林市地区乃至于整个北方省原来盛行的用铁锤、铁榔头乃至于石块砖块等重物暴力破坏车窗玻璃的罪案现场差别较大。于是第一反应就是这种原来只在西莞市出现的新型破坏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作案技术手段已经传播到了枫林市。
  他之所以向雷丁昘、姜方昌乃至于专案组其他干警们提问,就是看他们中间有没有人掌握到这种已经在粤东省西莞地区出现了一年多的新型犯罪技术手段。
  但是让石东明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只在西莞地区出现过的新型犯罪技术手段姜方昌、雷丁昘乃至于整个专案组的干警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但是包飞扬这个自称为是对刑侦工作完全是一个大外行,来案情讨论会现场是过来旁观学习的这个新局长,竟然一开口就准确的说出了弹弓这种新型的破坏车窗玻璃的作案工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难道说包飞扬包局长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刑侦高手,否则绝对无法解释他怎么能够获知这种最前沿的犯罪技术手段?如果包局长在调到枫林市之前是在西莞市工作,能知道这一点也不算奇怪。可是听雷丁昘昨天向他解释说,包局长在调来枫林市之前,是在江北省海州市工作的,距离西莞市还有将近两千公里。他是如何知道这个信息的?
  虽然石东明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问题。但是至少他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包飞扬绝非是他自己所谦称的外行局长,这位新局长对刑侦工作的了解可能远远超乎别人的想象。
  看来上面把他调到枫林市来担任市丨警丨察局一把手,绝对不是无的放矢。说不定上面的领导们已经考虑到包飞扬包局长在警务工作中这种非同一般的才能和潜力了!

  震惊之下,石东明脱口而出:“局长,你竟然知道弹弓砸车窗玻璃的盗窃作案方式?”
  这个时候,以包飞扬的智商,又如何从石东明的反应中分析不出,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的作案方式很可能还没有像他当初的那个年代流传广泛,甚至可能在枫林市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方式的砸车盗窃案,所以枫林市丨警丨察局包括姜方昌、雷丁昘这些刑侦专业的老手才会在石东明让他们分析盗窃者作案工具的时候才会压根没有往弹弓上面想,所以石东明才会在自己提出会不会犯罪嫌疑人作案工具是弹弓的时候,石东明的反应才会是如此的震惊。

  “对,我知道有这么一种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作案方式。”包飞扬微笑着回答了石东明的疑问,“我姐姐在粤东省粤海市开一家陶瓷公司,今年春节她回家探亲的时候,跟我说过粤海市发生过这样的小偷用弹弓发射钢珠射破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案子。”
  看来自己当初让老姐包文颖到粤海市开公司真是英明神武的决定啊,不仅为自己提供了庞大的资金支持,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也都可以像今天这样一把手推到姐姐的身上  。
  “什么,粤海市今年春节之前就发生过这样的案子?粤海市是不是发生过很多类似的盗窃案啊?”这下石东明更震惊了,因为他在西莞市的时候,听那个当副局长的老战友说,这种方式的盗窃案主要局限于西莞地区,临近西莞的周边地区也有零星案例发生,但是非常少见。粤海市和西莞市之间还隔着粤城粤州两座城市。却没有想到,在今年春节之前,就已经有这种利用弹弓射破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案例发生了。听包局长的说法。包局长的姐姐是一个开公司的商人。如果这种作案模式连一个普通的开公司的商人都知道的话,说明这种作案模式在粤海市已经发生的相当频繁了。看来自己老战友掌握的资料也不够全面啊!

  包飞扬见状就知道自己说冒了嘴。虽然现在还不明白石东明是如何掌握这种新式盗窃车内财物作案模式的,但是显然石东明对这种新式盗窃车内财物案的资料掌握的详实程度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于是包飞扬连忙补充道:“据我姐姐所说,她所知道的好像在这个粤海市就这么一起,还是因为盗窃案发生地点就在他们公司停车场的隔壁,物业公司经理特地过来提醒他们的。我姐姐也是因为这种盗窃模式太不可思议,所以才当做一种新鲜事儿告诉我的。”
  “哦,原来是这样。这样就对得上了!”石东明点了点头。如果粤海市只发生这么一起类似案件的话,那么说明自己老战友提供的资料还没有什么出入。虽然粤海市和西莞市相隔两个城市,但是也算是周边地区,偶发一起,自然也算是零星案例。自己接下来分析的中心,还是要往西莞市靠。
  这个时候,姜方昌、雷丁昘等专案组的成员们也都反应了过来。敢情包飞扬包局长刚才所说的什么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不是什么外行话,而是确有其事啊!因为这本身就是包局长姐姐身边发生的实际案例啊!就算是包局长的姐姐在转述这个案例的时候有所夸大,可是大体上总不会相差很远。更何况还有石东明石老神探的一脸震惊作为佐证,显然,石老对弹弓砸车窗玻璃作案这种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作案模式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石老。”发问的是姜方昌,“对于包局长所说的这种用弹弓砸车窗玻璃盗窃车内财物的作案模式,说句不怕您和包局长见笑的话。不知道其他同志是怎么样,反正我是第一次听到。我看您对这种作案模式非常了解,能不能请您趁着这个机会,给大伙们介绍一下呢?”
  “对啊,石老,我们以前了解的砸破车窗玻璃都需要用铁锤砖块这样的重物,一把小小单弹弓,咋样才能敲破车窗玻璃呢?现在的车窗玻璃可是绝大部分都是钢化玻璃啊?”技侦大队的林千秋也发言道。比起其他人来,他更是对石东明所说的这种用弹弓砸破车窗玻璃的作案模式感到好奇。搞技术的人好奇心比其他人来说要强烈的多。
  “是啊石老。您就给我们讲讲吧!我们以前还真的不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呢!”
  专案组其他人都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
  “呵呵,”石东明笑着看了一眼包飞扬。“局长。”
  包飞扬知道石东明这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其实这有什么好征求的?今天是五二七盗窃案案情讨论会,一切有利用案情水落石出的东西。都可以拎到会上摊开了说。更何况这种最为关键的作案工具的分析呢?
  “石老,您大胆讲!”包飞扬笑了起来,“我听我姐姐说过之后,也很是好奇。只是我姐姐也只能说一个大概,具体小偷是怎么用弹弓砸破的车窗玻璃,偷窃了车内的财物的过程,她可是一概不清楚,今天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听石老您详细说道说道,长长见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