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64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老,这个特定人群怎么选啊?”姜方昌忍不住插口问道,“万一是这个犯罪嫌疑人是外地过来的流窜犯,做完案之后就离开了咱们北方省,那么我们又去哪里采集到他的血样呢?”
  “这起案件是外地流窜犯干的可能性很小,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们枫林市本地的盗窃惯犯干的!”石东明回答道。
  “外地流窜犯干的可能很小?最大的可能就是我们枫林市本地盗窃惯犯干的?”雷丁昘也非常吃惊,“师父,您是从什么地方判断出来的?”
  “这个不难判断,请看案发现场的照片!”石东明站起来,打开幻灯机,把案发现场的照片投影到身后的荧幕上。
  “魏思华董事长奔驰车辆所停留的位置,属于停车场靠内侧的位置,除了南边这一个出口之外,之后后边墙根夹道上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出口。据市第一人民医院保卫处的同志说,这个小出口出医院运送医疗垃圾的专用出口,平时几乎不上锁。走出这个出口之后,外面是一条偏僻的小胡同,要曲曲折折地绕两百多米远,才能走到清泉路……”说到这里,石东明停顿了一下,“如果不是对市第一人民医院非常熟悉的本地人,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出口。”

  “根据对砸车窗玻璃盗窃案犯罪嫌疑人的分析,他们在选择盗窃目标的时候,都会先观察好退路,以防盗窃被发现时被堵着在里面无法逃脱。”石东明继续说道,“因此,如果是外地流窜犯的作案的话,是不会选择魏思华董事长所停靠位置附近的车辆当做行窃目标的,因为看起来只有一个出口,很容易被人堵在里面。”
  “而且根据已侦破的砸车盗窃案的资料来看,流窜犯作案的位置大多汽车站、火车站附近,以便作案时迅速逃亡他地。”石东明又翻了一页,荧幕上显示出一页资料的投影,“像市第一人民医院这样远离汽车站火车站的场所,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流窜犯砸车盗窃案。所以,我建议dna的采集先从我们枫林市本地的盗窃惯犯上入手。”
  “即使是从我们枫林市本地的盗窃惯犯上入手采集dna样本,也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啊!”姜方昌沉吟了一下,说道,“根据我手头掌握的资料,在咱们枫林市丨警丨察系统挂了号的惯偷就有四百名,如果这些人的dna样本都要进行采集化验,无论是时间成本还是技术检测的资金成本,都是一个极为庞大的数据啊!”
  包飞扬点了点头,姜方昌的顾虑不无道理。这四百多名惯偷的dna都进行检测的话,先不考虑时间,就说是资金成本,按照检测一名犯罪嫌疑人的dna成本三千元来计算,就需要一百多万元的资金,这对资金本来就不算太宽裕的枫林市丨警丨察局来说无疑是一笔极为庞大的资本支出!
  “呵呵,”石东明又笑了起来,“如果四百多名惯偷都要做的话,那是需要耗费极大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但是呢,我认为,我们的目标范围还可以继续缩小。”
  “继续缩小?”姜方昌若有所思地望着石东明,“石老,您说一下,怎么一个缩小法?”
  “很简单,继续从这四百多名挂了号的惯偷当中把有过砸车窗玻璃盗窃前科的人筛选出来。”石东明慢慢悠悠地说道。
  “也就是说,石老您的意思,是认定五二七砸车盗窃案是有过砸车盗窃前科的惯犯干下的?”雷丁昘插嘴道。

  “对,可以说是这个样子的。”石东明笃定的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如此笃定这个案件是有砸车盗窃前科惯犯干的,为什么不能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的新手干下来的呢?”姜方昌看了一眼沉吟不语的包飞扬,反问石东明道。
  “因为从盗窃犯的犯罪手法上可以推断出来,这件案子绝非是新手可以干下来的。”
  石东明慢条斯理地摸出一粒大大泡泡糖,塞进嘴里咀嚼起来。半年前,他因为严重的支气管炎在医院住了三个月,出院之后,老板张彩霞就强行逼迫他戒了烟。平时没事的时候他倒是还可以忍着,但是一看到周围有别人抽烟的时候,他就坚持不住。后来老伴儿张彩霞想出了一个办法,只要他一想抽烟,就往嘴里塞一粒大大泡泡糖,只要嘴里不闲着,就不会太想抽烟了。也别说,这一招还是有点作用。石东明现在到哪里兜里都会装上十几粒大大泡泡糖。每当他忍不住想抽烟的时候,就往嘴里塞一粒。

  今天这个专案组讨论会,会场之上不仅仅是局长包飞扬抽烟。在场的除了做会议记录的何晓芳之外,个个都是老烟枪。烟瘾一个比一个厉害。这讨论会才开始十几分钟的时间,会议室已经烟雾缭绕,逼得何晓芳已经把会议室的所有窗户都打开了。在这种环境下,石东明能够坚持到现在才开始咀嚼第一粒大大泡泡糖,确实是相当的不容易了。
  “能在具体一点吗?”包飞扬真把这次案情讨论会当成一个难能的学习机会,不放过每一处能够提升自己见识的机会。
  石东明没有急于回答包飞扬的问题,而是慢条斯理地嚼了一会儿泡泡糖,把心头那股躁动难忍的烟瘾压了下去。这才又慢慢悠悠的开了口。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去按照包飞扬的要求去更加具体的去解释自己的分析依据,而是左右分别看了一下雷丁昘和姜方昌两个人,向他们提出一个问题。
  “姜支队、雷支队,以你们俩看,五二七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是什么工具砸开了魏董事长的奔驰车窗玻璃?”私下里的时候,石东明都称呼雷丁昘为小雷,毕竟是自己带过一段时间,也算是有个师徒名分。但是在正式场合,石东明都坚持称呼雷丁昘为雷支队,所谓的公私不可偏废。
  “什么工具啊?”姜方昌长长地喷了一口烟雾。说道:“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砸车盗窃犯砸开车窗玻璃的工具基本上使用的都是铁锤榔头之类的重物,也有犯罪嫌疑人直接捡起一块板砖当做砸车窗玻璃的工具的。具体到五二七专案来说。我倾向于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是铁锤或者铁榔头之类的重物把车窗玻璃强行砸开。因为如果使用的是板砖或者石头砸开车窗的话,车窗玻璃的碎片上会留下板砖或者石块的碎屑,而我们在现场勘测是,并没有在玻璃碎片上发现有砖块或者石块的碎屑。”

  “我也同意姜支队的判断。”雷丁昘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使用铁锤或者铁榔头之类的重物,甚至可能是一把大铁扳手。不可能是石块或者砖块。”
  “其他人呢,还有别的看法吗?”石东明对姜方昌和雷丁昘的说法不置可否,环顾着四周,看着专案组干警  。
  其他干警们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着。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回答石东明的问话。
  “嗯,我明白了!”石东明点了点头。“看来大家都同意姜支队和雷支队的看法。”
  说到这里,石东明忽然间把目光望向包飞扬。“局长,您有没有什么看法呢?”
  “问我吗?”包飞扬倒是没有想到石东明会忽然间把矛头指向他,“嗯,我虽然没有去现场看过,但是倒是有一点不同的想法,为什么你们都不会认为五二七盗窃案的罪犯砸车窗玻璃的工具是弹弓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