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9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到了,忍不住回过头来,盯着这个家伙。
  我并不认识他,但却能够感受得到他眼神和话语里面的不屑之意。
  倘若我能够开口,我很想问一下他。
  当初陆左在天山之上大战,与邪灵教的小佛爷交手,帮着你们这些家伙解决了那么大的麻烦,他甚至可以说拯救了这个世界,然而你们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态度?
  英雄为了你们付出了那么多,结果你们这帮家伙,就是这样报答他的?

  然而我不能说话,因为一说话,就暴露了身份。
  我只有冷冷地瞪着他。
  那人被我看毛了,忍不住恼了,冷笑了一声,说看什么看,不服气?
  我的确是不服气,为了陆左的遭遇而忿恨。
  然而那又能如何?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返回了监牢中,然后躺在了床上。
  我闭上了眼睛,仿佛这样会让我好受一点儿。

  但我的心其实真的很疼。
  愚昧。
  不要说穷乡僻壤小地方的人才会愚昧,在我的眼中,这些自以为能够凌驾在陆左头上的人,更是愚昧。
  他们自以为羞辱了陆左,就能够证明自己,然而却并不明白,苍鹰翱翔于九天之上,从来不会关注一个小蚂蚁的想法,也不管你看得起,看不起。
  因为苍鹰的眼中,只有辽阔无尽的天空。
  不知道睡了多久,铁门再一次地被推开,我的晚饭来了。
  送饭的人推着车子,缓步走到了我的床前来,我有些慵懒,不想起床,甚至都不想吃饭,所以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那人也不叫我,而是矗立在我的床前,许久许久。
  被对方的眼睛盯了太久,我的心头有一些发毛,这使得我最终还是忍不住了,睁开了眼睛来,瞧见站在我跟前的,是一个女孩子。
  她的年纪不大,估计也就只有十五六岁。
  花一样的年龄。
  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我,当瞧见我睁开眼睛来,与她对视的时候,居然还笑了笑,然后对我说道:“很高兴见到你,苗疆蛊王先生。”
  我没有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女孩儿微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陈曦,是陈志程局长的私人助理,代表他过来看你;我听人说了,今天的你有点儿反常,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怎么了,是在这儿待得并不习惯么?

  陈曦?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想起了之前林齐鸣与杂毛小道跟我说的事情。
  这个女孩最早出现的时候,曾经是跟在了一个叫做黄养神的女人身边,而那个女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久丹松嘉玛。
  陈曦也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程程。
  她与久丹松嘉玛一起,从九处佛门圣地之中盗取了九份黑舍利,而最后却又出现在了黑手双城身边。
  有人认为她其实是黑手双城的私生女。
  而这个女孩也正是我们判定黑手双城魔化的关键之处,听林齐鸣说近两年来她一直陪伴在黑手双城的身边,甚至有一种黑手双城代言人的感觉。
  然而我之前几次与黑手双城的见面,却从来没有见过此人。
  陈曦瞧见我眯起来的双眼,知道我听说过她,于是微笑着说道:“事实上,我只是过来瞧一下心中的偶像而已。”
  偶像?

  我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冷笑了起来,而陈曦则开口说道:“看起来你似乎也不太像跟我说话,不过你确定会一直保持沉默?就算到了法庭上,也是如此?”
  我闭上了眼睛,不想与她再交流。
  这个能够左右黑手双城命运的女人,绝对是精明无比的,我现在是说多错多,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
  这样子反而能够让对方心中忐忑,浮想联翩。

  见到我闭上了眼睛,陈曦知道这一次过来与我交流的想法落空了,不过她并不生气,若是对我说道:“既然你没有交流的意愿,那么我就不打扰了;另外我有一个事儿想要跟你说,如果你想通了,愿意低下身段来,可以找我;别的不说,保住这条小命是没有问题的,要不然——你可得想想,那一个村子的亡魂,得是多大的罪过……”
  嘻、嘻、嘻……
  她说完这些,轻笑着转身离开,餐车也给推走了。
  小心眼的女子。

  当铁门再一次关上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来,瞧见她将我的晚餐也给带走,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不过作为修行者,别说一两顿不吃,就是十天八天的,也能够坚持,所以我也是不以为意。
  只是,她刚才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呢?
  难道我低了头,他们就有办法给我洗脱冤屈?
  如果是这样,难道陷害陆左的,根本就是这帮人么?
  我陷入了沉思。
  一夜又无梦,次日早晨也很平静,一直到了中午十点钟的时候,我被通知离开了囚室,给押上了车,前往秘密法庭去。

  知道此刻,我方才发现,陆左居然还是没有回来。
  这可怎么办?
  庭审的地方,并不在新民监狱,而是在别处,至于具体是哪里,我也并不知晓。
  我看过好多好莱坞大片,知道许多坏人都是在转移的时候被劫走的,也知道这路上劫人是成功几率最高的,远比闯入戒备森严的监狱里要轻松许多。
  当然,既然我知道这事儿,好莱坞知道这事儿,负责看押和转移的有关部门,远比我更加清楚。
  所以押运我的,几乎就是一个车队,而且大部分人员都是荷枪实弹,全神戒备。
  而我一直等到被押上了特制囚车的时候,方才反应了过来。
  陆左到底还是没有回来。
  而我,将作为他,被送到那法庭之上去作审理。
  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因为如果我否认了自己是陆左,那么不但陆左要背上一个负罪潜逃的罪名,再怎么也洗脱不得以前的罪名,而我也要被定上欺瞒和协助嫌疑人逃脱的罪名。
  但如果我闭口不言,认定自己是陆左的话……

  因为不能够开口说话,那么最有可能洗脱冤屈的时机就会被浪费掉,而之后我将会被定罪,最终给关押到白城子去。
  而如果定的是死罪,那么迎接我的,将是一颗花生米。
  铜的。
  虽然陆左承诺过我杂毛小道会拼死救我出去的,但仔细想来,或许杂毛小道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但是有关部门这边未必没有防范。
  毕竟狠话之前我们已经放出去了,对方倘若是熟视无睹,那可就真的有问题了。
  一想到这样的后果,我就有些手足冰凉。
  并不是我不信任陆左和杂毛小道,实在是觉得这事儿有些太严重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陆左并没有能够回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